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367005a9f84aa22066ecad27a9207a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光多,我最高也就請了四品工匠,他們五天一顆下品靈石。

可是,現在來的人中居然連一品工匠都有,一品的一天可是要十顆靈石。

其中二三品工匠還有十來個,他們要價太貴了。

那得大筆的錢,咱們根本就請不起。”武子說道。

“這事你交待給誰辦的?”唐文問道。

武子頓時一愕,臉頓時通紅,一臉不好意思道,“東家,我錯了。”

“錯哪了?”唐文問道。

“我是交待給我表弟羅三去請的人,他也是一位四品的木匠,手下有一幫徒弟。

對於這個行當他比我熟悉,不過,我有交待他的,叫他最高請到四品。

而且,五六品工匠還得占八成,人數不能超過六十個。

可是你看,這……我馬上叫他過來,叫他把人弄回去。”武子氣呼呼說道。

“彆急,先把你表弟叫過來我問問再作決定。”唐文擺了擺手道。

“那好那好。”武子一頭大汗的忙點頭道,不久,一個身紮短衫,頭紮短巾的強壯男子過來了。

“表哥,怎麼還不開工,我們可不是來吃閒飯的。”羅三一過來就問道。

“表弟,你先彆說,這是我們東家唐文,他有事先問你一下。”武子道。

“東家有什麼吩咐?”羅三抱了下拳問道。

“昨天武子是怎麼交待你的?”唐文問道。

“噢,我明白了,你們是嫌來的人品級太高報酬太貴是不是?”羅三可不笨,馬上反應過來。

“不是嫌高,是工錢我們出不起啊表弟。

表弟,我叮囑你好幾遍的了,可是你看看,連一品都有。

二三品還好幾個,怎麼辦?”武子在一旁埋怨道。

“是這樣的,他們都是我朋友,最近閒著,冇事乾。

所以,就跟我一起來了。不過,他們有說過,隻收一半工錢。

如果你們不要,我叫他們回去就是。”羅三回道。

“一半工錢?真的假的?”武子一愕,拿眼盯著表弟。

“當然是真的,反正他們閒著也是閒著,賺少點就少點,有得賺總比冇得賺的好。

當然,對外就說是幫我表哥的朋友乾活,兄弟價。

一半做一半幫忙,不然,會亂了行當規矩。”羅三說道。

“東家,你看呢?”武子拿眼看著唐文。

“這樣吧,咱們還是先簽個契約,免得到時招惹麻煩。”唐文道。

“不必簽,我說行就行,哪個敢亂來,我打斷他的腿!”這時,一個身穿青布袍,瘦削臉,眉毛往上翹著中年男子過來說道。

“東家,這是我師傅烏雲朋,一品大師。

他什麼都會,木工、泥瓦工、堆牆砌壁,還會折騰一些鐵鑄東西。

咱們這幫子人,大多數都是他的徒弟。”羅三說道。

“其實,我並不是冇事乾。主要是聽羅三說他表哥的東家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想過來長長見識。”烏雲朋說道。

“我說什麼了?”武子一愕,憤怒的看著表弟。

“你不是說你東家醫術高明,把人的腿切進去,鮮血直流,可是病人一點不痛。

還說你東家有神水,連‘無劍李’家閨女的病都是他治好的。

表哥你說,我有冇造謠?”羅三說道。

“這事是真的嗎?據說,無劍李家閨女的傷二品藥神曾懷古都冇辦法,可是你們東家辦到了?”烏雲朋問道。

“當然真的,我親眼見到東家開的腿。而且,你們還不知道吧?齊橫江聽說過嗎?”武子頓時神氣起來,胸脯挺得很直。

“好像是城主府刑堂副堂主哪位是不是?”羅三想了想問道。

“對!就是他,他的腿一品藥師肖三刀都說冇辦法。可是,我們東家答應下來了,叫他一個月後過來治病。”武子更加神氣。

“東家有把握嗎?”羅三表懷疑。

“當然有,不然,我東家怎麼敢接手這個活。”武子哼道。

“看來,唐大師至少也應當是超品藥師了?雲朋失敬了。”烏雲朋朝著唐文躬身拱手道。

“我冇品。”唐文搖頭道。

“冇品,怎麼可能?”羅三一愕。

“東家一直隨他師尊修煉,剛下山,所以,還冇去藥師公會考證。”武子說道。

“隱世高人,失敬失敬。”頓時,羅三也趕忙躬身見禮。

奶奶的,你這不是把老子架火上烤?唐文斜瞄了武子一眼,心裡不由得暗罵了一句。

當然,這禍也是當時穿越過來時自已種下的。

當時自已為了裝逼,搞了個天上飛人,讓武子嚴重的誤會了。

“談不上高人,會點醫術而已。有些病,剛好撞上,我也不是萬能的。”唐文謙虛的說道。

畢竟,像烏雲朋雖說隻是個一品工匠大師。

但是,一品工匠大師的最低要求就是,你的武功先得達到一品境。

這要是弄到楚國去,那就是江湖上的泰鬥級人物,可惜在這裡隻是一個工匠而已。

“唐大師,小兒烏魁手臂上也不曉得被何物刺入,一直喊痛。

我也看了不少的藥師,可惜都冇輒。有人說要切開,可是,小兒受不了。

我們用點穴之法戳暈他,可是,一動刀子他就給痛醒了,實在下不了刀啊。”

“大師是為了烏魁的手才屈尊唐某的雲衣坊吧?”唐文說道。

“唉……我也是冇輒了,看著小兒啼哭,實在忍心不了。”烏雲朋歎了口氣。

“聽表哥說唐大師需要聚靈陣?”羅三問道。

“的確如此,我想弄個聚靈陣修煉。”唐文點了點頭。

“我師尊就有。”羅三說道。

“罷了,我手中的確有一道聚靈陣,‘九九歸一陣’。

算是中上品吧,需要上萬顆靈石佈陣。

我自已也冇那麼靈石佈陣,如果唐大師能治好小兒的手,此陣奉送。”烏雲朋說道。

“好!”唐文點了點頭道,“不過,我需要建的房屋跟你們平時建的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萬變不離其宗,建房無非就是磚塊石頭瓦片竹木而已。”烏雲朋一臉傲氣說道。

“我們東家的房子就是不一樣。”武子道。

“要給我建房,先得學會如何建?不過,我可以傳授給你們。”唐文說道。

“那好,我倒要看看唐大師的房屋有什麼不一樣?”烏雲朋點頭道。

有求於人,他在忍。不然,要論建房這個行當,他當然是大佬,你唐文算老幾,在老子麵前人五人六。

換成以前,烏雲朋早拂袖而去了。

“你把五品及以上的工匠們都招集進帳蓬來。”唐文道,於是,烏雲朋去挑人,不久,進來了四五十人。

唐文伸指一點,打開了白板電腦,頓時,白板亮了起來。

當然,白板剛打開也來了一段渲染,也就是《射鵰英雄傳》片頭曲。

頓時,烏雲朋一夥全都看傻了,一個個張大嘴成了木雕。

“這是什麼法術?”

“人還會跑來跳去的,全是高手啊。”

“對對,你看,一掌過去,小山都給震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