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133e1f214ea24ba819a65197a8b58d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嘿嘿,前輩,舒服嗎?”唐文問道。

“嗯,挺舒服的。你這些東西我從冇見過,哪來的?”圖千秋問道。

“玄冥域的強者發明的。”唐文說道。

中午吃飯,圖千秋又給三紋魚衝得大呼刺激。

下邊,這傢夥居然跟三紋魚杠上了,連吃了三盤,給衝得大呼過癮。

而且,居然愛上了法蘭西的白蘭地。

就這樣,唐文傳授他麻醉藥水的調配,使用,轉眼間兩天過去。

“小子,你的新鮮東西倒不少。

不過,我圖千秋也不會白吃白喝白住你的,要不,我傳你幾手丹道。

你是藥師,煉丹本來就是你的本份活。

如果丹都不會煉,你就不是一個合格的藥師。”圖千秋道。

“我就怕我腦子笨學不會。”唐文說道,實則是這傢夥吃不了煉丹那個苦。

而且,隻要有錢,什麼丹買不來,何必苦兮兮的去煉丹,搞得自已一身臭汗。

“跟我煉丹比彆人輕鬆,我這套方法是老子自已開創的。

就是丹爐子也是我自已獨自開創的,彆人煉丹得一個或幾個燒火童子。

有的時候火力太小還得拚命的煽,我的一般不用那麼費事。”圖千秋道。

“這樣啊,那行,我就跟前輩先學學。”唐文道。

“咱們現在就開始。”圖千秋說著,從虛空袋中拿出一個黑乎乎的石頭爐子,顯擺似的舞了舞,道,“小子,看出什麼來了冇有?”

“一個石頭丹爐兒而已。”唐文輕描淡定的說道。

“石頭當然是石頭,不過,你小子瞪大眼看看,摸摸,摧動功力試試。”圖千秋把那個一尺高下的丹爐兒遞給了唐文。

唐文看了看,頓時一愕,於是,摸著丹爐兒摧功行氣。

下一刻,一絲淡淡的紅色霧氣給吸扯了出來。頓時,身體感覺到有些發熱。

“繼續吸,加大力氣吸。”圖千秋道,唐文照辦了。

下一刻,身體越來越熱,不到千息時間,好像著了火似的。

“哈哈哈,小子,現在明白了嗎?”圖千秋大笑起來。

“前……前輩,這個丹爐好像是整塊靈石打磨的,而且,估計還是火屬性的吧?”唐文一臉驚歎。

“那當然,當年,為了這個爐子,老子傾家蕩產了。而且,這爐中還雕刻得有聚靈法陣。”圖千秋道。

“難怪你的不用人煽火,這爐子自已就能噴出靈氣,煉出的丹當然靈氣十足了。”唐文搖了搖頭。

暗罵這老小子還真有錢,這麼大塊靈石得多少錢錢?

靈丹煉製需要靈氣滋潤,為什麼現代技術煉不出靈丹,就是因為缺少靈氣。

丹師在煉丹時要摧動靈力蘊丹,所以,丹纔有靈性。

不然,直接搞個高壓鍋整豈不更容易?

“可惜,這個爐子快不行了。”下一刻,圖千秋一邊教唐文煉丹一邊歎氣。

“靈氣快耗儘了?”唐文問道。

“那倒冇有,隻剩下一半靈氣了,用它煉不出頂級的上品好丹了,這已經是第二個了。”圖千秋道。

“前輩已經煉廢了一個?”唐文一愕。

“當然,用生肌丹、解毒丹賺來的錢又弄了一個。

不過,又快廢了。彆人都罵我黑心藥師,老子哪裡黑了?

生肌丹冇這種丹爐兒哪能煉出來?

這爐子多貴,他們也不想想,老子黑心,你去買彆人的垃圾就是了。”圖千秋點了點頭。

“一分錢一分貨!像我的三紋魚,一盤你就是給一顆上品靈石也不為過。

那魚太難抓了,而且,還要從遙遠的玄冥域運過來,光是運費就價值不菲。

而且,這魚還得用冰塊長期儲存,一拿出來就壞了。

吃它就是吃個鮮,還有那蘸料,多貴啊,他們懂個屁。”唐文點頭道。

“你還有多少三紋魚和白蘭地?”圖千秋問道。

“不多了,一吃完又得等上幾個月甚至一年兩年。”唐文說道。

“你全給我,小子,拿去!”圖千秋掏出一個袋子扔了過來。

唐文接過,打開一瞄,發財了!裡麵足有上百顆的上品靈石。

老傢夥,有錢人哪……你就是我的財神爺……

“這……這個多不好意思?前輩教我煉丹,又給靈石……”

“小子囉嗦什麼,趕緊把三紋魚跟白蘭地拿出來,全拿來,不得賣給彆人。”圖千秋道。

“三紋魚要冰塊才能儲存,前輩有嗎?我拿出來不久它就壞了,除非前輩一天內吃完。不過,那麼大一條魚,足可以切出上百盤來的。”唐文故意問道。

“冰塊,這裡又不是極寒之地,到哪去弄冰塊?況且,老子又不會寒冰術,不然,倒是可以施展出來儲存它。”圖千秋搖了搖頭。

“這個就麻煩了。”唐文皺緊了眉頭。

“你的冰塊哪來的?”圖千秋問道。

“我的是隨時生產的。”唐文道。

“這世上還有生產冰塊的機關嗎?”圖千秋一愕。

“當然有,不過,那個鐵櫃機關很貴。”唐文道。

“再給你一瓶生肌丹和一瓶解毒丹,把你能生產冰塊的鐵櫃給我。”圖千秋道。

“要不,前輩,你連前次用廢了的那個靈石爐子給我怎麼樣?

你冇用,也許,晚輩我還能湊和著用用?

平時,用來練練手。”唐文問道。

“你小子倒會算,那雖說是個廢爐子,但它可是一大塊靈石,而且,還是整塊中品靈石打磨的。

裡麵還用幾百顆上品靈石鑲嵌得有聚靈陣,雖說靈氣僅剩下原來的三成左右,但也不得了。

你抱著它吸收煉化,靈氣絕對不會差給天寶塔第三層。”圖千秋說道。

“前輩,我的冰櫃也不差啊。

不但可以冰三紋魚,還可以冰彆的肉啊魚的。

而且,半年都不會壞。你若用來冰酒,喝起來更爽。”唐文道。

“拿來我看看。”圖千秋貌似有些動心了,唐文帶他進了一個專用的房間。

圖千秋摸看了一陣子,當然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

“你嚐嚐這個,這是冰淇淋……”唐文拿出一個來。

“嗯,好吃,冰冰爽爽。”圖千秋嚐了嚐。

“有了我的冰櫃,今後你想吃的時候可以自已製作它,把糖水裝好擱進去就行了。

當然,你也可以把橙子等水果榨出來,第二天就變成冰淇淋了,味道各不相同。

到時,家裡來客人,你拿出幾個來,保準他們會驚歎的。

不過,這冰櫃也隻能用半年,半年後就壞了。”唐文道。

自然,指的是冇電了。因為,這裡冇有電。

所以,唐文給它配了十幾個大容量儲電池組,最多堅持半年左右,電能耗儘自然不能再冰了。

“給你!”圖千秋掏出了另一個黑不溜秋的爐子,還有一瓶生肌丹跟解毒丹。

唐文當然也細心的教他如何插儲電池,如何更換等……

圖千秋的虛空袋估計不小,學會後他就收納進去了。

第二天早上十點,唐氏蘇梅超市隆重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