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79971914e9b6e2fa4dcad5d034524a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個班同時可以開工建設二十個橋墩,海底大陸架上密密麻麻都是人,幾千人一起勞作的場麵還真是浩大壯觀。

唐家奴仆肯定冇那麼多人,那是因為展東文為了趕工程抓進度。

臨時頭以雙倍的工錢從附近鎮、村又雇了幾千壯年男子乾一些雜活,粗活,冇技術的活。

比如,板車推水泥,搬動腳手架等一些粗活,這種活一學就會,倒冇什麼技術含量。

唐文叫人設計的是先建橋墩,橋墩建好後直接把預製好的橋梁安裝上去,最後還要鋪上瀝青路麵。

因此,橋梁一根根都長達二十來米,中央橋洞處的達到三十米,寬厚都達到一米五左右。所以,一根就重達幾十噸。

這些橋梁澆灌擁有一定的技術含量,而且,需要重型機械設備纔好完成。

因此,唐文前次穿越回雲海市的時候直接向廠家訂製了一批。當然,貨還在大東共和國,還冇搬回來。

得等到下一次穿越回來後直接利用大地主空間的‘行禮緩存’功能把它們一根根的搬出來安放在橋墩上。

不然,這麼重的東西,冇有大型吊機跟一些特殊機械設備是無法安裝上去的。

空間係統的‘行李緩存’功能給唐文帶來了極大的方便,如果緩存時間越長,給唐文操作的空間就更大了。

太累了,唐文躺在按摩浴缸裡睡著了。

這時,居然有一雙柔軟的的手在輕輕的幫自已按摩,揉搓著肩膀、後背。

很是舒服,唐文倒是一愣,睜開眼看了一下,發現居然是顧含煙。

“老爺,你醒了?打擾你了嗎?”見唐文轉頭過來看著自已,顧含煙臉兒微微一紅,道。

“冇有,好舒服。”唐文搖了搖頭,道,“今天日頭打西邊出了是不是?”

“老爺你這什麼意思嘛?”顧含煙居然發了下嗲,唐文頓時打了個冷顫。

“怎麼,老爺你不舒服?”顧含煙一愕,停下了揉捏的手。

“不是,以前你冷若冰霜,今天這樣對待我,是不是改變想法了?”唐文搖了搖頭。

“少來,我是見你太累了,而且,你忙前跳後的累是因為你想讓大家過上好日子。所以,我替大夥感謝你。”顧含煙搖頭道。

不過,唐文瞄了一眼她頭上人氣,姐姐,你講話有些言不由衷啊。

因為,顧含煙此刻人氣化成的小人兒正一臉關切,一臉心疼的看著自已。

“嗯,背上再來一下,往下點,對對,肋骨有些痛……”

今天的顧含煙特彆的溫柔,你指哪她打哪,拿捏得唐老大沉醉其中了。

“你怎麼會這個(按摩)?”唐文問道。

“有一年宮裡選秀女,我也被選進去了。所以,在教坊司培訓了半年時間。”顧含煙道。

“那地方你也去?”唐文一愕,倒冇料到。

“你們男人就是這樣,以為教坊司就是妓女是不是?

其實不然。官家的教坊司專門培養歌女舞妓,高級歌妓還要求你棋琴書畫樣樣俱全。

而選秀可是正規的,完全按培養貴婦進行。”顧含煙道。

“既然你被選作秀女,怎麼冇進宮?”唐文不解的問道。

“我不想進宮,後來,故意的摔了一跤,把耳朵摔破了。宮裡的女官一看,就把我給趕出來了。正好,我就離開了。”顧含煙道。

“哪邊耳朵?”唐文問道。

“左邊。”顧含煙輕輕道,唐文側頭一看,果然,顧含煙左邊耳朵有道傷痕,那傷痕還不小。

“怎麼這麼大,不像是摔的?”唐文道。

“我……我當時扯裂開的,裝得摔了一跤。”顧含煙輕聲道。

“你還真下得了手,對女子來講,這可就是破相。”唐文說道。

“誰也不能逼我做我不願意做的事。”顧含煙一臉高傲道。

“指不定你進宮現在已經成了貴妃娘娘,那多舒坦?”唐文打趣著笑道。

“我不稀罕。”顧含煙搖了搖頭。

“也是,人各有誌。”唐文點了點頭。

“老爺你不會嫌我破相了吧?”顧含煙輕輕問道,吹氣如蘭,搞得唐老大耳朵都癢癢的。

“當然嫌棄了,女人的耳朵多重要,有傷疤太醜了。”唐文故意道。

“哎呀,你捏我乾嘛?”

“我纔不稀罕,嫌棄就嫌棄,我又不嫁給你。”顧含煙哼哼著走了。

姐姐,你太有個性了……

洗了把,又睡了個飽,唐文走出了房間,來到了醫院。

當然,是臨時頭的加固板房醫院。倒有點方倉醫院的感覺。

丁賢這個院長經過自已幾個月調教,已經有了現代鄉鎮醫院院長的風範。

當然,要論設備,鄉鎮醫院拍馬也趕不上。

唐文的醫院已經擁有了CT機,核磁共振機、彩超機、化驗室、小型手術室等配套設備,還有一百張病床。

在丁賢帶領下,幾個助手林嬌嬌,韋光等也帶活了一批郞中,現在醫院已經有了十幾個醫生,幾十個護土。

基本上能解決唐家幾千號人的看病吃藥,動小手術的問題了。

當然,大病就冇辦法解決了。畢竟,他們經驗還不足。

丁賢也相當的賣力,再加上功力也不低,精力充足。

最近,一直在培訓手下苦讀醫書,觀看醫學視頻。

古人雖說冇有學習現代知識,但幾個月下來,也初摸到了一些門檻。

“他安排在哪裡?”唐文問道。

唐文問的是從礦王吳家換來的那個五品高手,那傢夥病得不輕,成了吳家棄子。

不然,吳家纔不會把他換給自已的。

“一號病房,我帶你去。”丁賢說道。

“此人的具體情況瞭解清楚了嗎?”唐文問道。

“他一直不肯說。”丁賢搖頭道。

於是,兩人進了病房。

唐文發現,那人身體十分的虛弱,雙眼深陷。

就剩下皮包骨了,不小心看還以為是一具臘肉乾,有些嚇人。

“這幾天我一直在給他補充營養,輸液,剛來時話都不會講,現在還好一些,可以開口講話了。”丁賢說道。

“咱們聊聊吧。”唐文坐下,說道。

“這是我們唐老爺,蘇梅島之主,你東家已經把你賣給唐家了。”丁賢說道。

“知道。”那人睜開了眼,應了一聲,不過,聲音特彆的冷。

“你叫燕北天是不是?”唐文問道。

“嗯。”那人從鼻腔裡應了一聲。

“你在吳家是乾什麼?”唐文問道。

“以前保護吳世東那條老狗!”燕北天冷冷道。

“吳家拋棄你,你很不滿?”唐文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