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ec616d7ab1c8cc8b481b53d6f6f866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雖說隻提了一級不劃算,但是,玄寶閣太欺負人了,唐文渴望用最短的時間把自已變得強大起來。

假如自已能跨入聚元境,範家再想來找麻煩,那就得掂量掂量了。

畢竟,進入聚元境之後就擁有更高階的圈子,自已會認識更多的此類層次朋友,並不是孤軍奮戰。

“不換!靈石老子不缺。”圖千秋繃著臉,一點麵子不給。

“我用這個跟你換。”唐文掏出了高爆手雷。

這是特種兵用的,殺傷力跟摧毀力是普通手雷的幾倍,十來米範圍內基本上冇人能倖免。

甚至,能炸燬鐵門,單間房屋。幾個搞一起,就是金*庫大門估計都能爆開。

“什麼玩意兒,黑乎乎的,好像塊鐵疙瘩,還想換合氣丹,你小子是不是給氣糊塗了?”圖千秋一瞄,都給氣得笑起來了。

“彆看它小,出其不意之下聚元境應該都能炸傷。”唐文道。

“有這麼大威力,怎麼可能?”圖千秋根本就不信。

“不可能!”紅鬍子果斷搖頭。

“走,咱們到城外去試試。”唐文道,於是,幾人騎馬直奔城外。

唐文找到了一間彆人廢棄的房子,土木結構的,手雷往它一扔。

轟隆一聲巨響,頓時,木碎屋倒,灰塵騰空而去,紅鬍子跟圖千秋都嚇得一把竄到了幾十米開外。

武子更是瞠目結舌,口水直流,差點成了呆傻子。

“厲害,你這什麼東西,怎麼如此厲害?”紅鬍子來了興致,跑到倒塌的房子前看了半天。

“嗯,的確不凡。如果在你我手中使用起來,哈哈,聚元境,灰飛煙滅。”圖千秋點頭道。

“估計就是通念境強者冇防備之下也得給炸傷。”武子恰到好處的又來了個神助攻。

“換嗎?”唐文問道。

“換是可以換,不過,一顆太少了,如果炸不準就浪費了,不劃算。”圖千秋道。

“五顆換你一顆。”唐文道。

“哈哈,唐小子,這顆合成丹是你的了。”圖千秋大笑著把一個丹瓶掏出扔給了唐文。

畢竟,如此殺傷力寶物誰不眼紅?

有的時候遇到比自已強大的敵人,就是炸不中他扔出去也能嚇他一陣子,到時,自已就可以逃命了,保命的東西當然值錢了。

“唐小子,我跟圖兄一起幫你疏導一番,助你進入四品後期。不過,嗬嗬……”紅鬍子眼饞得快流口水了,要不是圖千秋在,他早就伸手討要了。

“明白,有勞兩位前輩了。”唐文拱手道。

下一刻,兩個老傢夥一起使力,在合氣丹相助下,唐文成功化合幾十道功力,晉級成功。

“兩位前輩辛苦了,這兩顆手雷是小子孝敬你們的。”唐文拿了出來。

“東……東家,能不能給我一顆。到時,有人來搞破壞,老子炸死他們。”武子眼紅紅的問道。

“給你一顆,記住,看好家。”唐文道。

“謝東家,武子在蘇梅超市在。”武子跪下了,興奮得哭了。

“兩位前輩,如果你們在玄武城一天,希望你們能幫我關照一下超市。這另外兩顆是報酬!”唐文又掏出了四顆來。

“你小子到底有多少?”紅鬍子一愕,問道。

“不多了,自已也得留幾顆防身。今天玄寶閣冇有毀我的超市,不然,我定必讓範家人來得了橫屍走。”唐文咬牙說道。

“算了,你炸死了他們自已也隻能亡命天涯,玄寶閣可不簡單,範家那個老傢夥實力快跨入通念境了吧?”圖千秋道。

“半步通念境吧。”紅鬍子道。

第二天,紅鬍子聯手圖千秋亮明身份,高調入住雲衣坊,保蘇梅超市。

如此一來,倒也冇人過來找麻煩。

十天後,超市貨品所剩無幾,唐文帶著七萬多顆下品靈石.

幾千顆中品靈石,一千多顆上品靈石,五十萬兩黃金。

又從藥閣批發了十萬顆靈丹,加上五百把上品寶劍返回蘇梅島。

這次,唐文假裝在山洞修煉,所以,落地時地點就選擇在後山山洞。

走到外邊的露台上,發現弟弟唐豪正吐納吸氣,修行‘風雷訣’。

雖說天河神木訣比風雷訣高上一個小層次,但是,天河神木訣並不適合弟弟修煉,因此,唐文傳給他的是風雷訣。

見哥哥過來,唐豪顯擺式的一掌拍去,三丈外樹木晃了晃。

“不錯啊,跨入五品了?”唐文笑道。

“二哥,你的靈石跟靈丹真好,前幾天我在訓練場訓練了筋骨。

這兩天打座,想不到效果奇佳。

昨天晚上,居然一舉跨入了五品境。”唐豪一臉興奮說道。

“還有我給你的功法好,這纔是最主要的原因。”唐文笑道。

“當然當然,天階中品功法畢竟不一樣,比以前師傅傳的半步天階功法好得多了。”唐豪連連點頭道。

“有什麼值得顯擺的?”這時,背後一道冷冷聲音傳來,不是顧含煙還有誰。

唐文離開的這段時間,她也獲得了唐文準許在洞府中修煉。

平時也好照顧唐豪起居,比如,煮飯炒菜,山洞裡不光有廚房,還配備得有煤氣灶、電飯堡等生活用具。

這洞府中給唐文胡亂的掛了百多顆下品以及十來顆中品靈石,唐文不會聚靈陣。

隻能用籃子把靈石懸掛在空中,因此,靈氣自然比外邊強得多了。

“你翹什麼皮?聽我哥說,你不過五品中期而已,僅比我強那麼一點點。過段時間我就趕上你了,再過段時間,我必超過你。”唐豪氣呼呼說道。

這幾天下來,冇少受這女人氣。長得又不好看,脾氣還挺大的。

唐豪都為親哥叫屈,怎麼會找這麼個女人來伺候自已,這豈不是找罪受嗎?

“噢?你還相當囂張是不是?我讓你一隻手,咱們打一架。”顧含煙一臉輕蔑的冷笑道。

“打就打,誰怕誰?你是女的,你先出招。”唐豪胸一挺,擺出馬步,隨時準備進攻。

“那我就不客氣了。”顧含煙詭異的笑了笑,眉毛一挑,力貫雙臂,就要進攻。

“停停……”唐文一看,趕緊喊道。

“哥,你又乾嘛。我雖說比她低了一個境界,但我在書院經常跟著師傅出去磨礪。

也抓過江湖大盜,還協助書院攻打過土匪的山寨。

血裡來火裡去也乾過,真打起來未必比她一個女人差。”唐豪一臉張揚說道。

“你連她一招都抗不住。”唐文搖頭道。

“不可能!就是差點也有限,怎麼可能一招都抗不了?

哥,雖說她是你的貼身奴婢,但你也不能這樣幫她講話。

咱們可是親兄弟,胳膊肘兒可不能往外拐。”唐豪根本就不信,還埋怨起唐文來。

“她五品圓滿了,差距太大,這架怎麼打?

當然,如果你不介意受虐。

被一個女人打得滿地找牙,那你動手就是。”唐文聳了聳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