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546af6df37ad1a14bd7a146b7aec08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甚至,互換小妾玩對於那些貴族钜富們來說也並不是什麼秘密。

“你們啊,全是些不良傢夥,個個都要求打火機多給幾個,我唐文還真是無語了,不過,本爵高興,高興啊,因為,你們跟我一樣,都是同道中人啊!”唐文大笑道。

“嘿嘿嘿,還是打火機有趣,有趣啊。

昨天晚上,我老頭子玩了好一陣子。

差點被他順走了,還是我娘出來才嚇走他的。”李子同乾笑一聲道。

“你娘也出來了,我還說呢。”韋康道。

“難道你老爹也看上打火機了?”李子同一愕。

“說個屁,肖蓋送我的那把他說是他的,我好說歹說才答應給我再玩一天。”韋康憤憤然道,“老子今晚就回去要人,多弄幾把不一樣的,讓老頭子眼饞死。”

“哈哈哈……”

一夥不良損友全瘋狂的大笑起來,害得旁邊伺候著的顧含煙直皺眉頭。

“都有都有,按奴仆總數奉送。四十個奴仆的再額外奉送一把打火機。”唐文道。

“我換了三百個奴仆,那我額外還有八個打火機。”吳光峰大樂。

“唐兄,我雖說才換了四十個奴仆,但是,能不能多給一個?”李子同苦瓜著臉道。

“多給你四個。”唐文道。

“真的?”李子同高興得叫了起來。

“不過,今後我弟在書院你得照應著。”唐文道。

“放一百個心,包我身上,我老爹是副院長,這點小事。”李子同就差拍胸脯了。

“一群無恥之徒!”顧含煙再也忍不住了,虎著臉道。

頓時,所有人一愕,看著唐文。

“看他乾嘛,他也不是好東西。”顧含煙道。

哈哈哈……

“你不是好東西!”李子同等人指著唐文樂開了。

“好了含煙,你先退下,不曉得本爵在做生意嗎?”唐文臉一板道。

“早就不想站這裡了,呸。”顧含煙還呸了一口,氣呼呼走了。

“我說唐兄,你怎麼找個如此醜的來伺候你,我換給你的丫頭可漂亮了。”李子同道。

“看著讓人有點倒胃口啊,趕緊換掉換掉。”李空泛連連說道。

“是啊,又老又醜,要是我,早一腳把她踢哪裡去了。”李子同道。

嚓!

話音剛落,李子同嚇得臉色大變,因為,剛纔一個什麼物事飛過,頭上的髮簪都飛走了。

這要是刀飛過,那還有命在?

眾人看李子同後邊一瞧,頓時,都打了個冷顫,果然是一把柳葉飛刀,整個冇入了磚牆之中,隻剩一個刀柄還在顫巍巍的。

“這般猛?”李泛空臉色都變了變,小聲的嘀咕道。

“唐兄,她的暗器手法是你傳的吧?”韋康問道。

“我一個小弱者能傳她什麼,她傳我的。你們說,我能趕她走嗎?”唐文一臉苦瓜相。

“她武功很強吧?”孫天軍壓低聲音,作賊似的左右看了看才小聲問道。

“比摩雲剛差那麼一點點。”唐文道。

“那你今後不是經常被欺負?”李子同嘿嘿乾笑了一聲,看著唐文,一臉幸哉樂禍。

“怎麼能說被欺負,她是我家奴婢嘛,哪敢衝主子下手。

當然,女人,特彆是又老又醜的,偶爾都會發點小脾氣。

咱們肚量大,不跟她一般見識,忍著就是了。”唐文說道

“明白明白。”所有人都一臉憐憫的看著唐文,就差冇說‘你好可憐’。

下一刻,一個個笑瘋了。

“走了走了,明天還得帶人過來交換。”

……

送走客人,顧含煙一邊收拾桌子一邊道,“冇一個好東西!”

“人家講的是實話,你這樣子不是又老又醜是什麼?”唐文嘿嘿乾笑。

“嫌我醜你可以把我安排做彆的,我也不想在你麵前老是晃悠,惹你煩。”顧含煙道。

“你就不會改頭換麵,露出真容,讓他們吃上一驚,也給本爵長長臉。”唐文冇好氣說道。

“還是那句老話,你先把我打趴下。不過,不能用暗器,要正大光明的打趴下纔算數。”顧含煙道。

“暗器也是攻擊手段之一,當你遇到危險時,你能跟你的敵人說,不許用暗器嗎?

武功是什麼?不管什麼招法,隻要能放倒對方的才叫厲害。

不然,你舞得再好看,武技品級再高,不能打倒對手有卵用。”唐文說道。

“這就是我的條件,你不答應也得答應。”顧含煙一臉霸道說道,不過,講完後又瞄了唐文一眼,問道,“先前對付摩雲剛你用的是什麼暗器?”

“這是我保命的殺手鐧,你一個外人我能告訴你嗎?”唐文斜瞄了她一眼道。

“我是你貼身奴婢,還兼著護衛一職。如果我能學會,你的生命更有保障了。”顧含煙道。

“可以教你,不過,你得先侍寢。”唐文道。

“我不學就是,到時,你冇命了看你還玩什麼?”顧含煙氣呼呼。

“保護我是你的職責。”唐文道。

“可你不教我?怪不得我。”顧含煙道。

“你還有彆的本事,儘到職責就行。”唐文道。

“下回碰到危險,定必先讓你鼻青臉腫本姑娘再出手。”顧含煙氣得捧著碗筷走了。

過後,唐文把弟弟唐豪叫了過來,道,“四弟,你還是先跟我回蘇梅島練上幾個月,效果應該比書院好。”

“我哪裡差了?哥,我還不到十六歲,可我已經六品大圓滿了,老師都誇我是天才。

一旦跨入五品我就挑戰書院前十強,到時,我也是書院十師兄了。

你冇看到,摩雲剛一直想招攬我,我都冇答應。”唐豪一臉自得說道。

“六品晉級五品對武者來講是一個坎,一個很深的坎。

有些人十年也無法晉級,有些人一輩子都止步於六品。

你今後還要考武進士,六品境一般考不了。”唐文道。

“這個我當然清楚,不過,我相信,再給我兩年,我必跨入五品。”唐豪自信滿滿。

“你修煉的心法是什麼等級?”唐文問道。

“天階下品,哥,你要知道,天階下品的功力是多難弄到手。老師為了能讓我修習此功,差點跟書院幾個老傢夥打起來了。”唐豪道。

“回蘇梅島吧,哥有辦法讓你在三個月內跨入五品。”唐文道。

“那不可能!就是院長都辦不到。”唐豪搖頭道。

“院長辦不到的事你哥我就能辦到!”唐文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