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7fda2aab451f03b1a4c3103db7fb7e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五……五品圓滿,不是五品中期嗎?怎麼一下子跳五品圓滿了?哥,你是不是看錯了?”唐豪頓時傻眼,嚴重懷疑唐文的眼光有誤。

“咯咯咯,本姑娘是天才,你以為自已是天纔是不是?本姑娘可是鳳體,你哪算什麼?”顧含煙一臉得瑟。

“你……你真的圓滿了?”唐豪講話都不利索了。

“當然,差點就衝進四品了。”顧含煙更加高傲,就差把這兩個字寫在臉上顯擺了。

“你還不是沾了我哥的光。”唐豪差點氣壞,黑七麻紫著臉,噎了一下後說道。

“誰叫他那麼弱?連個七品境都跨不進去。一直都要我保護他,不然,他早死好幾回了。所以,幫我就是幫他自已。”顧含煙一臉輕蔑的哼道。

“我哥……他……他七品境都冇跨進去?”唐豪頓時一愕,拿眼看著唐文。

因為,唐文在江州時有拿捏過唐豪,當時唐文告訴他自已是五品初期。

所以,顧含煙講唐文七品都冇入,唐豪自然一頭霧水了。

“唉……誰叫咱根骨不行,所以,隻能讓她保護著,一直受氣,倒黴啊。”唐文朝著弟弟擠了把眼,歎氣道。

“哥……你,算啦,不跟你們講了,煩死了。”唐豪氣呼呼的往外而去。

“咱們先出去吧。”唐文說道。

剛打開那扇銅門就發現發現洛一武好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

“叮咚,下次開啟需要你增長1000道人氣,土地擴張500頃。”係統拋出了下回的要求。

“哎呀老爺,你總算是出來了,可把我給急死了。”洛一武一把竄將到了門口,滿頭大汗的喊道。

“發生什麼事了?”唐文皺了下眉頭,問道。

“嶺海書院的人來了,一直逼你出來。我說老爺你正在閉死關,他們不信,結果吵起來了。

田豪他們氣不過,打起來了,想不到那個趙世龍很厲害,一掌就擱倒了田豪跟喬嘯。

後來,田豪他爹衝上去,結果也被打翻在地。

李遼趕緊調來了親衛隊,用火銃才把他們嚇唬住。

不過,趙世龍隻給我們十天時間,說是十天後你再不出現就要血洗蘇梅島。

見你冇出來,我趕緊寫信到煙陵郡跟江州府,可是趙世龍連張大人的麵子都不賣。

而秦大人又去外地了,還冇回來,急死人了。

昨天,好像要動手樣子,嶺海書院戰堂堂主李雄霸帶了百來個強者過來,說要等你出關。

十天後再不出來就要動手!而且,他們還揚言,這嶺海水師衙門好些官員都出生於嶺海書院。

包括現在的水師好些將軍們,如果我們不放下火銃,他們就要調兵過來清剿。”洛一武說道。

“你冇跟我師傅說我在島上修煉嗎?”唐豪問道。

“講了,可是,他還算是不錯,幫我們講情了。不然,那個趙世龍早就下令動手了。”洛一武道。

“趙世龍是什麼人?”唐文問道。

“執法堂堂主,跟院長關係很鐵,我師傅也奈何不了他。”唐豪道。

“咱們趕緊回去吧。”洛一武摧道。

“燕北天呢?”唐文問道。

“他還在養傷。”洛一武道。

下邊,幾人鑽進越野車裡,洛一武開車往山下而去。

從山洞到臥龍湖也就幾裡路,幾分鐘就到了。

“叫唐文出來,再不出來本堂主就要砸了這營寨。”剛下車,就聽到有人囂張的大喊道。

“他就是趙世龍,就是他在喊。”唐豪道。

唐文發現,那傢夥長得並不高,甚至有點矮,眼睛也有點小,小眯眼似的。

個子一米六五左右,穿著倒是華貴得很,全是上等絲綢麵料做的袍服。

不過,人卻是囂張得很,好像,天下都是他的。

看他那趾高氣揚的樣子,唐文發現,這傢夥還真不差,居然有著四品初期身手。

難怪一掌就擱倒了田豪跟喬嘯,連田歸雲都不是他對手。

“是哪條老狗在我的蘇梅島狂叫?”唐文哼了一聲。

頓時,所有人都轉過頭來。

“哎呀,老爺,你回來啦?”唐文的手下全興奮得叫喊了起來。

“你敢講我是狗?”趙世龍伸手一指唐文,手上指罡之氣騰出足有半尺,伸縮著壓迫向了唐文。

“你不光是狗,還是條瘋狗。”唐文淡定走了過去。

“彆靠近他,他是四品高手。”顧含煙一看,叫喊著,一把竄到唐文身前擋住了他。

“今天誰講情都冇用!敢罵老子瘋狂,我要活扒了他!你們若敢動手,我馬上發令調水師過來血洗蘇梅島。”趙世龍氣得臉都黑了,嘴裡噴著口水,飛揚跋扈,這天下,好像冇誰了。

“師尊!你趕緊說說,唐文是我哥,我親哥,這島可是唐家的。”唐豪一看,嚇壞了,趕忙喊李雄霸道。

“彆說是你親哥,就是你親爹都冇用。李堂主,你站一邊去。”趙世龍霸道說道。

“這個,你哥怎麼能罵人?趙堂主可是我嶺海書院執法堂副堂主,唐豪,你過來,我相信趙堂主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李雄霸說道。

“誰也不能欺負我哥,不然,我唐豪跟你拚命!”唐豪衝上前去,眼紅著擋在了親哥麵前。

“李堂主,唐豪如果不退開,我可是不客氣了。”趙世龍冷笑道。

“過來!”李雄霸一看,一道掌力捲來,唐豪被他一拉扯過去交給手下給按住了。

“放開我,放開我,趙世龍,你敢殺我哥,我跟你拚命,拚命,狗東西!”唐豪掙紮著罵道。

“你再罵一句,連你一塊殺了。”趙世龍凶巴巴道。

“把嘴塞起來。”李雄霸哼道,手下拿了條毛巾塞進了唐豪嘴裡。

“兄弟們,唐老爺是我們的親人,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唐老爺。”洛一武大喊道。

“誰敢動唐老爺,殺殺殺……”頓時,唐家一千親衛跟護院們齊聲喊起來,而幾百把火銃對準了趙世龍一夥。

外邊,正在建設大橋的幾千唐家仆從們接到訊息。

拿著鋼釺,鐵棍等匆匆喊叫著往回趕,隔著十幾裡都能聽到他們憤怒的咆哮聲。

趙世龍跟李雄霸不由得也變了臉色,雖說自已這邊有一百多高手,但是,幾千打幾百,壓也得壓死自已一夥。

更何況,人家手中還有幾百竿火銃。

此刻如果請求水師支援,恐怕水師冇到,自已這一百多號人早給他們轟成渣渣了。

“想打架是不是?”這時,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眾人轉頭看去,正是燕北天。

隻見他伸拳,突然朝著**丈外轟去,一道青罡閃過。

轟隆一聲,一截碗口粗的木樁被他隔空轟成了木屑,滿天飛揚。

“九丈隔空,至少四品中期……”頓時,李雄霸跟趙世龍都抽搐了一下嘴唇。

顧含煙也給震了一下,想不到這個前幾天還病怏怏快死的男子居然是四品境高手?

蘇梅島第一高手啊……

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