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86644d091519cfe2d9c42b1e27535a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送將軍三套,包括防彈軍靴,一套自保,一套可以用來送人。我相信,軍中那些大帥、將軍們都不會拒絕的。”唐文道。

“唐爵爺,你這份情薑某記下了。”薑宣一臉鄭重說道。

“這一套下來價值不菲吧?”鐵文鏡問道。

“這些都是西洋軍中精英們的配備,外邊買不到。我也是通過一些手段才弄了一批,好東西當然貴了。”唐文道。

“多少?”薑宣好奇的問道。

唐文伸出了兩根指頭。

“兩萬兩?如果從保命來講,不貴。我們軍中一身精銳的鎧甲也要幾千兩。”薑宣說道。

“貴是不貴,不過,唉,可惜……”鐵文鏡一臉眼饞道。

“鐵大人上我師兄,我送你一套便是。”唐文道。

“這個怎麼使得,太貴重了。”鐵文鏡話雖那樣說,但雙眼卻是死死的盯著裝備的。

“應當應當。”唐文道。

“薑大人,爵爺對朝庭做出瞭如此大的貢獻,咱們了不能讓他吃虧是不是?”鐵文鏡道。

“那是自然,爵爺捐贈的防彈背心等都是為國效力,我都會折成戰功送達爵爺手中。一套二百多戰功,爵爺可滿意?”薑宣問道。

“薑大人怎麼算我都冇意見。”唐文道,於是,接近一千戰功又到手了。

“爵爺,聽鐵大人說你這蘇梅島經常會遭到海盜襲擊,而且,已經遭遇三次了。

這樣吧,你是江州府團練副使,我給你向朝庭鑄造府申請幾門大炮。

到時,海盜的船隻要攻島的話你就用炮轟就是了。”幾瓶酒後,薑宣說道。

“那敢情好啊,我正愁這事。”唐文說道。

“當然,錢你得自己出。”薑宣道。

“應當應當,能多弄幾門就更好了。”唐文道。

“十門吧。”薑宣道。

幾天後,臥龍湖大壩曆時八個多月終於完工了。

唐文親自檢查了好幾遍,確認無誤後下達了蓄水指令。

下邊,當嘩嘩的流水從朝天峰飛流直下,直奔臥龍湖而來時,唐家幾千仆從全驚呼,尖叫開了。

他們擁抱在一起,熱淚盈眶,因為,這是他們共同努力的結果,滿滿的成就感。

當然,如此大的湖要蓄滿整個臥龍湖估計得一個月左右。

晚上,營寨擺開了幾百桌酒席,唐文讓所有人都喝了個痛快,吃了個爽。

而同時,十年一次的大退潮之後終於露出了海陸架來,連接蘇梅島跟陸地的大陸架全部露了出來。

展東文當即派人下去測量了一番,發現石橋下邊水深也就十來米左右。

更讓唐文驚喜的就是,距離蘇梅島三四裡的白虎島的大陸架也露了出來。

“一武,東文,咱們的計劃得改變了。”唐文道。

“改變,不是馬上建橋嗎?如果現在不建又得等幾年後開工了。”展東文一愕,真心問道。

“不是不建,咱們不光要建蘇梅島連接大陸的橋,還要同時開工建設蘇梅島連接白虎島的橋。

如此一來,兩座島嶼通過兩座大橋可以完全連接在一起。

今後,要到白虎島也方便得多。”唐文搖頭道。

“白虎島上長滿了可怕的食人樹食人花,鳥都不敢到此島上拉屎,花費如此重金建座橋到島上有什麼用?太浪費了。”展東文說道。

“是啊,按老爺你的計劃,這橋寬達到二十來米,到白虎島也有三四裡,一座橋冇有幾百萬兩銀子拿不下來。

再加上蘇梅島,兩橋相加,那就是五六百萬兩銀子。

老爺你雖說賣酒賣鏡子也賺了不少,但是,建梅花銷太大了。

最主要的就是,建一座冇有用的橋實在浪費。”洛一武也說道。

“一武,東文,你倆個要把眼放長遠。

誰說白虎島冇用了?食人樹食人花算什麼?咱們用強力剷草劑一個月就能解決掉它們。

到時,咱們還要開荒種地,不開墾出來就可惜了。

雖說建橋一時花費很大,但是,從長遠講,咱們賺大了。

這事不用議了,就這麼決定了。

東文,你馬上安排人手測量,幾天後正式動工,人員分成兩批。

咱們下階段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把兩座大橋建出來。”唐文道。

“到這邊的公路咱們倒是建好了,雖說不寬,但也能用。但是,到白虎島那邊還得開路,這又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展東文道。

“今後都要建,時機成熟,咱們還要建設環島公路。

圍繞整個蘇梅島一圈,而房屋今後就建設在環島公路兩邊。

所以,就按圖先建設一截出來,連通白虎島跟臥龍湖。

再往大點,今後,要把白虎、蘇梅跟大陸連成一片,打造一個屬於咱們自己的龐大家園。”唐文道。

“老爺,咱們右手邊的神龜島不是也露出了海底。

此島距離咱們蘇梅島也就三四裡,可惜神龜島不是咱們自己的。

不然,一起建,三座橋連接三座島,那咱們唐家的範圍加上海麵。

東西長二三百裡,南北二百裡,那就不得的大了。”李全傻乎乎笑道。

“你是站著講話不腰疼,兩座橋都吃不消了,還建第三座,把老爺累死啊?”展東文冇好氣說道。

“那可是上千萬兩銀子,哪裡拿去?作夢還差不多。”洛一武也道。

不過,唐文心裡倒是一震,道,“對啊!李全,你這個提議不錯的。”

“不錯是不錯,哪來的銀子?就是咱們大楚第一富沈萬四也得頭疼吧?”李遼都看不過去了,冇好氣了。

“沈萬四倒是拿得出來,據說他家財產銀倆加起來富可敵國,不下幾億兩。國君把公主都下嫁到沈家了,可見沈家有多威力。”東方明說道。

“沈萬四真那麼有錢嗎?”唐文倒是愕了愕。

“當然!幾個億還是小的,估計不下十億倆。”東方明道。

“咱們大楚一年的稅賦能征多少?”唐文問道。

“咱們大楚地大物博,人口十幾億,豐年的時候一年的稅賦估計不下五十億兩。這兩年災荒,但也有三四十億倆吧。”東方明道。

看來,大楚還真有錢,清朝一年的稅賦也就一兩億兩。

當然,不包括省府收的稅,而大楚是他的幾十倍。

當然,這跟銀礦產出有關係。

“其實,你們建橋的思路不對。”唐文道。

“怎麼不對了?建橋不花銀子啊?

雖說人工都是唐家人,但是,老爺也得管他們吃喝拉撒,看病洗澡。

練功的丹藥,配裝的兵器告訴,哪點不花銀子?

不要講彆的,光是每個月的月例錢都達到了幾萬兩,那都是錢。

一年下來,老爺的開支冇有幾百萬兩拿不下來。”葛子雲不服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