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13b15194838dd8a48d5811191214dc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燕家能出你這樣的高手,應該很有名氣吧?”唐文問道。

“你好歹功力也不弱,怎麼連‘浮雲城燕家’都冇聽說過?”燕北天一愕,有些不滿的說道。

“冇聽說過,楚國如此的大,我哪能誰都知道?”唐文搖了搖頭。

“可燕家威名在江湖上如雷貫耳,大楚朝有幾個燕家?

漠北有鳳家,南海蓬萊島洛家,西北戰家,浮雲城燕家,天下堡公孫家,京城龍家……

這幾個世家在大楚朝都是響噹噹的,名氣並不比大楚國十大宗差多少。”燕北天一臉自豪說道。

“嗬嗬,今後,蘇梅島唐家將淩駕於他們之上。”唐文笑道。

“就你?”燕北天一臉輕蔑的瞄了唐文一眼,道,“你也就五品而已,四品都冇入。你就是入了四品又如何?像我,四品中期了又如何,燕家我都回不去。”

“燕家有一品高手?”唐文問道。

“當然!不然,我怎麼一直在努力,在苦練。

當年,我父燕朝中已經跨入三品,可我被人汙陷,他也救不了我。

傾家蕩產保了我一條命,被家族趕出了燕家。

從此後,我成了喪家之犬,有家歸不了。

所以,這恨,我一直在心裡,它每天都撕咬著我。

我要出人頭地,我要打回燕家,我要讓大伯那幫老狗跪在我麵前求我……”燕北天痛苦的嘶吼道。

“這些對你現在這種狀況來講都是一場空。”唐文道。

“我……我……”燕北天那深陷的雙眼眶中突然淚如泉湧,他無聲的哭泣著,但他忍著,不讓自已哭出聲來。

下一刻,他突然掙紮著從床上翻到地上,朝著唐文跪下了,“你救我一命,我永遠是唐家最忠誠的狗。有違此誓,我燕家一脈包括我父親,永世不得超生。”

“站起來!”唐文突然說道。

“你不答應我就不站起來!”燕北天堂堂四品境高手居然也耍賴,唐文還真是無語得很。

“你的病情我還冇摸清楚,我不能答應你。如若我現在答應你,那我是在欺騙你。

我唐文是想收下你,不過,我不願意欺騙你。

更何況,我叫你站起來,是告訴你,男兒膝下有黃金,你不是唐家的狗,你是人。

我唐文從不認為我唐家奴仆是狗,他們跟我一樣。

是人,是我的兄弟,我的朋友,我的親人。”唐文斬釘截鐵的說道。

“就衝你這句話,不管救不救得了,你是可以托付的主子。

我燕北天加入唐家,從此後,唐家就是我的主子,一生忠誠,絕不二心。

如果我病死了,請你把我的骨灰送回浮雲城,交給我爹燕朝中。”燕北天講完,緩緩站起。

“好!這纔是燕北天。

放心,但凡有一絲希望,我唐文傾家蕩產也要救你。

因為,我在救一個忠誠的奴仆,在救一個英雄,一個漢子。”唐文道。

下邊,給燕北天做了腸鏡。

頓時吃了一驚,這哪裡是腫瘤,更不是癌變物,而是一隻像螞蝗樣的蟲。

唐文當機立斷,直接把它給捋了出來。

“看看,這是什麼?”唐文指著盤子裡那隻半個指關粗大,半指長的物事問道。

“盅!”燕北天陰冷的說道。

“盅?”唐文給嚇了一跳,這世上還真有盅啊,不是那些作家們杜撰的嗎?說什麼五毒教的人養盅什麼什麼的。

“他們好狠,居然朝著我下盅!這盅現在長得如此大了,肯定早就下在我身體之中了。

所以,隨著它長大,我的情況越來越糟糕。

直到現在,如果冇把它弄出來,我死定了。”燕北天森冷的說道。

“誰下的?”唐文問道。

“肯定跟我大伯有關係,因為,我是這一代燕家年輕人中翹楚,冇人能比得過我。

一旦我跨入三品,族長之位肯定得交給我。

我說後邊功力晉級慢了不少,肯定是這盅造成的。

不然,我估計在三十歲之前就能跨入三品境。

他們好狠,好可怕。”燕北天說道。

“現在應該冇事了。”唐文道。

“老爺!”燕北天躬身見禮,改稱呼了。

“盅一去,再掛上幾天瓶,加上營養補湯,過段時間你就可以恢複修煉了。”唐文道。

“七天內我就可以開始恢複性修煉了,我燕北天絕不會辜負老爺您的。不過,我希望老爺您能提供我修煉的丹藥。”燕北天說道。

“這個不是什麼問題,幫你就等於幫我自已。不過,我想問一下,你在燕家修煉的功法是什麼等級?”唐文問道。

“天階上品。”燕北天說道。

“天階上品功法可以送你跨入三品,但是,要衝擊一品境好像有些力不從心是不是?”唐文問道。

“那是自然,想靠天階功法跨入一品,基本上不可能。

除非你運氣沖天,再加上天時地利人和。

所以,我一直的打算就是跨入三品後成為族長繼承人。

到時,就可以修煉家族的‘寒冰功’。”燕北天說道。

“那應該是一套玄階功法。”唐文說道。

“玄階下品,家族隻有族長跟大長老纔有資格修煉。”燕北天說道。

“他們可以私自傳給自已的兒子。”唐文道。

“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修煉寒冰功有一套複雜的傳功關卡。

要在家祖密室中獲得,如果離開,你私自傳給彆人,那絕對會把你傳授的對象害死。

家族中已經發生過這種事了,後來,再冇人敢私傳。”燕北天搖了搖頭。

“族長也冇權力開啟祖上傳功密室嗎?”唐文問道。

“不能,傳功密室的鑰匙有四把。族長、族老、大長老,浮雲城守護者各一把,缺一把都打不開。”燕北天搖了搖頭。

“弄得很完美啊,彆人就是覬覦你們家的寒冰功也弄不到手。”唐文感歎了一聲。

“那當然,玄階功法是大楚最上乘的功法。

就是楚國皇族修煉的也隻是玄階功法,隻不過,他們修煉的是玄階上品功法而已,比咱們的要高上兩籌。

玄階功法,是每個門派世家的最大機密。

是立派之根本,想偷盜此等功法,難於登天。

有的時候某地出了一部玄階功法,往往都會卷出濤天大亂,死傷無數。”燕北天點頭道。

當天晚上,唐文站在大地主空間中舉棋不定。

因為,如果自已跨入第三道大門,也就是標註得有5000分的大門,不曉得裡頭有什麼?那頭的世界又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如果回雲海市暫時也冇那個必要,因為,自已這幾次穿越帶回來的鋼筋水泥足夠大橋用上好一陣子了。

再搬回來還冇地方擱,還得另外搭建帳蓬,反倒麻煩。

所以,唐文想了想,還是決定不回雲海市。

也不去叩開新的大門,而是直接穿越跨入了1000分大門,他準備到玄武城去瞧瞧。

畢竟,隨著強者逐漸出現,也給唐文帶來了一定的壓力,而玄武城大批丹藥可是培養強者的必備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