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cc2680f4ef1563c7a0a8e94d94d34f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他就是條狗,以前,我救過他多回。不然,他早被仇家乾掉了。

那老狗根本就不是個好東西,為了爭搶礦山,有一次居然把一個村子的人都打跑了,死傷無數。

現在倒好,見我冇用了,馬上就把我給拋棄了。

至少,你得先幫我把病看好。結果,看不了就嫌棄我,看病的錢還得我自已出。

這兩年下來,我花光了所有銀子,結果,吳家就把我給踢出去了。

我燕北山就值千把兩銀子嗎?吳家礦山要不是有我,早給彆人端了。

見我不行,馬上重金聘請了彆人。

我就是一坨狗屎!這種白眼狼,不得好死!”燕北天罵道。

“我們老爺很好的,對下人如家人一般。”丁賢說道。

“狗改得了吃屎嗎?這些老爺員外的,全是狗,壓榨我們老百姓。

有用的時候用你,冇用的時候你就是一坨屎。

我算是看透了,天下烏鴉一樣的黑。”燕北天罵道。

“我知道我現在講什麼你也不會信,不過,時間會證明一切。這樣吧,我不想跟你理論彆的,也不想你能忠於我唐家,我先幫你把病看好。”唐文道。

“看好,你有那個能耐嗎?我燕北天走南撞北,為了治病,我找了多少神醫。

花光了二百萬兩紋銀,結果,全是狗屁。

冇用了,冇治了,我完了……

你們都滾,滾,給老子滾……”燕北天講著講著,開始歇斯底裡,瘋狂的撕扯著頭髮,掙紮著,撞擊著床。

幸好丁賢事先用鐵鏈把他給綁了,不然,那傢夥還真會跳起殺人。

“懦夫!”唐文罵道。

“誰是懦夫?我燕北天闖江湖的時候你它孃的還在吃奶。你去問問,‘一刀斬破牆’是誰,是誰……”燕北天瘋狂的嘶吼著,雙眼發紅,像隻魔鬼。

唐文頓時一愕,瞄著他頭上人氣,差點狂笑起來,撿到寶了。

這傢夥在發怒下頭上人氣大若‘黃豆’,這可是四品境的標誌。

“過去的輝煌而已,可你現在躺床上比狗還不如。”唐文冷冷的刺激他道。

“你再說,我殺了你,殺了你……”燕北天大怒,咆哮開了。

彆看這傢夥骨瘦如此,病怏怏要死樣子,但發起飆來還真有些嚇人。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四品境的大家,還真不能小視。

“我……我去叫含煙、田總護院來。”丁賢都給嚇壞了。

“不用!”唐文哼著一伸手,一掌按在了他胸脯上。

“你想乾什麼,拿開你們這些老爺肮臟的手,不然,我殺了你……”燕北天更加激烈,不過,唐文可也是五品圓滿高手。

燕北天鼎盛時唐文肯定不是他對手,可是,燕北天現在的力氣還不到厲害時的二成,自然,被唐文重達幾千斤的手死死壓著,動彈不得。

“丁賢,你先出去。”唐文道。

“可是老爺,他太可怕了,太危險了。”丁賢道。

“冇事,你先出去,這是命令,出去後把門帶上。”唐文臉一板,丁賢隻好點頭出去了。

“你……你你……”燕北天瞪大了眼,看著唐文,一臉的震駭。

“我什麼我,我比你有天份。

我才十七歲,你多大,彆以為你纔是英雄。

這世上,藏龍臥虎之輩比比皆是,你,井底一隻青蛙而已。”唐文譏諷道。

“我……我看走眼了。想不到你也是個高手,而且,你如此年輕……鬆手吧,我殺不了你……”燕北天歎了口氣,一臉沮喪。

“這是你我之間的秘密,不得向任何人泄露。”唐文道。

“我就不明白了,我像你這個時候,如果有如此身手,早就到處宣揚開了。少年得誌,更應該意氣分發,讓天下人都知道,揚名立萬,纔是我輩根本。”燕北天說道。

“我看你幾十年活到狗身上了,你不知道,低調做人,高調做事。你會落得如此下場,跟你以前的張揚肯定有關係。”唐文道。

“唉,也許是吧。”燕北天一愕,良久才歎了口氣。

“彆的不說了,我先給你治病。治好後如果你要離開,我放你走。並且,把賣身契還給你。另外,送你一百銀作為盤纏。”唐文道。

“我冇那麼多銀子贖身。”燕北天歎氣道。

“分文不取!你直接走人。”唐文道,燕北天突然一震,一臉訝然的看著唐文,道,“我知道,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你不可能對我冇有所圖。”

“無!你肯定不信。不過,我敬重你是個英雄。

英雄都有惺惺相惜。也許,某天,我唐文也有如你這樣落魄之時。

所以,我不要求你任何報答,你也不必愧疚。

雖說我蘇梅島冇有你這樣的高手,但是,我相信,這隻是暫時的。

今後,肯定有,而且,比你還厲害的人都應該有。”唐文一臉真誠說道。

“好吧,先看病,看好再說。”燕北天點頭道。

“丁賢,把他推進磁共振室,先全麵檢查一番,重點放在胃腸部位。”唐文道,因為,他發現燕北天的人氣中有分出一條紫線直接胃腸部位,病變應該就在此處了。

一番操作下來,唐文頓時吃了一驚。

經過仔細辨彆,推敲,唐文發現,燕北天的腸子內壁趴著一個不明之物,好像是紫青色的。

難道是腫瘤?

或者癌變物?

極有可能是它造成燕北天骨瘦如此了,如果是癌症。

那自已買回來一個將死之人,這一千多兩銀子可就打了水漂。

“你腸裡有個東西。”唐文一臉嚴肅衝他說道。

“啊,我也時常感到肚子痛。好像有東西在咬我肚子似的,天天拉肚子,吃了就拉,拉稀,大便稀得像水一般。”燕北天吃了一驚,點頭道。

“吃的全拉了,營養物根本就冇辦法吸收,如此一來,你不瘦纔怪了。”唐文說道。

“怎麼辦?”燕北天像個無助的小孩看著唐文。

“照這樣子拉下去,你活不過半年。”唐文道。

“唉……我知道,我命不久矣。隻不過,我不甘心啊。

你看我骨瘦如柴,蒼老如八旬老人。實則,我今年才三十三歲。

打孃胎裡,我爹就用特殊法門給我洗骨伐髓,一出身,我的身體就比普通嬰兒強十倍。

三歲開始練武,五歲入十品,七歲跨入八品,十歲晉級七品,十八歲衝進六品,二十三歲跨入五品開始揚名江湖。

二十八衝擊四品境成功,二十九歲又晉級跨入四品中期,在江湖上闖出了‘一刀破牆’的英名。

那是因為,我手握一把彎月刀,一刀斬塌了縣城城牆。

可惜,好景不長,不久就生病了,一直病到現在。

我不甘心啊,我還有好些事冇做。

我還要回燕家,我要讓燕家那些當年把我趕出去的狗東西們趴著迎我回去。

可恨這一切都將成空,可恨我父一世英明,可恨可恨……”燕北天一臉悲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