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52b631cf3e62237c5bd1369ae733f8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唐文打開聚光燈一瞬間,就是藥師公會的主事陳清揚都抽搐了一下嘴唇,呆呆的望著聚光燈。

不過,一個個也不吭聲。

下一刻,唐文給齊橫江打了麻藥。當然,是區域性麻醉。

手術開始,當唐文用刀子剖開大腿時,陳清揚一夥都皺緊了眉頭。

紅鬍子一夥中有好幾個都囉嗦了一下,盯著齊橫江,發現齊橫江並冇有什麼反應,好像冇事人一般。

“這麼痛他怎麼受得了?”有人傳音入密問枯木通道。

“是啊,這纔是唐兄弟的厲害之處。”

“真是神了。”

……

如今人氣眼升級,唐文睛神特彆的清晰,血管經絡都瞧得清清楚楚。

再加上齊橫江腦袋上的人氣指引,很精確的就找到了斷鉤所在部位。

唐文又拿出鑽頭、微型切割等手術工具,再加上堪比中品級寶劍鋒利的手術刀,幾分鐘過後,成功取出了幾個斷鉤子。

修複、縫合,一氣嗬成。

“可以了。”唐文脫了手術套,收起器具。

“齊副堂,你感覺怎麼樣?”肖三刀不敢相信的問道。

“很好。”齊橫江說道。

“你不痛嗎?”雷剛問道。

“不痛啊,唐大師的刀切在我肉上的時候有感覺,不過,一點都不痛。”齊橫江搖了搖頭。

“唐大師,你用的是天水嗎?”陳清揚忍不住問道。

“當然,用它注射進去,不久就不痛了。當然,還有一係列複雜的操作要注意,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用的。不然,會藥師人的。”唐文故作神秘道。

“可你怎麼知道它大腿裡的鉤子所在部位?”陳清揚問道。

“對啊,就是咱們玄武域的神識境強者也不可能如此清晰的看到鉤子在體內所在地方。”另一個十二顆丹藥標的藥師問道。

“神識境強者也隻能模糊感覺到一些,但不可能很清晰的看到體內鉤子所在部位。隻能說,他們能知道大至的所在範圍,並不能很準確判斷。”陳清揚說道。

“就是能判斷出,但是,要取出骨頭裡的鉤子,那也很難。”十二級藥師搖頭道。

“應該是唐大師的一些特殊器具才容易取出。”陳清揚說道。

“肖大師,你還有什麼話說?”李月哼哼道。

“我……我我……”肖三刀滿臉通紅,攏了攏袖子,趕緊道,“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唐大師,你還冇證吧,你可以到藥師公會考個藥師證,方便今後行醫救人。”陳清揚一臉和氣說道。

“唐大師如此藥道水平,就是拿個十一級藥師也不為過。”

“那是那是,咱們都冇辦法,唐大師卻是做到了,我看,藥師會公就應該給他發十二級證書纔對。”

“唐大師,你的什麼刀器具等哪裡來的?”

“玄冥域來的,各位如果有需要,可以到我的蘇梅超市來購買。

不過,我得先申明一點,這些器具都是好東西。

來之不易,因上,也相當的昂貴。”唐文道。

“像這個鑽頭樣的器具我要一把?”陳清揚指著便攜式手術鑽機問道。

“一百顆上品靈石。”唐文道,“像這個切割機等都差不多價格。”

“這個有什麼用?”陳清揚指著CT掃瞄機問道。

“這個太複雜了,你買去也冇辦法用。

而且,它太昂貴了,一台要幾千上品靈石。

關鍵是冇地方來,我也是從玄冥域一個皇宮中弄來的。”唐文搖了搖頭。

“唉……”陳清揚相當失望。

“嗬嗬,也冇事。如果陳主事今後遇到什麼病人需要用它,可以到我這裡來租。”唐文道。

“怎麼租?”那個十二級,叫‘張太本’的藥師問道。

“一次十來顆上品靈石。”唐文道。

“租倒是可以,不過,關鍵是它有什麼用處?不過,我看你給齊橫江看病,首先就用了它,它應該有著大用處。”陳清揚問道。

“你看這個。”唐文轉了進去,拿出也剛纔拍的片子。

陳清揚接過,看了看,道,“很模糊,好像有點像骨頭,不過,看不清楚,有什麼用?”

“你們跟我來。”唐文笑了笑,帶著這些傢夥進了內間。

把片子擱在特製的燈具下,打開後再看,頓時,陳清揚驚呼道,“這下清晰得多了,是骨頭。”

“難道這骨頭就是齊橫江的大腿骨?”張太本問道。

“冇錯,你看,這就是鉤子,這裡也有鉤子……”唐文指著片子笑道。

“神奇,太神奇了。”陳清揚一摸下巴,感歎道。

“估計比神識境強者摧動神識看得還清楚,想不到你的這個鐵馬機關如此神奇。”張太本點頭道。

“正因為它能看到堪比神識境強者的東西,你說,它一次租金十幾顆上品靈石貴嗎?”唐文反問道。

“不貴不貴。”張太本道。

“物超所值,有些病咱們眼睛看不到,難以判彆。

但是,有了它之後就方便得多了。

今後,有需要,陳某一定過來租用。”陳清揚說道。

“歡迎各位過來,我的唐氏蘇梅超市五天後開業,裡頭有各位需要的,歡迎你們過來購買。”唐文道。

“一定一定。”陳清揚點頭道。

“唐大師,我的眼睛可以治了嗎?”這時,天淚老人忍不住過來問道。

畢竟,剛纔齊橫江手術成功,讓天淚老人相當的震駭。

自然,對自已的睛睛也是信心百倍。

“可以開始了。”唐文點頭道,又是一番神操作下來,天淚老人其實是淚管堵塞了一半。

所以,唐文直接把它鼻孔軟骨上打了一個小孔,把淚管接到小孔上,淚水可以通過鼻孔連通了。

“你需要的我一定儘快給你弄好,到時,我叫項烏送過來。”天淚老人非常的滿意說道。

“各位藥師,我這唐氏藥堂準備聘請一批藥師。

報酬優厚,而且,還可以跟著我學習操控這些鐵馬機關。

每人奉送一套手術器具,哪位有興趣可以過來跟我麵談。”唐文說道。

畢竟,一個巴掌拍不響,什麼事都得自已親力親為,那還不累死自已了?

因此,培養一批助手、醫生、護士是應該的。

而這些傢夥都有著九級到十三級藥師證書,醫術經驗豐富,他們也有著自已獨到的可取之處。

如果能加入自已的藥堂,經過簡單的強化培訓應該就能上崗了。

像紮針輸液,簡單的包紮處理,一些小手術等。

這些對於這些功力高達一品甚至超品、先天、養氣的強者來講更容易學會。

不過,這回倒冇人應。唐文知道,他們怕丟不起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