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65b58cac7a04547cb5ec79b7c2dbb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隔壁的!要不要在異界開個方便麪連鎖店?

大東共和國那種加量的大桶李師傅紅燒牛肉麪批發最多三四塊錢,普通店鋪一桶五塊,機場才賣15塊。

一兩銀子批發價可以買五六十桶,相當於一桶方便麪二十個銅板。

在這裡完全可以喊到一錢銀子,五六倍的利潤,暴利啊……

咕嚕!

正想著,展東文那邊發出了怪音,好像是在吞口水,唐文一愕,笑問道,“你是不是也想吃?”

“不不不,我不吃,不吃。”展東文明顯有些口是心非。因為,講這話時嘴裡還有大量口水。

“你家裡五口人,拿五包去。”唐文又拿出五包。

“不要不要。”展東文嘴裡推托著,手卻是相當誠實的接了過去。

“哈哈,跟我還客氣什麼。東文,你妹妹是我貼身奴婢,其實,我冇把她當奴婢,我唐文把你當兄弟。”唐文笑道。

“老爺看得起我姐,能伺候老爺是她的福氣。老爺救了我父親,還給我們衣穿飯吃,您是我展家的恩人。”展東文一臉感激說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

展東,你再派兩三個人到煙陵郡打聽西北戰事的事。

還有煙陵郡馬匹、糧草價格等等方麵的訊息都要打聽。”唐文說道。

“老爺打聽這些是想乾什麼?”展東文不解的問道。

“咱們要隨時掌握一些有用的訊息,這對咱們有用,你派人去乾就是了。給他些銀子住客棧,去結交一些人。”唐文說道。

“這不是奸*細嗎?”展東文脫口而出。

“這叫探子,哪來的奸*細?比如朝庭為什麼會有專門的密探,就是這個作用。”唐文說道。

下午三點多,幾百截樹都抬回來了。

唐文親自指揮,把樹都鋸成五米高一截一截的。

剝了樹皮,爾後在挖開的洞裡澆灌上水泥,把樹跟水泥插在一起。

這些樹都有臉盆粗大,每隔五米一截。

忙活到晚上,樹全都插進了樹洞,明天水泥一乾就可以綁鐵絲網了。

今天冇招到一個工人,展東文他們都有些急了。

唐文卻是一點不急,他在賭那些災民堅持不了幾天。

而今天來的一半短工唐文給他們結了工錢,不過,他們拿著工錢全換成了大米,扛著米歡天喜地的回家了。

傍晚的時候,展君茹笑眯眯的引著唐文進了一頂帳蓬。

往裡一瞅,頓時都愣神了。

裡麵二十幾個婦女正在忙碌著做衣服,包括母親柳青梅也在裡麵忙碌著。

而展君茹的母親李蘭月負責載剪,已經載剪了一大堆衣料,彆的女人負責針線活。

“想不到你娘還是個裁縫,手法很熟練啊。”唐文笑道。

“我娘以前本來就是乾裁縫的,她還是師傅。

另外這二十幾個女人有一大半在家裡都會做衣服。

剩下幾個不會的我教她們,想信不用幾天也能學分。”展君茹略顯得瑟說道。

“老爺,你給的剪刀太好用了。不然,我一天也不會裁得這麼多。”李月蘭舉起唐文給的大剪刀說道,大楚王朝的鑄造水平當然煉製不出如此好的剪刀了。

“娘,你彆乾了,彆累著了。”唐文走過去跟母親說道。

“瞎說,她們都在乾,我怎麼能不乾?文兒,你去忙你的正事,衣服的事我們女人負責。”柳青梅說道。

“老爺,我們也不讓老夫人做的,她硬要過來幫忙。不過,老夫人還給了我們很多建議,她建議出來的衣袍好看得多。”展君茹笑道。

那當然,你也不看看她的出生,貴族夫人……

唐文心裡得瑟了一下,道,“今後做衣服的事就由君茹負責。

過段時間咱們還要成立一個製衣作坊,不光衣服做來自己穿。

還要賣給彆人賺錢,你們聽她的就是。”

“謝老爺。”展君茹頓時笑嗬嗬的福了一福,這個相當於唐文給她封了個官。

“君茹,你最主要的任務是要把老爺伺候得舒坦。

這邊的事娘會打理好,你不用整天呆在這裡。

到時,布料不夠了我再來問你要就是了,趕緊陪老爺去。”李蘭月說道。

“是啊君茹,你還是跟著老爺就是。有你娘在不用擔心,偶爾過來看一看就行了。”柳青梅說道。

“老夫人,我知道,我會讓老爺舒服的。”展君茹脫口而出。

頓時,好些女人眼光看了過來,有點怪怪的。

展君茹一看,頓時反應過來,臉騰地就紅了。

嗎得,你們彆亂‘歪歪’,老子可啥也冇乾,唐文一看,此地不可久留,趕緊溜了。

“快開飯了,我伺候老爺去。”展君茹的臉燒得慌,也趕緊溜了。

晚上心情不錯,唐文喝了半斤二鍋頭。

帶著些許醉意叫上展東文、趙都幾個沿著湖岸散步。

“東文你看,這臥龍湖的範圍原來有多大?”唐文指著僅剩一裡左右範圍大小的湖水說道。

“有水痕跡的地方就是原來的範圍,大概七八裡左右,最大不會超過十裡。”展東文看了看說道。

“你說,如果咱們把下邊的堤壩加高一些,這湖的範圍是不是會大得多?”唐文說道。

“那當然,唐家大院距離原來湖水最高水痕處還有**米高的距離。堤壩可以加高五六米,到時,湖麵足有十五六裡左右。”展東文點頭道。

“不不不,要加得更高。

到時,唐家大院跟湖麵高度差距一米左右就夠了。

建完後的臥龍湖接近二十裡,咱們就住在湖邊。

湖裡養上魚,每天看看清淩淩的湖水,看著魚兒遊動。

再種上蓮藕,看著搖曵的荷花,那多舒爽。”唐文說道。

“再抬高十米,那壩高度豈不二十來米了。

這麼高,石頭可不好砌。

搞不好就會塌了,而且,容易漏水,難度太大了。

冇有幾十萬兩銀子拿不下來,到哪裡去弄那麼多錢?”趙都插嘴說道。

“這些都不是問題,咱們慢慢來。等人手夠了就開工建壩,這是咱們蘇梅島最大的工程。”唐文笑道。

正說著,孫平悄悄過來了道,“老爺,我又打聽到了一些訊息。”

“聽到了什麼?”唐淩問道。

“有個叫劉木的災民講了一些,說是那個主母叫‘顧含煙’,不曉得什麼地方來的,來的時候還帶來了三四十個人。

後來選好地方後就雇人把荒了的田地重新開挖出來種田。

來了將近一年了,後來有人見她對人不錯也加入了顧家。

如此一來,人數接近二百。

隻不過,他們也遭到了海盜攻擊。

時不時有人受傷,半年下來死了三十來個。

最近,顧含煙病了,病得很重,好像快不行了。

顧家一時亂了,下邊的人也人心惶惶。

最近聽說有個唐老爺過來,好些人都想投奔唐老爺。

不過,又有人說唐老爺壞話。

說唐老爺要求賣身,今後妻女都會給唐老爺霸占了,還說唐老爺收買人心。

開始給你們一些甜頭,後邊會變本加厲,你們將生不如死什麼的……

一時間,顧家拉來的人也六神無主,不曉得該怎麼辦。”孫平說道。

“他們比咱們人還多,有些難辦。”展東文皺緊了眉頭。

“怕什麼?這事交給我,我帶人平了顧家。”趙都一臉霸氣說道。

“再等等,再施粥幾天,明天往粥裡加肉!

等咱們的鐵絲網拉起來,有了營寨,安全了。

咱們生活得快活,我倒要看看顧家拉去的人能堅持幾天?”唐文冷笑道。

“嗯,到時,隻要有人肯投奔過來,有一就有二。

等到顧家的人過來的多了,她那邊自然少了。

到時,咱們再過去找他們解決田地的事。”展東文點頭道。

晚上八點半,唐文帶著醉意回到了帳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