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32e5240b49c408ef5fcb2af1cac93f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是了,她今天易容得年輕了不少,難道是說她想嫁給自已?

靠?

這什麼鬼係統,連老婆都管?

老子又冇賣身給你?

下午起程回蘇梅島。

六點多纔到達,自然,展東文又帶著一批‘托’開始遊說,講解,宣傳,給這批新換進來的奴仆洗腦。

雖說這批人反抗也冇用,但是,唐文還是想給他們留下一個好印象。

一番神操作下來,再加上唐家給的夥食比他們原東家給的還要好,這夥人漸漸的安份了下來。

那原本極力反抗的人氣此刻也微微的傾向唐文這邊了。

畢竟,蘇梅島在他們眼中隻是個鳥不拉屎的荒島。

像李子同換的一批漂亮丫頭人家在李家生活得還不錯,這下到了蘇梅島,心裡必不平衡。

當然,一下子想讓他們全都倒向自已那也不可能,唐文知道,那需要時間。

不過,蘇梅島好些東西,比如電燈,水龍頭,香噴噴的廁所,乾淨整潔的廚房等等倒是讓他們感覺新奇。

晚上安睡的時候那明晃晃的玻璃窗,每個房間一麵尺大的四方鏡子又讓他們震撼了一番,一個個在鏡子前騷首弄姿了半天都不捨得停歇下來。

“東文,一武,明天三座大橋建設全麵展開。

這大潮什麼時候回落咱們也冇個準數,要是提前回落,咱們可就麻煩了。

所以,必須采取六班倒。”飯後,唐文招集班子開會。

“六班倒,怎麼倒?”洛一武問道。

“四個小時一班,比如,早上八點開始算第一班,中午十二點就得換另一批人繼續乾活。

下午四點再換一批,晚上八點繼續,晚上淩晨十二點再換,依此類推。

把人馬分成三批,每批人分兩個時間點乾活。

中間要錯開,如此一來,也能讓他們在乾了四個小時活之後還能休息上四個小時。

這樣下來,一天二十四個小時不間斷的輪班,咱們大橋的進度肯定會加速。”唐文道。

“剛招進來的上千人不會怎麼辦?”洛一武問道。

“要不辦個臨時頭的培訓班,叫老師傅教他們。”唐軍說道。

“來不及了,以老帶新的。”唐文道。

“你是說老師傅帶幾個徒弟一起乾活,現場指點?”展東文問道。

“冇錯!東文,幾個月了,咱們已經培養出了幾百老師傅。

咱們剛招進來也就上千人,一個帶二三個不成問題。

這些人要涉及到各行各業,比如,汽修師傅班,水電班、模板木工班、泥瓦班等。

還有,咱們還要設立一個公關班。”唐文道。

“公關班,公關班乾什麼?”展東文給搞糊塗了。

“就是專門攻關,比如,有人過來,要把咱們蘇梅島展示出來。

平時搞搞宣傳,給他們洗腦,讓他們愛上咱們蘇梅島。

不過,這個班最好挑些漂亮女子出來乾比較好。”唐文道。

“好的,我明天就挑。”洛一武點了點頭。

“現在衛生越來越差了,他們臟東西全亂丟,老爺,這樣子下去咱們蘇梅島可就成垃圾場了。你看,剛蓄水的臥龍湖上漂著各種雜物,臭死了。”顧含煙道。

“這事必須製止,馬上成立環保堂。

挑人出來負責,誰敢再亂拋亂丟東西,罰銀子。

隨地亂吐痰,隨地大小便者罰銀一錢,亂塗亂畫者罰一錢……”唐文道。

“要是他們不給呢?”李遼問道。

“送警察堂由東方明來處理,公關堂要把這些宣傳一下。

警察堂要劃定區域,比如,誰管哪幾戶?可以叫那些乾不了重活的大娘大爺們來乾。

讓他們在袖子上戴上醒目的紅袖標,老遠一看就知道是環保監督員來了。”

唐文一邊說一邊視頻中出示了那些戴紅袖標的大媽大爺們逮到人罰款的錄像。

“這樣好,比如,落實到人頭上,誰的地盤誰負責。”洛一武點頭道。

“當然,還得增加垃圾桶安放點。要求他們把垃圾全部放進垃圾桶裡,由車子拉到指定地點焚燒處理。這事,一武來安排。”唐文道。

“學堂什麼時候建?”展東文問道。

“咱們現在的任務重點放在三座大橋上,要趕工期。

不過,學堂籌建也不能落下。暫時搭建幾座鋼結構板房出來,供孩子們讀書,這事由含煙和展世賢負責。

過段時間我再從西洋弄批桌椅課本回來,到時,就可以開學了。”唐文道。

“孩子們還不少,加上十三四歲的,估計不下七八百人。”展東文道。

“三十個一個班,多少人就辦多少班。”唐文道。

“那估計得幾十個夫子,咱們就幾個,根本就不夠。”李遼搖頭說道。

“招,重金聘請。我纔不信,有錢還招不到人?

當然,不是什麼人都招,可以到各大書院去挖人。

書院出來的夫子比較好管理,人家也教過,一來就可以任教了。”唐文笑道。

“那不是挖人牆角嗎?到時,會不會引來書院怒火?”唐軍一愕,問道。

“咱們是用銀子請,誰叫你出不了?當然,還有許多私人學堂的夫子也可以挖嘛,那些人應該好挖一些。

這事,交待千葉坊的布風負責。

當然,省城那邊也可以下手。

等學堂建起來,有機會可以跟嶺海書院搞個結親。”唐文道。

“結親,結什麼親?”顧含煙問道。

“這叫書院共建,互相幫扶。”唐文道。

“人家會派人到咱們這裡來,作夢吧。”顧含煙冷言冷語。

“按常理講他們是不肯的,不過,如果咱們能給他們好處,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叫有錢能讓鬼推磨。”唐文道。

第二上午,展東文跟洛一武幾個就分配好了三班倒人員。

因為三座大橋距離臥龍湖都不近,最近的蘇梅橋也有二十來裡,白虎大橋三十來裡,神龜大橋更遠,五六十裡路程。

而臥龍湖目前隻連通了蘇梅橋,另外兩座都還冇通路。

因此,必須得在橋附近大量搭建帳蓬,包括吃住都得在帳蓬裡,就地安居。

四十輛挖掘機分段,日夜不停的轟鳴著開挖臨時公路,幸好途中遇到的岩石地麵極少。

再加上以前偷挖唐家銀礦的海盜已經開辟出了一條輛馬車能過的小路。

所以,有些地方隻是拓寬而已,進展非常的快,一天就能挖出幾裡。

照這進度,有十來天就能搞出一條簡易公路來。

而白虎橋這邊方便得多了,因為,橋頭座基就選擇在銀礦不遠處。

所以,帳蓬都省了不少頂,直接把工人安排住進了銀礦山洞或者以前海盜留下的工棚之中。

下午,唐文帶著洛一武等人騎快馬現場指揮工程建設。

忙活了幾天,大橋建設終於布入了正軌。

因為三班倒的緣故,連健康的婦女都安排上陣了,所以,一個班人馬接近上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