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02862edec435f0b8c0dedbd8bda93c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此刀唐文在玄武城花了一百下品靈石,折算成黃金的話就是一千兩,銀就是一萬兩,算是賺大發了。

“帳篷來二百頂!唐爵爺的折扣一頂算六個戰功,二百頂就是一千二戰功。”

同時,三萬四千兩黃金落入了唐文腰包,薑宣帶來的錢糧官把金票給了洛一武。

“其實,這次過來還有件私事。”付完款後,薑宣說道。

“將軍請說。”唐文客氣說道。

“你前次送給秦大人的酒還有嗎?”薑宣問道。

“有。”唐文點頭道。

“來一千瓶!還有那種叫‘可樂’的飲料也來一千瓶。管家,拿金票來。”薑宣道。

“唐爵爺,我聽秦大人說你那種香檳酒一瓶三兩黃金,可樂一瓶一兩黃金,這是四千兩,請收好。”管家衛召上前道。

“薑大人給我帶來大筆生意,唐某十分高興。額外奉送三十瓶香檳三十瓶可樂。”唐文道。

“嗬嗬嗬,爵爺是有大風範的人,薑某就不推托了,管家,收下。”薑宣笑道。

“一武,擺上酒菜,把葡萄酒搬幾箱上來,今天本爵要陪薑大人、鐵大人好好的喝幾杯。”唐文道。

顧含煙醒酒,不久,把葡萄酒倒入高腳杯中。

看著那鮮紅略帶烏色的酒液,薑宣接過後輕輕泯了一口。

接下,他又大口喝了一口,閉上雙眼,良久歎了口氣,道,“此酒,令人回味深長,不錯不錯。”

“這也是西洋來的,價格跟香檳酒差不多。”坐對麵的鐵文鏡笑道。

“冇錯,這酒在西洋那邊也隻有貴族跟達官顯貴們纔有資格享用,平民百姓也喝不起。這酒,就是身份的象征。”唐文笑著應道。

“高貴華麗的酒,光是這杯子就不凡。美酒配亮杯,的確美妙。”薑宣看著手中的酒杯大加讚歎。

“這杯子我也送薑大人一套就是,回去後用這杯子倒酒,喝起來更美妙。”唐文笑道。

“這杯子不錯,我就不推托了。”薑宣點頭。

“在商言商,薑大人,我是一個商人。你是朝庭重要官員,身居要職。

你的朋友圈都是達官顯貴們,他們都喝得起這種酒。

所以,希望薑大人回去後能給介紹些朋友過來。

當然,包括鐵大人也一樣。

今後,凡是兩位大人介紹來的朋友,賣出一瓶酒我給二位大人記一兩銀子。

賣得多,到時,記的銀子也多。

等達到一定的數額後,到時,我派人把銀票送到府上來。

可樂也一樣,一瓶可樂給你們倆位記三錢銀子。”唐文說道。

“使得使得,到時,我會跟朋友們講的。”薑宣笑著應道。

這種隻出嘴巴就能收錢的好事誰能拒絕得了?

“嗬嗬嗬,薑大人剛纔可是提了一批香檳,可是我江州府伊秦大人介紹來的。”鐵文鏡看著唐文,半開玩笑似的笑了笑。

“使得,就從薑大人開始,我先給伊府大人記上一筆。當然,包括鐵大人。”唐文笑著應道。

“莫黑子後來冇找你麻煩吧?”鐵文鏡拿了好處,投桃報李,當然也得回饋點了。

當然,鐵文鏡奈何不了莫黑子,但是,對麵坐著的這位大佬薑宣就不一樣了。

“莫黑子,哪個莫黑子?”薑宣一聽,問道。

“就是省堂的副堂主莫黑子。”鐵文鏡道。

“找爵爺麻煩,爵爺惹到他啦?”薑宣皺起了眉頭。

自己也拿了唐文不少好處,也得幫點忙纔是,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軟嘛。

“是他家一個叫喬嘯的奴才的事……”鐵文鏡道。

“這個康清風,該死!”薑宣哼道,“不過,莫黑子這人有時六親不認,倒是相當的麻煩。不過,如果他真找你麻煩,你可以差人到府中找我就是。”

講完,薑宣掏出一塊令牌擱在唐文麵前,“這是我的信物,到時,叫你手下持此物可以直入我薑府。”

“感激不儘啊,我一個小民怎麼鬥得過位高權重的莫黑子。有薑大人這句話,我也心安了。”唐文收起了令牌。

“其實,薑大人也有難處。”鐵文鏡又說道。

“噢?”唐文故意的一愣。

“唉……彆看我好像很神氣,其實,最近就攤上一大麻煩了。”薑宣歎了口氣。

拿過一瓶酒,一口氣喝了半瓶。爾後,重重的把酒瓶頓時在了桌上。

“薑大人有什麼事儘管說,唐某我能幫的一定幫。”唐文果斷出嘴。

“還不是北西戰事的事,薑某我不久就要上戰場了。

押運嶺海省一批錢糧往西北去,這戰場上就說不定了。

軍中有大帥,薑某上頭還有副將,將軍等,什麼事都由不得薑某我。

說白點,真到了大西北,我就是一個跑腿的而已。

如果上頭要薑某上前線殺敵,我肯定不能推辭。

薑某不是怕死,可惜還有一家子妻兒老小的。

軍中也相當的黑暗,不是你殺了敵就有用的,真是割捨不下啊。”薑宣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些事,隻要迴旋得好,也可自保。”唐文道。

“迴旋需要的東西就多了,要讓大帥,將軍們高興纔是。”薑宣點頭道。

“要不,我再捐些有用的東西讓薑大人帶到西北。一來自保,二來,我相信,這些東西就是將軍大帥們都會喜歡的。”唐文道。

“噢?”薑宣一愣,看著唐文。

“一些保命的寶物。”唐文道。

“什麼寶物?還能保命?”薑宣一愕,緊盯著唐文問道。

“一武,穿一套裝備過來。”唐文道。

洛一武點了點頭,出去不久就返回了。

“這些鐵皮頭盔軍中也有。”薑宣一看,大失所望的搖了搖頭。

“爵爺的可不一樣。”鐵文鏡笑道。

“哪裡不一樣了?”薑宣一臉不信。

“薑大人,這刀可利?”唐文走到壁前,把掛壁上的一把中品寶刀取下來問道。

“利!”薑宣接過後試了試,點頭道。

“噹噹……嚓……嚓……”唐文操起刀來往洛一武身上,腦袋上連砍幾刀。

洛一武毫髮無傷,薑宣頓時一愕,拿起刀來走向洛一武,他僅用了半分力氣試著往洛一武頭上砍去,冇事。

又往他胸脯上招呼,還是冇事。

“他練的金鐘罩不成?”薑宣問道。

“哈哈哈……”唐文跟鐵文鏡一起大笑起來。

“稟報薑大人,我並冇練金鐘罩,也冇練鐵布衫,這是老爺從西洋購回來的防彈背心跟防彈頭盔起了作用。”洛一武取下頭盔,脫了外袍,露出裡頭的防彈背心來。

“雖說這防彈背心隻能護住身體要害,但是,刀劍傷了手腿還不致於喪命。腦袋保住了還怕什麼?”唐文說道。

薑宣接過防彈背心又試了幾刀,又戴上頭盔試了試,大加讚歎道,“西洋鬼子還真是聰明,居然能弄出這般好用的東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