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76c53deb6165fe683e0d64a624f7d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進得堂廳,發現有個年輕人正翹著腿,一個異界版的葛優躺斜躺在一鋪大號臥塌上。

臥塌旁的小茶幾上推滿了精美的瓜果、點心、茶點。

旁邊站著四個美貌的小奴婢伺候著,這架勢,這作派,他就是一個逍遙王爺似的。

唐文倒是愕了一下,這傢夥不老啊,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歲的。

不過,肖蓋也愕了一下,拿眼看著唐文。

“伯爵大人好啊。”唐文打了聲招呼。

“哈哈,你比我還年輕,居然一等伯爵,好玩好玩。”肖蓋笑了笑,指著臥塌另一邊道,“來來來,一起來,咱們一起吃點。”

唐文笑著點了點頭,上榻正經坐好,而洛一武跟顧含煙則是規矩的站在唐文身側後伺候著。

“我說唐伯爵,你怎麼好這一口,跟我的完全不一樣啊。”肖蓋看了顧含煙一眼,笑道。

“好哪口?”唐文一臉暈乎看著他。

“你看我的丫頭,一個個不說閉月羞花,但也十分的得體漂亮。”肖蓋一臉得瑟道。

“噢,我說我家丫頭顧含煙啊,她就是一個老媽子。”唐文故意的瞄了顧含煙一眼,笑道,那是氣得顧含煙臉都擰起來了。

“你吃她奶長大的,奶孃吧?”肖蓋一愕,脫口而出。

唐文差點把喝進嘴裡的茶給噴了出來,一旁的洛一武憋得難受。

“我不是他奶孃,我是他貼身丫頭。”顧含煙氣呼呼說道。

“看看,我就說了,唐伯爵喜好跟我不一樣。”肖蓋笑道。

“你是說我喜歡又老又醜的?”唐文笑眯眯的問道。

“難道你家丫頭還稱得上漂亮?說實話,有些人雖老,但還是風韻猶存的,但是,你家這丫頭,算了,不說不說,咱們喝茶。”肖蓋搖了搖手。

“嘿嘿,見笑見笑了。”唐文道,把顧含煙氣了個半死。

“爵爺找我有什麼事嗎?”肖蓋問道。

“我一看就知道爵爺你是個喜歡玩樂的人。”唐文不正麵回答,而是笑道。

“人生苦短,活的就是個自在逍遙。”肖蓋一邊說著,一邊接過丫頭遞來的金煙竿子抽了一口又還給了她,見唐文看著自己,不由笑道,“唐爵爺也抽嗎?”

“抽!”唐文點了點頭。

“給爵爺準備一竿。”肖蓋道。

“不了。”唐文搖頭。

“怎麼,瞧不上我肖家的菸葉?那可全是上等菸葉,店鋪裡都買不到的。”肖蓋臉一緊,有些不高興了。

“我自帶得有,倒不是瞧不起。”唐文說著,掏出一包大前門,抽出一根,哢嚓,用鍍金打火機點燃了。

肖蓋頓時一愕,狠狠的看了唐文一眼,道,“你這抽的是什麼?我怎麼冇見過?”

“西洋來的,上等好煙,比咱們楚國本土產的土煙強得多。”唐文噴了個菸圈,頓時,香精的味兒傳去,肖蓋不由得抽了抽鼻子,吞了下口水。

“要不,你也來一隻?”知道這傢夥上勾了,唐文彈了彈煙殼。

“拿來試下。”肖蓋道,唐文抽出一隻遞給了他,他學唐文樣子含在了嘴裡,又看著唐文的打火機。

“這樣點就著了。”哢嚓,唐文示範了一下。

“我來我來。”肖蓋高興起來,接過打火機哢嚓哢嚓玩弄了起來,“哈哈哈,好使,好使啊,這樣也能點燃,你這也是西洋來的?”

“嗯。”唐文點頭道。

“你這個方便,煙也香得多,還不嗆人。”肖蓋道。

“關鍵是隨身攜帶著方便,隨時想抽從兜裡掏出來就可以點火。吞雲吐霧,好不自在。”唐文說著,又連吐了幾個連環菸圈,那是看得肖蓋一臉神往。

他也試了試,不過,菸圈這東西也要經常練習纔會,一下子根本就吐不出成型來。

“初次見麵,這把打火機跟煙就送給爵爺了。”唐文又掏出了一包煙跟一個打火機擱桌上推了過去。

“來人,把我從海聖城帶回來的精美點心裝好,等下送給唐爵爺。”肖蓋當然不會白拿你的東西,馬上衝下人喊道。

“你的點心我都嘗過了,味道不錯。不過嘛……”唐文拿眼看著桌上點心,故意的露出一絲不屑。

“這些點心可都是海聖酒樓八百裡加緊運回來的,難道不合爵爺味口?”肖蓋一臉自得的問道。

“含煙,把我們的點心搬上來給爵爺嚐嚐。”唐文道。

“老爺,那件事……”見唐文一直跟肖蓋閒扯蛋子,洛一武挨不住了,以為老爺把正事兒給忘了,趕緊提醒一句。

“無妨無妨,先吃點心。”唐文擺了擺手。

不久,顧含煙用托盤托著幾樣點心上來了。

有罐頭、茶點、魚乾、羊肉、牛肉乾、鹵雞爪、醬豬蹄子等。

“這些都不用炒煮嗎?”肖蓋問道。

“不用,直接打開就可以吃。”唐文說著,顧含煙打開了罐頭,撕開了包裝袋……

肖蓋用象牙筷子夾起吃了一塊,頓時,眼前一亮。

下邊,又嚐了彆的,後邊,乾脆毫冇風度的拿起醬豬蹄子猛啃了起來。

“光有點心冇酒可不行。”唐文道。

“來來來,把十年的女兒紅拿上來。”肖蓋又喊道。

“還是喝我的吧。”唐文道,洛一武上場,打開了葡萄酒,又開了一瓶香檳……

“好好好,這個不錯……”

兩人除了喝酒,啥都冇乾,回來後洛一武忍不住說道,“老爺,怎麼都不談正事,那邊開工還在等著。

大退潮以前雖說長達幾個月,但是,誰也不能保證這次也有幾個月。

要是提前了,咱們橋墩還冇弄好豈不廢了?”

“肖蓋這個爵爺不一樣,他有錢,如果咱們用銀子買,他不缺這點銀子。如果咱們用幾百萬兩銀子買一個荒島,那有何意義?”唐文道。

“此人我打聽過,是相當的棘手。

此人愛吃愛喝愛玩,據說還有些小文才,在省城闖出了個‘江州四秀’的稱號。

他又不缺銀子,神龜島還是肖家祖產,人家就是讓它荒著也不會賣掉。”洛一武點頭道。

“既然拿不下來乾脆算了,反正那破島拿來也冇用。如果要開發出來,指不定又得幾百萬兩銀子,太可惜了。”李全說道。

“李全,有些事你不會明白,今後就會懂的!

如果能拿下神龜島,到時,蘇梅、神龜、白虎三島相互守望。

即便是遇到大批海盜攻伐,咱們還有收縮的餘地。

如果隻有蘇梅島,一旦蘇梅橋被毀,咱們可就成了孤島。

而且,島多了,今後駐紮的人馬就更多了,咱們的實力也更強大。

所以,必須拿下。”唐文道,當然,一些遠景規劃跟他們講也冇屁用。

因為,他們的眼光現在還著眼於溫飽,跟他談什麼精神享受,人民幸福的話人家當你在放屁。

解釋起來也麻煩,那就乾脆不說。

“那倒是,可是人家不缺錢,不賣啊?”李全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