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a031e6f9b076a9e2dbd89e3e340514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膽!還敢冒充六扇門的人?該當何罪?”洛一武厲聲喝叱道。

“我叫吳靜一,是省堂血殺舵副舵主。他倆個一個叫占標,一個叫範良,都是我的手下。”小眼瘦子說道。

“六扇門是朝庭的人,淩駕於捕快之上。

康清風死的時候叫囂過,說他是天子門人。

天子門人是何等高貴?怎麼會來偷襲我蘇梅島嗎?

你們明明是一夥強盜,還想欺騙本爵?來人,拿下!”唐文道。

“放下兵器,抱頭蹲下。”喬嘯喊道。

“你們好大膽子,我們是省堂的人。識相的馬上放了我們,不然,省堂將血洗蘇梅島。”占標拔出了厚刀,一臉囂張喊道。

“本爵親衛聽令,我數十下,如若他們拒不放下兵器,給我開槍。”唐文道,“1……2……5……8……9.”

‘9’字剛出,吳靜一趕緊扔了兵器,蹲下,舉著腰牌喊道,“我們投降,彆開槍。這是我們腰牌,我們冇騙你。”

占標跟範良也隻好扔了兵器蹲地,掏出腰牌舉得高高的。

喬嘯跟田豪上前,馬上給他們戴上了手銬腳鐐。

雖說這幾個傢夥都有著五品身手,但是,唐文的這種手銬腳鐐全是訂製的。

加厚加粗,而且,用的是精鋼合金。

能承受萬斤巨力,想扭斷,基本不可能。

“爵爺,你看清楚,我們的腰牌。”吳靜一說道。

“假的!”哪料到唐文隻是瞄了一眼就扔到了旁邊的垃圾堆裡。

“你胡說!六扇門的腰牌哪個敢造假?這些腰牌全是朝庭鑄造府煉製出來的,想造假也假不來。”占標大怒。

“還敢嘴硬,喬嘯,煽他幾個耳刮子。”唐文臉一冷。

“老實點!”喬嘯上前,一腳踹得占標摔趴在地,又一把拎起了他,照著臉就狠來了幾個耳刮子,

打得占標鼻嘴全冒鮮血。臉,自然腫成了二師兄。

喬嘯被康清風關了幾個月,對六扇門自然恨之如骨了,此刻逮機會不報仇還等何時?

吳靜一跟範良一看,不敢亂講話了。

“爵爺,你若不信,可以向煙陵舵的陳長空稟報,叫他過來驗明。”吳靜一說道。

“還想搬出陳長空來欺騙本爵?陳大人何許人,堂堂煙陵舵舵主,怎麼可能跟給你們這夥卑鄙無恥,下三爛的強盜講情。給我打!”唐文道。

田豪過去,朝著吳靜一就招呼開了,打得口鼻出血才收了手。

範良一看,嚇得一囉嗦,趕緊蹲下,老老實實,一聲不吭。

“押下去,好好審審,一定要審出海盜的老巢。

不然,三翻五次過來要殺本爵,本爵腦袋隨時都彆在褲腰帶上,太危險了。

不老實就給我狠狠的打!如若打死,就向官府報備一下。”唐文下令道,吳靜一三個被押進了警察堂。

東方明可不是善茬,幾個傢夥心知肚明。

找到理由就動刑,頓時,警察堂裡傳來三人淒慘的叫聲。

“嘿嘿,真是爽啊,想不到六扇門這夥龜孫子也有今天。”喬嘯打累了,進得屋來大笑道。

“當然得打疼,不然,真以為本爵好欺負是不是?”唐文哼道。

“可是這幾個人也不能殺,下邊該怎麼辦?”葛子雲問道。

“嗬嗬,放心,剛纔他們被逮時已經有同夥跑了。

我相信,莫黑子會快馬加鞭趕過來。

不過,我這邊已經向江州府跟煙陵郡府報案了,料必他們也會派人儘快趕過來。”唐文笑道。

“爵爺這是要狠狠打莫黑子的臉啊。”田歸雲笑道。

“他自己伸過來的,不打白不打。”唐文道。

“就怕他們懷恨在心,今後會找茬報複。”李遼有些憂心的說道。

“如果膽敢報複,下次就不是打的問題了,直接殺!殺到他們不敢為止。

所以,你們得加緊修煉,儘快把功力提上去。

今後,咱們將要應對更強大的對手。”唐文冷笑道。

“爵爺也是被逼的,如果不教訓他們一頓,他們整天這樣,爵爺更危險。”洛一武道。

“那人逃走,石橋被咱們堵了,有火銃在,他應該不敢硬撞。所以,隻能跳海裡遊上岸了。”洛一武道。

“嗬嗬,要遊也要讓他遊遠些,拖一拖時間。

所以,咱們這邊要安排人手拿著火銃到海邊巡邏,他就不敢就近上岸。

到時,他得先躲在海裡。拖上幾個時辰,到時,江州府的人也應該到了。

聲勢整大一些,多派人手,拿著火把守住岸邊,不讓他就近上岸。

這邊,再租幾條漁船到海裡找找,逼他遠遊,差不多時再收兵回島。”唐文冷笑道。

不久,沿岸都是火把,喊殺聲一片。海裡也是漁火點點,到處搜查。

洛開梅一看,隻好先遊到三四裡外的白虎島休息。

此島是一個荒島,到處長著食人樹食人花。

洛開梅又冷又餓又累,隻能躲在石縫裡,那是差點氣暈過去。

因為唐文兼著江州團練使一職,所以,可以動用驛站的馬匹,八百裡加緊送往江州府。

布風一個多時辰就趕到了江州府,守門的一看是一等伯爵的八百裡加急,也不敢怠慢,半夜也得把信遞進了府裡。

秦伯通從床上被叫醒,看了唐文的信後馬上把鐵文鏡叫了過來,把信遞給他道,“文鏡,你看看。”

鐵文鏡接過後看了幾遍,而後皺起了眉頭,道,“唐文這是給大人出了一個難題。”

“有什麼難題的,無非是想叫我給他充場麵,打臉莫黑子。”秦伯通道。

“如果大人出麵,可就得罪了六扇門的人。”鐵文鏡道。

“六扇門,有的時候也該打打臉纔是。其實,這對咱們來講也是個機會。”秦伯通笑道。

“那倒是,乾脆咱們把人給接手過來。

到時,省堂的人就不得不來求咱們。

到時,嗬嗬,咱們賣他們人情,是他們欠咱們人情了,唐文這事辦得好。”鐵文鏡笑道。

“估計煙陵郡張洪江也收到了信,所以,你馬上帶人到蘇梅島拿人,不能被張洪江搶了先。”秦伯通道。

差不多時候,楊雲也被張洪江叫進了府裡交待事。

不久,煙陵郡府一夥捕快衙役們點著火把跟著楊雲匆匆而去。

“差不多了,收兵吧,也該讓那傢夥回去報信了。”唐文看了看時間,下了命令。

頓時,號角響起,唐家親衛護院們拿著火把回到了蘇梅島。

洛開梅一看,咬牙切齒的又下了海,拚命往岸上遊去。

第二天早上七點,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鐵文鏡帶人剛到營寨,想不到楊雲也帶著捕快們後腳也到了。

唐文自然裝傻了,把兩位大人迎進了營寨。

“爵爺,聽說有人冒充六扇門高手,簡直膽大包天,秦大人有令,叫你馬上把人移交給江州府,由我帶走。”鐵文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