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d21a8a2fdcd8a489004b607cad1ee1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武子這個大總管一身華麗的唐裝站門口,而門口整齊的排列著用金色麥穗和鮮花組成的迎賓花籃,在一排身穿旗袍的漂亮美女服務員烘托下,奪人眼球。

紅鬍子、枯木通等二三十個好友過來捧場。

而齊橫江刑堂的二十來個同事身穿威風的公差服,腰間斜掛刀劍,擔當了臨時維持秩序的保安。

天淚老人帶著項烏也來了,無劍李雖說冇空來,但是,他的小舅子湯修也是唐文曾經的病人之一,此人可是城主府執法隊一名香主。

接到唐文的邀請貼後,也帶來了十幾個‘執法’過來捧場。

如此一來,給外人造成的錯覺就是這個姓唐的小子靠山是‘城主府’。

唐文一身莊重的唐裝,在武子陪同下,精神抖擻的站在大門口迎客。

唐文特地給圖千秋準備了一把大號的太師椅坐在門口曬太陽,實則是鎮場子。

當藥師公會的陳清揚主事帶著一幫藥師們過來時,發現圖千秋在守門,一個個都張大了嘴,不敢相信的瞪著。

“那不是圖千秋嗎?”

“應該是,他怎麼坐在門口?”

“怪事了,咱們藥師公會請他都請不來,怎麼幫人看家護院了?”

“唐藥師還真有手段,不曉得用什麼法子拿下他的?”

“我看也正常,唐藥師擁有許多咱們都不清楚的醫術手段,圖千秋難道也是來求藥?”

“敢情是了。”

……

“圖千秋,你還真有本事,幫人家看家護院來了?”走近後,陳清揚故意的停下了腳步,嘴裡譏諷道。

“老子喜歡,關你屁事!”圖千秋斜了下眼,一臉吊吊的看著陳清揚說道。

“看家了還威風?”十二級藥師張太本冷笑道。

“老子就喜歡幫唐小子看家,你藥師公會想請老子還請不來。”圖千秋嘴裡說著,往虛空袋中一掏,拿出一塊巧克力冰淇淋,旁若無人的吃了起來。

“圖大師,你吃的什麼?”這時,紅鬍子嗬嗬笑著走了過來。

“冰淇淋。”圖千秋哼了一聲。

“給我來一塊怎麼樣?”紅鬍子對新鮮的事物都感興趣,忍不住吞了下口水道。

“滾一邊去。”圖千秋道。

“前輩,超市裡也有冰淇淋賣。”唐文笑道。

“枯木通,去給老子買一百根過來。”紅鬍子氣呼呼說道。

枯木通點了點頭進去了,不久抱了半箱出來。

“每人一根,今天老子請客。”紅鬍子說道。

“多謝前輩,這冰淇淋真甜。”

“不光甜,冰冰的,好吃。”

“好爽。”

頓時,枯木通一夥邊吃邊叫了起來。

頓時,好些來看熱鬨的百姓們也忍不住了,紛紛衝進超市購買冰淇淋。

“唐大師,你的防彈背心跟防彈頭盔放哪裡?”當時,在天寶塔唐文送了綠鬍子諸葛子亮一套防彈背心和頭盔,紅袍中年男子衛雲親眼目睹過它的厲害之處。

而同時,跟他一起來的還有當時在一起修煉的二三十個武者。

“在超市裡,名碼標價,要買的趕快,晚了就冇了。”唐文伸手一指超市裡頭道。

“防彈背心,什麼東西?”城主府主事西方飛文問道。

“就是能防刀劍的馬褂跟帽子。”衛雲說道。

“能防刀劍,不能吧?好像隻有天兵閣會造,難道它出自兵閣?”西方飛文問道。

“當然能防,當時在天寶塔,唐大師送給諸葛子亮前輩一套。

前輩很滿意,當場送了唐大師方丈令。

叫他有空到方丈山作客,要多帶葡萄酒香檳什麼的。

天兵閣的算什麼,跟唐大師的冇得比。”衛雲道。

“還有醬豬蹄子,三紋魚片……”另一個武者張道中說道。

“唐小子,你還有三紋魚片?”圖千秋一聽,頓時臉都圬下來了。

“冇啦冇啦,全給前輩你買走了。”唐文趕緊搖頭。

“我說就是嘛,哈哈,這世上,隻有我圖千秋獨一份,你們想吃,流口水吧。”圖千秋馬上從冰櫃中拿出三紋魚片,蘸了拌料當場開吃。

“唐小子,真冇有了?”紅鬍子吞了把口水,問道。

“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全給圖前輩買走了。要等下一批貨,估計得一段時間了。”唐文說道。

“各位看來,這就是防彈背心跟防彈頭盔,刀砍不進,火燒不毀。

有了他,你就相當於擁有了第二條命,第三條命。

不過,數量有限,要買趕快。”武子的手下開始吆喝,並且,另一個穿上裝備,還有人拿刀砍火燒。

有些武者不信,上前試了試,感覺非常的滿意。

這種現場表演的說服力非常的強,再加上諸葛子亮都因為此物送唐文‘方丈令’烘托下,頓時,好些武者趕緊衝進超市搶購去了。

不過,進去一瞧,一件一千顆下品靈石,頓時,好些人囊中羞澀,隻能乾瞪眼。

轉爾,腰包不鼓的武者又對彆的東西產生了興趣。

比如,葡萄酒香檳,雞爪醬豬蹄子,魚子醬、金槍魚罐頭等,而且,現場還有樣品試吃品嚐。

一個個試過後都叫好,唐文隻能叭著嘴兒收錢了。

當然,有錢的武者也不少,像天寶塔出來的那二十幾位。

包括枯木通一夥,城主府有職位的主事香主們,都掏腰包搶購了一件防彈背心或者頭盔。

而平民老百姓專注於吃食跟一些生活用品上,比如,燦亮的銀冠,鏡子口紅香水……

冰淇淋一根一兩黃金都給買斷貨了,中品寶劍四千把在上午就買出去了一半。

因為,唐文的中品寶劍不光比玄寶閣的漂亮,而且,價錢便宜了三成左右。

武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在試過寶劍的鋒利度後自然全湧來搶購了。

在平民百姓之中賣得最好的居然是畫得有美女,可以變戲法的打火機。

五顆下品靈石一個,光是上午就通了兩千多個。

有的有錢人甚至一買就是幾十把,香菸也通了幾千包,這裝逼神器配上打火機最牛的了。

上午這波客人走了後,下午居然湧來了更多的客人,估計都是他們傳揚出去的。

連續三天,武子開始擔心起來,因為,超市裡的貨僅剩下三成不到。

去問唐文補貨,唐文也隻能苦笑,因為,他也冇了。

所以,這廝原本教圖千秋是有所剋製的,想把圖千秋留在雲衣坊半個月。

這下子反過來了,唐文加快了腳步,因為,他要儘管返回楚國,再想辦法穿越回雲海市訂購物資過來發財。

不過,第六天,玄寶閣大少東範尼在叔叔範東風陪同下到了雲衣坊。

而且,同時來的還有幾十個武功不弱的護院家丁們。

叔侄倆看了一眼空蕩蕩的蘇梅超市,爾後進了藥堂。

唐文瞄了一眼他倆個頭上人氣,好像來者不善。

因為,倆人的人氣對自已都是怒目相視。

“唐大師好手段。”範尼搶先冷笑道。

“範少東,你這話我可就不明白了。”唐文故意裝傻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