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480d4e1ee70b4b966925d7c896e6b3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即便是好些年冇人住,冇人打理,但這院牆還冇倒塌,說明當時建的時候下了功夫的。

這裡可是省城東街,絕對的繁華地段之一。

因為,街對麵跟梅宅周遭都是商鋪一間連一間。

就這梅宅孤零零的座落在這裡,除了一個老舊的大門,前麵全是圍牆。所以,跟周遭是格格不入。

“老爺,咱們賺大了。”喬嘯笑道。

“何以見得?”唐文問道。

“你看,這宅院如此的大,又位於省城繁華地段。今後咱們把這院牆一堆,就可以弄出幾十間店鋪來。到時,光收租就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喬嘯笑道。

“說不定就剩下這圍牆了,裡麵全是垃圾。咱們花了幾十萬兩,就盤了個空殼子而已。”唐文道。

“老爺,咱們先進去瞧瞧再說。”洛一武道,於是,一行人走向了大門。

大門還給江州府上了封條,不過,江州府已經把梅宅賣給唐文了,所以,喬嘯跟田豪親自上前揭掉了封條。

吱嘎,一大蓬灰塵撲麵而來,兩扇沉舊的木門給緩緩的推開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條青石鋪的路,寬達三米。

不過,小草都是青石縫裡硬擠了出來,兩邊更是長滿了草,根本就是一片荒草叢了。

腐爛的樹葉鋪得有一尺高,一股腐氣傳來,令人作嘔。

這時,有路人經過,一看大門開著。

這些人隻是瞄了一眼,下一刻,一個個神情慌張,匆匆忙忙的都跑了。

“呸呸,還真給老爺你猜對了,裡頭根本就是垃圾堆,怎麼住人?”洛一武給嗆了幾口,一臉嫌棄道。

“咱們先逛一圈再說,看看是否有完好的房屋。”唐文道,於是,幾個親衛拿著砍柴刀在前麵劈草開路,一行人走了進去。

地下全是鳥屎,老鼠亂竄,蜘蛛網到處飛掛,都快成鳥的天堂了。

不過,裡頭假山池沼都還在,還有小橋流水。如果打理出來,景緻還是不錯的。

大約走了四十來米,終於看到了一座殘破的宅院。

宅院雖破,但很大,好像有幾進幾齣,足有幾十個房間。

不過,基本上都塌了,完好的冇幾間。

堂廳還馬馬虎虎,洛一武安排人清理了一個時辰,從馬車上搬來一張大號沙發椅子請唐文坐了下來。

“老爺,後邊有座獨立小院儲存得不錯,清理一下應該可以住人。”這時,李全進來,一臉興奮說道。

“過去瞧瞧。”唐文站起,一行人到了後院。

發現這座獨門獨院的確儲存得十分的完整,就連灰塵都冇多少。

裡麵還有梳妝檯、精緻的雕花床、大衣櫃等。

“這裡應該是前主人家眷居住的地方。”洛一武道。

“後邊小廚房也儲存得很完整,就這裡了,先清理出來,晚上就住這裡。”唐文道。

於是,又是一番折騰,唐文帶來的‘水電工’忙碌著裝電線電燈電管。

另一夥人安裝移動衛生間……還用抽水機把院子池塘裡的水抽上來裝進幾噸大的貯水罐中,爾後接入可移動淨水器中,連通衛生間、廚房。

忙碌到晚上,終於清理了出來,可以拎包入住了。

唐文洗了個澡,出來後廚子已經弄好了酒菜,顧含煙伺候著吃了晚飯。

唐文也累了,睡去了。

半夜的時候,李全慘叫一聲,把所有人都驚醒了。

唐文迅速下樓,發現李全正抖瑟著趴地上,一臉驚恐的指著窗戶,話都講不出來了。

“怎麼回事?”

“鬼……有……有鬼……”李全指著窗戶外大叫道。

洛一武一夥趕緊招呼人出去搜找,不久回來,搖搖頭道,“冇發現什麼?”

“真的有鬼,老爺,我看到一道影子閃過,差點嚇死我。那鬼全身綠瓦瓦的,舌頭還伸得長長的,肯定是吊死鬼。”李全緩過神來,趕緊說道。

“你不會眼花了吧?比如,把風吹草動,貓狗亂竄看成了什麼?”喬嘯問道。

“不會,我真看到了。”李全十分肯定說道。

“倒是奇怪了,我跟田豪也一直守著的,怎麼冇瞧見什麼?”喬嘯一臉疑惑道。

“我也冇看到什麼。”洛一武道。

“有可能是野獸,比如,貓,兔子,黃鼠狼什麼。”顧含煙說道。

“會不會是狐狸?狐狸精可是會迷人的。”田豪說道。

“好了好了,冇事了,都歇著吧。”唐文擺了擺手,回屋繼續睡覺。

不過,才睡了一個多小時,突然全身一激淩。

好像有風從臉上吹過,可是窗戶關得好好的,哪來的風?

他立即坐起,順手拿起了擱在旁邊的手槍,打開燈看了看,又冇發現什麼。

而且,就連窗戶都關得好好的。

難道還真有鬼?

自己嚇自己吧,估計是受了李全影響。

這廝想了想,而且,顧含煙還睡在隔壁,樓下又有田豪跟喬嘯。

洛一武也在二樓另一個房間,外邊還安排了幾個親衛巡邏,也就放心的睡了。

不過,剛睡了一個小時,唐文又一個激淩的跳了起來。

剛纔明明感覺有人在自己臉上摸了一下,那種感覺很清晰。

於是,把顧含煙跟洛一武叫了過來,道,“你們有發現什麼冇有?”

“冇有。”洛一武搖頭道。

“老爺,你是不是被李全嚇怕了?”顧含煙取笑道。

“笑話,真有鬼老子也不怕,我是擔心有危險,鬼怕什麼。”唐文道。其實,這廝心裡還是有點發毛。

“那趕緊睡吧,彆亂想了,有我們在,你怕什麼?

如果老爺真膽小不敢睡,我過來看著你睡就是了。

或者,一直開著燈也行。”顧含煙笑道。

“開什麼燈,老子一個大男人還要你陪?睡就睡。”唐文被顧含煙擠兌得不行了,一扭頭回屋睡了。

下邊,倒是一頭睡到大天亮,再冇發現什麼,看來,是虛驚了一場。

早上,剛洗涮完,顧含煙端了一碗湯進來,“老爺,這是安神湯,你趕緊趁熱喝了。”

“安神湯,老爺我一切正常,安什麼神?”唐文一臉慒的看著顧含煙。

“你昨天神神叨叨,擔驚受怕,還是喝了吧。”顧含煙抿嘴笑道。

“拿走拿走,給李全喝了就是。老爺我怕什麼,趕緊趕緊。”唐文道。

“你不喝可以,但是,晚上可彆瞎折騰。到時,三番五次叫我們過來,你總得讓我們睡覺是不是?”顧含煙道。

“知道了,晚上絕不叫你。”唐文翻了個白眼。

“你說的!”顧含煙哼哼。

上午九點,一行人直奔三等伯肖蓋的伯爵府而去。

這傢夥的宅院相當的氣派,並不輸給梅宅。雖說地段不如梅宅,但占地麵積一點不小。

而且,門前青銅獅子蹲著,青銅大門顯擺著,一看就知道大戶人家。

昨天洛一武就安排人遞了拜貼進去,所以,唐文過來,門衛倒也冇難為他,直接引進了進去。

小橋流水,紅花綠葉,裡麵還有一個人工小湖,景緻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