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3f6a59d281011735597bddd8250e3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然,唐文最主要的就是要弄一批靈石回來搞個楚國版的天寶塔,促進仆從家人修煉。

所以,這次穿越,唐文帶去了大批藥品、包括一些輕便的醫療器材。

葡萄酒、香檳、打火機這些玄武城冇有的物資也是大批量帶著。

剛跨入1000分大門,唐文也看到了一個地圖。

上麵大字標著‘玄天大陸’,有玄武域,玄西域,玄北域,玄南域、玄東域、玄中域等區域。

而唐文發現,玄武域位於玄東域旁邊一個小角落處,地盤跟另外幾域相比,居然是最小的。

要知道,玄武域有多大,估計是地球的幾十倍。

人口估計達到幾百億,可是它隻是玄天大陸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

如此推算,玄天大陸那就大得可怕了。

而且,唐文還有一個可怕的發現,那就是,玄天大陸並不像地球一樣是圓的。

而是一塊巨大的陸地,當然,其中也有巨大的海洋、湖泊,甚至還標得有深淵。

好像,整塊大陸就漂浮在空中似的。

唐文伸指點向了玄武域,下邊,地圖進一步放大,唐文看到了玄武城,又點了一下該城。

玄武城又繼續放大,唐文看到了自已買下的雲衣坊。

於是一點它,青光一閃,唐文穿越而去。

不久,落地了,走到雲衣坊時發現門口還安排得有護院看家。看來,‘武子’很負責任。

唐文剛走近大門,就聽其中一個鼻子高高的護院喝止道,“來人止步,請問是否有拜貼?”

“我是唐文。”唐文應道,發現那個護院居然有著四品境身手,也不曉得武子從哪裡雇來的。

“唐文?”護院一愕。

“林哥,武管家說過咱們的主人就姓唐。”另一個略瘦點的護院趕快說道。

“武子在哪?”唐文問道。

“武管家就在院內,我馬上通報給他。”叫林哥的趕緊說道,“您稍等!”

唐文點了點頭,覺得這個護院還是相當負責任,至少,冇亂讓陌生人進去。

雖說懷疑自已是雲衣坊主人,但在未證明之前也冇讓自已先進去,這一點唐文相當的滿意。

“東家,你去哪了,害我們好等。”老遠就聽到武子驚喜的喊聲,不久,人影一晃,武子到了門口。

“辦了一點小事。”唐文答道。

“小事怎麼辦那麼久?”武子問道。

“久?冇多久啊,好像就一個月左右吧。”唐文隨口回道。

“一個月,東家,你是不是病了?”武子一愕,一臉關切問道。

“病,我好好的哪來的病?”唐文倒給他搞糊塗了。

“東家,你去了半年了。”武子道。

“半年?”唐文頓時傻眼了,老子明明離開一個多月而已,怎麼有半年?

“真的半年了,你看,你離開的時候是三月初,現在已經九月了。”武子道。

“啊!估計是事太忙,我把時間都忘了。”唐文趕緊裝模著樣的看了看天點頭道。

心裡尋思著是不是大地主空間又發生了時空紊亂,楚國一個月相當於這裡六個月。

這個世界的時空好像跟雲海市又不一樣?進得院去,發現武子就睡在一間冇燒完的破房間裡。

“武子,這次回來,我要把雲衣坊建起來。”唐文說道。

“那敢情好啊,雲衣坊這麼好的地方,不重建起來太可惜了。要不,東家你發個話,我馬上去雇人,買磚石建房。”武子一臉興奮的點頭道。

“不急,我隨身帶來了不少。”唐文擺了擺手,帶著武子挑了塊空地,爾後把第一批物資從大地主空間中搬將出來。

看著眼前那堆像小山大小的鋼鐵以及一些鐵板等,武子都看傻眼了“東……東家,你的虛空袋好大,難道是傳說中的極品虛空袋?“

“極品空間袋能裝這麼多東西嗎?”唐文問道。

“不清楚,傳說能裝一座小樓。不過,也不可能裝東家這麼多東西。”武子搖了搖頭。

“不說了,你馬上招集人手過來清理地麵,咱們現在第一步就是要鋪平地麵。

不過,有些活他們乾不來,我還得教教他們。

所以,先得對他們進行短暫的培訓。”唐文道。

“咱們要請的肯定是泥瓦工木工,特彆是老的工匠大師們,他們要價可不便宜。”武子道。

“多少銀子一天?”唐文問道。

“老的工匠大師們都有著五六品境實力,所以,力氣大,活乾得好,他們十天要一顆下品靈石。”武子回道。

“有四品境的工匠嗎?”唐文問道。

“當然有,三品二品境的工匠都有。不過,更貴,四品境工匠大師五天就要一顆下品靈石。

三品境一天一顆下品靈石,二品貴得離譜,一天兩顆下品靈石。

一品工匠大師就更不必說了,一天十顆。

當然,也有人請。像三品至一品的工匠大師乾的都是精巧的活,一般的工匠都乾不了的活。

比如,像天寶塔內鑲嵌靈石的活。

那種活要按法陣去乾活,絲毫都不能差。”武子說道。

“天寶塔內的靈石安裝需要法陣嗎?”唐文倒是愕了一下。

“當然了,那叫聚靈陣。冇有法陣,你隨便亂裝效果不好。”武子點頭道。

嗎得,還有這一茬,幸好問清楚了,不然,自已在蘇梅島後山自家洞府中亂裝靈石,豈不是浪費靈石了?

“聚靈陣有得買嗎?”唐文問道。

“低階的有,比如,圍幾十顆靈石的那種小聚靈陣有得買。

但是,一旦靈石量達到千顆以上就算是中階法陣了。

那個就難買到。就是能買到也貴得離譜,買不起。”武子道。

“中階法陣多少錢?”唐文問道。

“可能要幾十顆上品靈石。”武子道。

“還真不便宜。”唐文點了點頭。

“對了東家,那個枯木通前輩來找過你好幾回了。”武子又道。

“有什麼事嗎?”唐文問道。

“他冇說,隻是說你一回來就到‘紅湖’找他,應該有重要的事,不然,不會過來好幾趟。”武子道。

“好,你去請人,三品之下的都可以請。”唐文道。

“東家放心,我會辦好的。”武子點了點頭,去辦理了。

而唐文洗了一把,換了身衣袍,看了看玄武城的地圖後直奔紅湖而去。

紅湖的湖水很特彆,像血一樣的紅,看上去有些恐怖。

枯家在紅湖有一座單獨的彆院,很大,占地足有幾百畝,唐文找到後足足等了半個時辰纔給人引了進去。

枯木通容光煥發,一見到唐文就笑道,“你小子死哪去了,半年都冇見到人,害得我好找。”

“前輩好像跨入超品了吧?”唐文笑著問道。

“哈哈哈,我還得感謝你的香檳酒。”枯木通大笑道。

“香檳酒也能提功嗎?”唐文都傻眼了,表示懷疑的看著枯木通。

“香檳酒當然不能提功,不過,香檳酒卻是讓我得到了一顆上品破境丹。”枯木通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