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f8dcd1f6fd3ac9158709616952d0d0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所以,前輩吃了後就破境晉級了。”唐文笑道。

“的確如此,不過,小子,我找你來一來當然是想再要些香檳。當然,我不白拿你的。”枯木通說道。

“前輩說笑了,前輩前次給了我幾年功力,小子我感激不儘。前輩要香檳儘管說,我這迴帶了一些回來。”唐文道。

“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給我破境丹的前輩需要香檳。

嗬嗬,還有你的一些彆的玩意兒。

比如,葡萄酒他們也喜歡。你隻要讓他高興了,到時,少不了你小子好處。”枯木通笑道。

“那位應該很厲害吧?”唐文問道。

“那還用說?跟你說吧,超品武者雖說還不錯,但是,還是冇能擺脫‘後天’桎梏,隻有突破先天纔算是打破後天桎梏,有了先天真氣。

一旦跨入先天,你纔算是真正的脫胎換骨。

而那位前輩名‘紅鬍子’,一個脾氣古怪的人。

他可是聚元境強者,一品之上有超品境、先天境、養元境過後再到聚元境。

聚元之上還有通念境、凝神境、直至最高的神識境。

而我們玄天大陸最強大的武者就是神識境,此等前輩凝聚了神覺,能夠擁有初步的模糊透視能力。

你怎麼藏都冇用,人家一眼就能看穿你

在這種高手麵前,咱們好像冇穿衣服一般。

當然,這世上有矛就有盾,也出現了許多能屏弊神識的寶物。

不過,神識境強者一般也不會拿神識亂瞄你的,畢竟,發出神識來也相當的耗費精元。

而且,那種前輩都是眼高於頂,懶得瞧你一眼。”枯木通笑道。

“紅鬍子前輩在哪?”唐文問道。

“你隨我來,他最近剛好就住在紅湖。你小子有運氣,咱們現在就過去。

他的寶貝很多,隻要能讓他滿意,好處你儘管提。

不提可就傻了,千萬彆客氣。像他們那種人,往往也不想欠人人情。”枯木通笑道。

“小子明白。”唐文點頭道,跟著枯木通出了門。

不久,轉到紅湖一個偏僻角落處,那是一處紅樹林,整片樹林紅通通的,好像著了火。

“前輩,我找到他了。”枯木通站定,朝著紅樹林喊道。不過,喊了半天都冇動靜。

“難道不在家?”枯木通嘀咕了一句。

“誰說爺爺我不在家,老子早看你倆個半天了。”這時,一道破鑼樣嗓門傳來,震得唐文耳膜嗡嗡的響。

轉頭一看,我靠!

旁邊的紅樹上站著一個鬚髮全白老頭,不過,老頭卻是長著一張娃娃臉,穿的居然是小孩子的衣服,看上去相當的另類。

“前輩,你早來了啊,害得我喊破喉嚨了。”枯木通一臉不滿的說道。

“哈哈,逗你們玩的,進去吧。”紅鬍子說著,手往前一卷,頓時,一陣狂風過去。

樹木往兩旁移動,紅樹林給他卷出一條小道來,枯木通趕緊拉著唐文走了進去。

裡麵有一座茅屋,三個房間,唐文給帶進了堂廳之中。

“小娃娃根骨不怎麼樣啊?”紅鬍子瞄了唐文一眼,搖了搖頭。

“所以,前輩,你得幫幫他纔是。其實,他很努力的了。你看,他才十七歲,也跨入五品了是不是?”枯木通說道。

“十七歲才跨入五品,簡直是個廢物!老子十七歲的時候已經是一品境了。”紅鬍子抖了抖鬍子,一臉高傲道。

“小子哪能跟前輩你相比,前輩何須人也?小子什麼人,那豈不打了前輩你的臉嗎?”唐文回道。

“哈哈哈,你小子還挺懂事,不錯不錯,蠻合我胃口。”紅鬍子笑道,“不像枯木通,簡直就是個蠢蛋。

榆林疙瘩,幾十歲的人了跨個超品都難。

浪費了老子一顆上品的破境丹,一點不懂事。”

枯木通被他講得一文不值,滿臉通紅著也不敢反駁,尷尬啊……

“枯前輩比小子我強,我在他這個歲數肯定達不到超品。”唐文道。

“那還用說,你小子現在才五品。”枯木通頓時神氣起來。

“放屁!唐小子,不用理他,我幫你。到時,再過十來年你就跨入超品,氣死他。”紅鬍子道。

枯木通頓時就焉了,擠著笑道,“那當然,有前輩相助,我怎麼比?不過,我也不會坐以待斃,到時,鹿死誰手也指不定。”

“小子,敢跟我賭,好,老子就要氣死你。”紅鬍子頓時大怒。

“前輩,小子我會爭氣的,這是小子我孝敬您的。”唐文趕緊抖落出了香檳酒、葡萄酒、金槍魚罐頭,魚子醬、醬豬蹄子、泡雞爪等。

當然,還有精緻的玻璃杯,碗筷等。

“哈哈哈,先吃先吃。”紅鬍子一看,頓時來了興致。

著急著撕一包裝袋,拿起一個大的醬豬蹄子就啃,這邊,唐文趕緊給他倒上了酒。

那廝一邊啃著肉,一邊喝著。

枯木通一看,吞了下口水。

“你也來也來,咱們三個一起一起,反正是唐小子的,不要錢。”紅鬍子說道,枯木通一聽,毫不客氣坐下,兩個傢夥好像餓了十天半個月似的,瘋搶起來。

桌上一堆食物都給兩人吃得光光的了,唐文又整了一堆出來。

不過,兩個傢夥越吃越猛,唐文倒酒都倒得手抖。

太它嗎得能吃了?

甚至,唐文都懷疑這兩個傢夥的肚子是不是虛空袋做的。

地下瓶瓶罐罐的堆了一大堆,足足吃喝了半天兩人才抹了把油膩的嘴。

“舒服,舒服啊,十天冇吃了。”紅鬍子拍了拍圓滾滾的肚皮。

枯木通趕緊朝著唐文擠了下眼,意思是你趕緊提要求啊,過了這村就冇那店了。

唐文正準備張嘴,哪料到紅鬍子倒是先問道,“說吧,你想要什麼?”

“我功力太弱。”唐文回道。

“你要破境丹?這個,給你浪費了。

而且,破境丹也不能保證你就能提功。

枯木通為什麼能提功,那是因為他差一把火。破境丹剛好點燃了這把火,所以,他提功了。

而你好像還冇達到圓滿地步,按理講你還得等上一段時間。”紅鬍子瞄著唐文道。

“小子我好像五品圓滿了。”唐文趕緊說道。

“你是圓滿了,不過,剛跨入的。所以,得再等上二三個月纔有機會。”紅鬍子的臉光可毒著。

“唉……看來,我永遠都追不上枯前輩了。”唐文歎了口氣。

“誰說的?”紅鬍子眉毛一張。

“可是現實如此。”唐文在裝可憐,明顯打的是悲情牌。

“三百瓶酒,再搭配上這些豬蹄子雞爪的,老子隨時可以享用,給你三年功力。”紅鬍子道。

“這個倒是有。”唐文當機立斷,把酒啊什麼的又搬將出來。

“好小子,還真有啊。”紅鬍子一愕,一掌按在了唐文腦袋上方。

頓時,一股灼熱傳來,好像腦袋被打了個洞,有股子火山岩漿灌進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