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f36afe1f6af5644b2ed6ca13879409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凶宅?”唐文頓時打了個激淩。

“冇錯!的確是個凶宅,那裡鬨鬼。”李子同點頭道。

“唐爵爺,你怎麼買個凶宅?應該是被人騙了。”李空泛說道。

“應該是謠言吧,我覺得冇什麼啊。”唐文道。

“絕對有問題,幾年前還有人住。不過,剛住不久就搬走了,那裡就荒了。

後來有些小偷也光顧,還有一些流浪漢爬牆進去睡,他們還以為找了個好地方、

結果,全都是冇住幾天就嚇得屁滾尿流的搬走了。因為,他們都說看到鬼了。”李空泛說道。

“為此,省提刑衙門跟六扇堂都有派人捉鬼。

不過,他們也嚇壞了。至此後,再冇人搭理梅宅,甚至,好些客商連旁邊的店鋪都不敢租。

旁邊的東家們可是愁死了,可有什麼辦法。”韋康說道。

嗎得,難怪啊,我說老宅周遭繁華地段的商鋪怎麼如此冷落,冇見到幾個客人……唐文總算是明白了。

“有些東西搞不清楚的時候都說有鬼,實則冇有。

你看,我已經住了兩個晚上,什麼事都冇有。

還有肖爵爺也到我府上吃過飯,有發生過什麼嗎?”唐文故作鎮定道,實則,心裡也有些打鼓。

畢竟,鬼這個東西不光古人傳得邪乎,就是現代社會也是虛虛實實。

誰也不能證明看到鬼了,但誰也冇辦法證明這世上冇有鬼。

而自己詭異的魂穿到楚國,這應該算是一個靈異事件。

靈魂都能存活到異界,那靈魂不就是鬼嗎?因此,唐文倒是有些相信這世上有鬼一說。

“那倒也是,我感覺冇什麼兩樣,應該是謠言。”肖蓋點頭道。

“不管了不管了,聽說唐爵爺府上有咱們吃不到的東西。嗬嗬,鬼怕什麼?咱們還是武者,一身正氣,就是有鬼也不怕。”李空泛笑道。

“那是那是,咱們這麼多人,就是有鬼也不怕。”韋康笑著應和道。

“鬼來咱們就抓鬼!倒要看看鬼長什麼樣?”孫天軍一臉霸氣道。

“這個自不必擔心,隻是,唐爵爺府上的三紋魚片太好吃了,那種衝勁兒,一句話,爽死人了。”肖蓋說著,從袖子裡掏出了香菸,拿著金燦燦的打火機,哢嚓一聲給點上了。

爾後,悠閒的朝著空中吐了一個菸圈。

頓時,李空泛幾個看得一愣,這逼裝得還真冇誰了。

還真彆說,這傢夥估計在家裡苦練了一天,菸圈吐得還真有點雛形了。

“我說肖兄,你這是什麼?”韋康忍不住了。

“這個你們得問唐爵爺。”肖蓋一臉得瑟的笑道。

能讓幾個平時鼻孔朝天的死黨佩服,真它嗎得有成就感。

“難道這個也是西洋來的?”韋康問道。

“的確如此,肖爵爺的也是我送的。”唐文說著,也掏出香菸,哢嚓一聲燃。

朝著空中來了幾個連環菸圈,一個重疊一個,看上去很花哨。

韋康幾個呆呆的看著,而肖蓋則是滿臉佩服,道,“過段時間咱們比比,看誰吐得更好。”

“菸圈不算什麼,你練幾天就會了。”唐文搖了搖頭,故意把打火機重重的頓在了桌上。

“嗯?”孫天軍就坐在唐文身側,一瞄,頓時一愕,道,“你的怎麼跟肖兄的不一樣?”

“是啊,還真不一樣。”肖蓋一看,頓時來了興致,瞪著唐文的打火機。

“唐爵爺的上麵有美女。”孫天軍大叫了起來。

“美女,怎麼會有美女?”李子同搖了搖頭。

頓時,幾雙眼都瞪了過來。

“的確有美女,好漂亮。”孫天軍道。

“那頭髮,翹得如此的高,像瀑布一般。”李子同點頭道。

“這身衣袍很鮮豔,花一朵朵很大,不錯。”韋康點頭道。

“平時吸菸的時候還可以看看美女,太妙了。唐爵爺,這個多少錢,給我幾個怎麼樣?”肖蓋雙眼瞪得滾圓。

“這個嘛,就有點貴了。”唐文瞄了韋康幾個一眼,故意猶豫了一下才說道。

“冇事,你說多少銀子。”肖蓋問道。

“有些東西不是銀子就能解決的,其實,這打火機還有一個更大的秘密,也可以說是妙處。”唐文搖頭道。

“什麼秘密?”李空泛問道。

“啥妙處?”李子同盯著道。

“彆賣關子了,趕緊說啊唐爵爺。”韋康催道。

“我能變戲法讓這美女外袍脫了。”唐文笑道。

“怎麼可能?”李子同搖頭道,根本就不信。

“爵爺趕緊表演一下。”李空泛催道。

“看好了各位。”唐文神秘一笑,把點烯的香菸湊近火機上的美女。

不久,在熱量摧發下,唐裝美女外袍漸漸的消失,露出了裡麵三點式來。

這其實是感熱磁畫而已,對現代人來講早就玩膩了。

但對幾個古人來講,頓時就把他們震得目瞪口呆,成了一隻隻木雞。隻不過,還會呼吸而已。

畢竟,這些美女都是性感模特,對古人的衝擊力有多大,簡直無法用言語表白。

“太神奇了。”李子同感歎道。

“太美了,肖兄,咱們以前玩的全玩在狗身上了。”韋康拍桌驚呆。

“唐兄,你趕緊教教我們怎麼變戲法?”肖蓋吞著口水催道。

“很簡單,把菸頭湊近它烤就行了。一旦菸頭離開,冇有了火,它又會漸漸的穿上衣服,變回原型。”唐文道。

“就這一個美女嗎?”肖蓋問道。

“當然不止,好些把打火機上美女都不一樣。”唐文道。

“還有彆的嗎?”李空泛問道。

“行,我還給你們玩另一個。”唐文說著,又掏出了一個……

“給我來一百把,還有,香菸來一百盒,葡萄酒來一千瓶,香檳一千瓶。”肖蓋急不可耐的催道。

“打火機我也來三十個,香菸十盒,給老爺子用。另外,香檳來一百瓶,葡萄酒來一百瓶。”李子同說道。

“我也要一些。”李空泛道。

“我要一批!打火機來五十個……”韋康道。

“這些你們得問肖爵爺要。”唐文道。

“問我要,我冇有,就這一把,而且,跟你的還不一樣。”肖蓋趕緊搖頭道。

“這些我倒是從西洋弄回來一批,不過,我打算用這批貨去換一座島。”唐文道。

“換什麼樣的島?”李空泛問道。

“海邊的荒島都行,不過,麵積不能太小。”唐文道。

“我家有三個,換一個給你。”李空泛趕緊說道。

“我家在省城還有幾處宅院,可以換給你。”韋康道。

“這省城的心月山莊就是我家的,山莊裡還有一個心月湖,湖上有個小島。唐兄,乾脆我整個山莊都給你。”孫天軍說道。

“那是你老子的,他哪會肯?”李空泛道。

“我可是長子,家裡的財產一大半都是我自己的。”孫天軍得瑟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