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5e3db8c2cee5d4db1852071a76cf15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下一刻,十幾個傢夥鼻孔朝天,一臉高調的進了藥堂。

“前麵走著的就是肖三刀。”烏雲朋傳音入密給唐文道。

唐文發現,肖三刀其貌似不揚,長相普通。

不過,卻是一身華麗的錦袍,應該是天蠶絲衣,價值不菲。

那廝腰間彆著一排醒目的銀針,像士兵腰間纏著的子彈,應該是鍼灸用的。

身後跟著的兩個應該是弟子,都揹著一個衣櫃樣子的巨大木箱,古代郞中用的藥箱而已。

現代社會叫急救箱,隻不過,它這個也太大個了。

這東西肖三刀完全可以收入虛空袋,可是為了顯擺,特地叫徒弟揹著。

不過,唐文發現,來的十幾個人的袖子上都繡得有丹藥標記,最少的也有九顆,而肖三刀袖子上就是十顆。

多的人袖口上居然多達十三顆,唐文也吃了一驚。

因為,聽說這玩意兒就是藥師的標誌,還得經過什麼狗屁的‘藥師公會’考覈才能配發的。

一顆丹紋代表藥師的一個品級,十品藥師就一顆標號,一品藥師十顆。

十三顆者那就得不了啦,至少養元境。

因為,超品是十一顆標,先天級十二顆標。

進得藥堂,肖三刀一個大胖臉的同夥剛坐下,突然跳了起來,“這這,這椅子……”

“怎麼啦?”十三顆標那位男子一看,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問道。

“陳主事,那椅子好像有機關。”大胖臉一臉驚詫的指著唐文擺在藥堂的沙發椅子說道。

這種沙發椅子外框是木製的,裡麵有幾塊很厚的海綿墊,坐上去特彆的柔軟,整個人都會陷進去。

大胖臉特彆的胖,當然重了,自然,陷得更凶了。

“機關?藥堂的椅子裝什麼機關?”陳主事一聽,表示懷疑的看著沙發椅。

“不信你試試?”大胖臉道。

肖三刀一聽,當即坐了下去。頓時也間一愕,人站了起來,一臉疑惑的看著椅子。道,“是有些古怪。”

陳主事一聽,也坐了下去,也相當疑惑的摸了摸沙發墊,道,“相當的軟,比獸皮墊子坐著還舒坦。”

“那小子不曉得要搞什麼噱頭來嚇唬咱們。”一個猴公臉藥師道。

“對!不能上當,給他小看了。”大胖臉點了點頭。

於是,一夥人又重新坐下,並且,表現得一臉鎮定。

隻不過,還冇試過的同夥藥師們都在伸手摸捏唐文的沙發墊子。

嘴皮子輕輕開合,但並冇有發出聲音,估計正用傳音入密探討這是個什麼東西?

“要看病的上前來,唐大師會給你們一個個診斷的。”這時,武子故意的朝著他們道。

不過,肖三刀一夥不理他,幾個傢夥自顧自的在聊天。

而紅鬍子、枯木通一夥也是懶散的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不久,齊橫江帶著一夥人進來了。

“飛文主事,你們怎麼也來了?”猴公臉藥師一看,馬上擠著笑臉上前跟一個頭戴文帽,身著紫青袍服中年男子打起了招呼。

此人是城主府主事西方飛文,城主西方氏家族族人。

“是雷藥師啊。”西方飛文朝著雷公臉微微點了點頭。

雷藥師名雷剛,十一品藥師,長相跟封神中的雷震子有點像。

“雷藥師,肖藥師,你們也來看病?”齊橫江瞄了肖三刀一夥,表示懷疑的問道。

其實,齊橫江也是故意的。因為,唐文事先有跟他通氣。

“看病,我們自已就是藥師,有病也是自已看。聽說有個姓唐的狂妄小子開了個藥堂,咱們過來巡視一下。”肖三刀一臉傲氣說道。

“對!今天一看,如此嫩鳥怎麼能開藥堂看病,那還不治死人了?”雷藥師哼道。

“嗬嗬,人家開藥堂管你們什麼事?”枯木通冷笑道。

“雖說不管咱們事,但是,咱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害死人。”肖三刀斜瞄了枯木通一眼,殺氣騰騰的說道。

“我聽說齊副堂主的腿肖藥師也看過,好像還冇辦法是不是?”枯木通問道。

“他那個的確冇辦法,不是我肖三刀冇辦法,藥師公會的藥師都冇辦法。”肖三刀說道。

“對!我們藥師公會的人都冇辦法,他已經無藥可救。

世上,已經冇有人能救他。

齊橫江,還是趕緊截肢。

不然,晚了將危及生命。”陳清揚主事冷冷說道。

“我聽齊副堂講過了,說唐文能治。”西方飛文道,不過,臉上也相當的懷疑這個。

“唐大師,我又來了。”這時,一道清脆的女音傳來,不是無劍李的女兒李月還有誰?

“李小姐,你的傷怎麼樣了?”唐文問道。

“好了!全好了,我爹爹今天冇空來,特地囑咐我過來感謝唐大師的。”李月說道。

“你爹爹是誰?說來聽聽?”雷剛一聽,不屑問道。

“李光七,你不認識,不過,肖藥師認識,因為,我的傷他也來看過,不過,說是冇辦法治。

你們藥師會公又派了幾個藥師過來,不過,都冇說辦法。

結果怎麼樣,還是唐藥師治好的我。

你們,一個個十級,哎呀,還有十三級藥師,可是,有什麼用?”李月雙眼輕蔑,毫不留情打臉。

“李小姐,藥師也不是萬能的,有些病撞大運而已。”雷剛反駁道。

“撞大運,你們就不怕治死人?”李月問道。

“嗬嗬,治不好的我們就不下藥,不像有些人,不能治也治,那是對病人不負責任。”陳清揚說道。

“有些人,你講的是唐大師嗎?”李月問道。

“當然就是他,齊橫江的腿老夫也看過,的確冇辦法。

整個藥師公會都冇辦法,可是唐文說是能治,老夫今天倒要看看他怎麼治?

不過,我得警告一下齊副堂,小心為上,不然,到時,後悔莫及。”陳清揚說道。

“我相信唐藥師,他說能治就能治。”李月中毒了,對唐文是無理由信任。

哼!

頓時,肖三刀帶來的十幾個藥師全都一臉不屑,齊聲哼。

這時,天淚老人在項烏陪同下也悄悄進了藥堂。

“齊副堂,咱們開始吧。”唐文見人來得差不多了,於是站起,道,“跟我來。”

齊橫江點了點頭,跟著唐文進到內間。

不過,肖三刀包括紅鬍子一夥也跟著進來了。

唐文也不趕他們走,今天是觀摩手術,同時也是自已在玄武城打響第一炮的最佳時機。

“你躺這個小床上。”唐文指著CT掃描機道。

齊橫江躺了上去,下邊,機械響起,有東西靠近了齊橫江。

頓時,所有人都盯緊了眼,一臉驚詫的看著CT掃描機。

唐文也不理他們,自個兒操控著,不久,拍好了片子。

觀察了一陣子,唐文記下了鉤子的部位,胸有成竹的走了出來道,“咱們換個地方手術。”

齊橫江雖說心裡也是驚詫不已,但也冇問,於是,轉進了手術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