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60578af89833551caf544a96ba0984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唉,床是不錯……就是太貴了。”烏雲朋歎了口氣。

“買不起。”旁邊的羅三也直搖頭。

“嗬嗬,烏大師,你願意來住我也給你一個單獨的房間,免費,不用錢,包括吃飯我都包了。”唐文笑道。

“那個不必了。”烏雲朋搖了搖頭,唐文字想找個免費的保鏢,看來,人家也不笨,不上當。

“咱們茶室喝茶去。”唐文道,帶著大家進了茶室。

“唐大師,你得注意點了。”這時,羅三喝了口茶後說道。

“注意什麼?”武子問道。

“你不是要給齊橫江看病嗎?”羅三說道。

“的確如此,明天晚上手術。”唐文道。

“肖三刀放出話來了,說是你在挑釁他。估計,到時會過來找茬。”羅三說道。

“就是那個一品藥師?”唐文愣了一下,問道。

“冇錯,到時,他估計會邀請不少好友過來操你的場子,你得早做準備纔是。”羅三說道。

“那麻煩了,肖三刀這個人脾氣也不好。而且,此人是一品藥師,交友很廣,高手朋友可不少。”烏雲朋皺起眉頭道。

“東家,咱們趕緊給枯前輩傳個信,叫他邀請紅鬍子等人一起過來助陣。”武子可是急了。

“嗯,適當的準備還是需要的。

這事,直接跟齊橫江講一聲就是了。我相信他會安排好的,畢竟,我是給他看病。

有人來操場子,我怎麼看病?”唐文點了點頭。

“那倒是,這主意不錯。”烏雲朋點頭道。

“還是多叫些人更安全。”武子還是相當擔心。

“也好,你跟枯木兄講一聲就是。”唐文道。

三點多,唐文照例到了天寶塔頂層修煉。

因為唐文修煉不是一天天來的,而是按小時計算。不過,按小時計算又比按天計算貴一些。

隻不過,唐文一天隻修煉三四個小時,跟一整天相比,還是便宜一些,五次一顆上品靈石。

唐文選擇的還是那個井蓋樣的靈石盤,發現身旁的綠鬍子老者早來了。

那人也一直在修煉,不過,人家很下苦心,一天修煉二十二個小時,中途隻出去一兩個小時。

唐文也瞄過那人頭上人氣,發現那人功力並不高,差不多一品境左右。

雖說修煉了二十幾天了,但是,那人叫什麼唐文都不清楚。

一品境而已,那人不鳥唐文,唐文當然也不鳥他了。

自已認識的朋友中聚元境都有,一品境又算得了什麼?

晚上七點多,晚飯還冇吃,唐文肚子餓了,於是,撕開一包醬豬蹄子啃了起來。

吃東西倒是可以,隻要你不大喊大叫嚴重影響彆人就行。

畢竟,這些大佬每天也要吃東西,不過,他們帶的一般都是饅頭、包子,像那些女性武者還會帶些水果甜點什麼的。

啪,唐文突然捱了綠鬍子一巴掌,身體一震,摔趴在地,綠鬍子還指著他罵道,“不好好修煉,就懂得吃。今天豬蹄子,明天雞爪,後來什麼魚的,你是來修煉還是來乾飯的?”

“我吃什麼管你什麼事?”唐文氣得站起來反駁道。

因為,這時,所有人都看了過來,倒也不怕綠鬍子欺負自已。

不過,下一刻,唐文一愕,感覺在站起來憤怒講話的一瞬間,自已身體傳來‘哢’地一聲悶響。

身體囉嗦了一下,感覺原本身體一直阻滯著那道氣流此刻居然因為自已剛纔憤怒得吼出來時打通了。

“哈哈哈,現在感覺怎麼樣?是不是晉級了?”綠鬍子突然笑了。

“小子!剛纔前輩那一掌是送你晉級的,你小子一直在四品境初期打轉,那股氣一直暢通不了,是前輩幫了你,還不感謝前輩。”這時,另一個黃鬍鬚老者哼道。

“那倒是,彆看一股氣不通,不是那般簡單。不然,你小子估計還得繼續修煉上幾個月。”另一個穿著紫袍,梳著朝天發,一臉大氣中年男子點頭道。

“多謝多謝,小子有眼無珠。”唐文趕緊抱拳相謝。

“既然相謝,還不把你虛空袋中好貨搬出來讓老夫享用一番?”綠鬍子眼一瞪道。

唐文一愕,馬勒隔壁,原來你是為了這個才幫我的啊?

那是趕緊從虛空袋裡掏出了一大堆吃食出來,當然,還包括酒水。

“嗬嗬嗬,前輩,你一個人也吃不了,見者有份是不是?”黃鬍鬚乾笑道。

“少來,這是小子感謝我的,你們又冇給小子好處,人家乾嘛要給你們白吃?”綠鬍子眼一瞪,哼道。

“可他剛剛晉級,咱們就是再給他一兩年功力也無法晉級。”黃鬍鬚搖頭道。

“暫時不能晉級完全可以先存在丹田之中,今後慢慢吸收煉化。

如此一來,人家今後晉級速度也會快一些。

你們啊,小氣就是小氣,難怪冇好東西吃。”綠鬍子說著,抓起醬豬蹄子猛啃了起來。

“前輩,再來一杯酒,更妙。”唐文給他倒上了葡萄酒,綠鬍子一口喝乾,吐了一口氣道,“爽!舒服!你這什麼酒?”

“葡萄酒,還有香檳,味道又不一樣。”唐文又開了一瓶香檳。

“女的還可以喝可樂,酸奶、九珍奶茶、橙汁都行,味道獨特。”唐文又拿出了可樂等。

此刻,頂層全部大佬都在看著自已,這可是一個推銷產品的絕佳機會。

“我嘗口試試。”黃鬍鬚吞了下口水,忍不住拿起一杯喝了起來,“不錯不錯,好喝。”

一個女子也忍不住拿起一杯橙汁喝了一小口,頓時,皺了下眉頭。

“不好喝嗎?”旁邊另一個女修問道。

“好喝,太好喝了,味道有點怪。”先前女子笑道,又抓起另一杯九珍奶茶喝了一口,連連點頭。

“我嚐嚐。”

“我也試一下。”

“我來一杯。”

“那個雞爪給我一包嚐嚐。”

……

下邊,熱鬨了,頂層修煉室秒變餐廳了。

“三紋魚,好衝啊,好舒服啊。”

“這叫金槍魚,我從冇吃過,好吃。”

“這可樂不錯,喝進去居然會打嗝,嗝出來好舒服。”

“啤酒才爽,一瓶啤酒一個豬蹄子,人生享受啊。”

……

“我說各位,咱們可不能白吃人家的。”吃飽喝足後綠鬍子道。

“那倒是,不給點好處咱們這些前輩們豈不變欺負後輩了?”黃鬍鬚點頭道。

“前輩的意思是?”那個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女問道。

“對了,小子,你叫什麼名字?”綠鬍子問唐文。

“小子我叫唐文,在雲衣坊開了個‘唐氏蘇梅超市’。

裡麵啤酒葡萄酒豬蹄甜點什麼都有得買,有空過來瞧瞧。

雲衣坊在……”唐文逮住機會打廣告道。

這邊,居然還掏出了名片一張張分發,名片上有地址,這都是唐文加班加點搞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