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4ee3ca6bfa026b4552e643412be9b2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爵爺,張大人有令,叫我把冒充六扇門的強盜拿回煙陵郡嚴審,不能讓他們敗壞了六扇門的聲譽。”楊雲趕緊說道。

“這下可是麻煩了,兩位大人都要,叫我怎麼給?總不能把人劈成兩片,一人一片的帶走?”唐文一臉苦惱的說道。

“爵爺,我江州府的人先到的。這事,總得有個先來後道的。”鐵文鏡道。

“笑話!鐵大人,咱們倆可是同時給爵爺迎進營寨的,怎麼能說你們的人先到?”楊雲冷笑道。

“楊大人,本官令你馬上帶人離開蘇梅島。”鐵文鏡臉一板道。

“鐵大人,你雖是江州府同知大人,但是,江州府也管不了煙陵郡。

更何況,本官可是受太守張大人之令來接人的。

難道鐵大人比張大人還要高?”楊雲說道。

“哈哈,我可是受江州府伊秦大人之令的。

張大人一郡太守,不過四品而已。

而府伊大人卻是從三品,難道從三品還得聽四品的令諭不成?

楊大人,你這可是亂了官場規矩。朝庭法度,不容許你逾越。”鐵文鏡一臉高調。

“府伊大人是比張大人高半品,但是,江州府也管不了煙陵郡。”楊雲硬著頭皮道。

“放肆!秦大人還是伯爵,是我大楚貴族,張大人有爵位嗎?”鐵文鏡道。

“爵位隻是楚國皇族給秦大人的榮耀,跟權力無關……”

……

頓時,兩人在唐文的會客廳裡唇槍舌劍,吵了起來。

不久,又是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莫黑子帶著陳長空等人氣勢洶洶過來了。

唐文故意裝得不知,暗中交待手下讓他們直接進來就是。

一進會客廳,聽到兩位正吵得熱火朝天。

“兩位大人!你們這是何顧?”莫黑子問道。

“見過莫副堂。”鐵文鏡跟楊雲一看,馬上抱拳見禮。

要知道,莫黑子可是從三品,在這裡官最大了。

“莫大人,本爵剛逮了幾個冒充六扇門的強盜,兩位大人都是過來拿人的。

不過,本爵不曉得交給誰,所以,兩位爭論了起來。

要不,莫大人,你說說,該交給誰?”唐文道。

“交給本堂就是。”莫黑子說道。

“嗬嗬,莫大人,這可是海盜,當然是我江州府的事了。”鐵文鏡說道、

“蘇梅島一半由煙陵郡管轄,當然是我煙陵郡的事。”楊雲不甘示弱,馬上說道。

“有強盜冒充六扇門弟子,狗膽包天,罪大惡極,當然得由我六扇門來處理。二位就不必爭了,歇歇吧。”莫黑子道。

“可是……”鐵文鏡還想理論,莫黑子氣得一拍桌子,凶神惡煞的吼道,“怎麼?鐵文鏡,不要說你要跟老子爭,就是你們秦伯通來了也不敢?”

“那好吧,莫大人怎麼說就怎麼說。”扛不過莫黑子,鐵文鏡隻好低頭了。

“楊雲,你也要跟本堂爭嗎?”莫黑子又氣勢洶洶的盯著楊雲。

“當然得莫大人接手了。”楊雲縮了縮脖子,點頭道。

“唐爵爺,馬上把人交給本堂。”莫黑子擺平了兩人,一臉高調的朝著唐文道。

“交給你們,嗬嗬,本爵還冇審清楚。

這三個人嘴很硬,拒不認罪。所以,本爵得慢慢審,他們就是鐵齒鋼牙也得橇開。

莫堂主,本爵已經被他們偷襲三次了,差點都冇命了。

如果查不清楚,再來幾次,總有一次本爵防備不及會掉了腦袋。

所以,本爵要查到海盜的老巢,要一鍋端了他們纔是。”唐文裝得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倒是,第一次我還親自過來接的人。”楊雲點頭道。

“冇錯,第二次更多了,我也有參與。

這夥海盜窮凶極惡,殺人無數。

不解決掉就是我江州府也寑室難安,府伊大人有交待。

一定要還蘇梅島朗朗乾坤,而不是天天活在恐懼當中。”鐵文鏡道。

“唐爵爺,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還不相信本堂?”莫黑子臉一板道。

“不是不相信,我先審上一段時間,審清楚就交給莫堂主。”唐文道。

“放肆!本堂令你馬上交人。”莫黑子一臉蠻橫道。

“本爵一等伯爵,還兼著江州團練副使一職。難道莫大人要強搶海盜不成?”唐文臉一板,冷笑道。

“強搶,這話從何說起?

有人冒充六扇門,這當然是大案子。

按朝庭律令,大案都得移交給六扇門。

唐爵爺,難道你要違抗朝庭法度?”莫黑子冷笑道。

“人是本爵抓到的,攻擊的也是本爵,本爵不是說不交,隻是,得緩緩,先審清楚再交人。我唐文哪點違反了朝庭律法?”唐文問道。

“唐爵爺,既然莫堂主來了,你就給莫大人一個麵子,把人交給他就是。”陳長空出來和稀泥道。

“陳大人,不是我不給你麵子,也不是不給莫大人麵子。

是這些強盜太可惡了,關係著本爵腦袋,我不得不慎重。

所以,還請諒解。”唐文說道。

“要不,爵爺,把人帶上來讓幾位大人一起審怎麼樣?”洛一武提議道。

“好,為了表示我唐文冇有私心,帶強盜上來。”唐文喊道。

不久,吳靜一三個給帶了上來。

“莫堂主,這是誤會,誤會。”吳靜一一看到莫黑子,趕緊喊道。

“你們三個怎麼在這裡?”莫黑子裝得一臉訝然的問道。

“我們是聽說有海盜攻擊蘇梅島,所以,暗中上來查探。

剛開始我們就亮明瞭身份,可是唐爵爺不相信。

結果,還是被唐爵爺當成強盜抓起來了。

還把我們打成這樣,莫堂主,唐文是事非不分,太可惡了。

明曉得我們是六扇門的人,居然還施以酷刑。

差點打死我們了,莫大人,你得為我們作主纔是。”吳靜一說道。

“我們早亮出腰牌了,唐文根本就是故意的。應該馬上把他抓起來,嚴審,治罪。”占標一臉囂張喊道。

“放肆!你們怎麼證明你們是六扇門的人?”洛一武喝叱道。

“我們不是出示腰牌了嗎?”占標吼道。

“那是假的!”唐文道。

“瞎了你狗眼,那會有假嗎?”占標罵道。

“還不老實,來人,給本爵狠狠打!”唐文臉一板道,田豪跟喬嘯拿著鞭子抽了過去。

不過,手掌一動,鞭子被莫黑子一把拽住了。

“唐爵爺,我可以作證,他們的確是我省六扇堂血殺分舵的人。”莫黑子道。

“他們就是六扇門的人也不能攻擊本爵私宅,我大楚律令有規定,私撞貴族私宅,主人可以直接殺死!莫堂主,可有這個規矩?”唐文問道。

“的確有,不過,他們是來查探海盜的,這隻是個誤會。爵他,這事,我看就算了。”莫黑子口氣軟了下來。

“他想放我們還不走了,他們打了我們,莫大人得拿唐文治罪。”占標喊道。

“你這樣講本爵還真不放人了,如果莫堂主要強搶,本爵隨時接招。”唐文一甩袖子,冷冰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