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a987c15dae951c2ce14b21b9d2e949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放心,我們不是忘恩負義之徒。

虎山寨的兒郞都是血性漢子,知恩就報。

而且,忠肝義膽,對朋友如親人。”田歸雲兒子田豪說道。

“你的意思是我唐文就不血性了?”唐文冷冷盯著他。

“那倒不是,唐老爺對仆人們好,我們都聽說了。”田豪搖頭道。

“那你們還是不相信我?”唐文道。

“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我們寨中人幾百年下來都是住在一起的。有事大家互相幫助,也好有個照應。”田歸雲道。

“在這裡唐老爺纔是主子,冇有第二個主子,一切都得聽從唐老爺安排,這是加入唐家的條件。

幾個月前,我還主持著一個小門派。

但現在,門派冇有了,全成了唐家奴仆。

但是,我洛一武覺得值,不後悔。”洛一武道。

“不是我瞧不起你們,也不是我田豪誇下海口。你們唐家的親衛軍,護院都不怎麼樣?總不能讓我們聽他們的。”田豪一臉輕蔑說道。

“田豪,你有些囂張啊。”唐文拖長聲音道。

“拳頭打天下,他們弱,憑什麼讓我父子倆聽他們的?”田豪更加張狂。

“你的意思是比一比?”唐文道。

“打趴下我再說。”田豪一臉豪橫的說道。

唐文總算明白了,所謂的劃出一塊地盤隻是個幌子,田家父子是來談條件。

估計是想爭取一個好的職位,畢竟,他們倆個都有著五品境身手。

“含煙是我的貼身奴婢,那就由她來陪你們玩一下吧。”唐文道。

“唐老爺,你這是在汙辱我父子倆。”田歸雲一聽,頓時就有些惱火了。

“你這話我聽不懂。”唐文道。

“叫一個老婦人來跟我們打,難道唐家就冇人了嗎?你們的親衛隊長呢,護院隊長,還有那什麼的警察堂堂主……”田歸雲哼道。

“你先過了老婦人這一關再說。”唐文道。

“來,我站在裡揹著手讓她打,能打退我就算我輸!”田豪大怒,往前一個跨步,雙手背在身手,昂揚挺胸的站在了堂廳中央。

“我來了!”顧含煙輕輕一笑,伸手一掌擊了過去。

田豪一看,眼皮子都冇眨一下。

不過,倒也鼓足了力氣灌於雙腿之上,顯然使出了千斤墮身法。

隻不過,顧含煙那看似柔若無骨的掌,一點風都冇帶起。

但在,在距離田豪一尺距離時突然發力,掌勁勃發,一道青色內罡撞出。

噔噔噔……

田豪連退了七八步,還是冇能穩定住身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頓時,那廝滿臉通紅,咆哮一聲跳起,往前一撲,一拳轟將過去道,“再來!”

“退下!”田歸雲臉一板道。

“可是爹……”田豪不服的喊道。

“可是什麼,輸了就輸了,男子漢大丈夫,贏得起也要輸得起,誰叫你輕敵?”田歸雲冷著臉道。

田豪氣呼呼的退到了一邊,惡狠狠的盯著顧含煙道,“老孃子,想不到居然深藏不露。”

“顧姑娘,有請!”田歸雲站將出來,朝著顧含煙一抱拳。

“你倆個要打還是到外邊吧,彆把我的房子震塌了。”唐文道。

“請!”田歸雲道。

“請!”顧含煙也抱拳道。

兩人大步到了外邊,站定了身子。

“餓虎出山!”田歸雲大吼一聲,身子往前一撲,猶如一隻饑餓的老虎撲向了顧含煙。

“蛟龍歸月。”顧含煙也是輕喝一聲,身子一轉,猶如一條蛟龍挪開飄走。

好個田歸雲,一個大迴環旋轉著飛踢過來。

顧含煙也不慢,一個反旋轉,腳往上一挑,雙方在空中硬碰了一腳。

嚓嚓一聲爆響,雙方給反撞得落了地,水泥地麵都給刮擦出一條痕跡來。

“掀背式!”田歸雲又是大喝一聲,身子翻轉,背上鼓起一個大包狠撞向了顧含煙。

“梯雲縱!”顧含煙身子往上一拔,頓時騰到三米高空上。

不過,田歸雲後背往上一衝,恐怖的內罡衝撞而至。

顧含煙雙腿反覆交錯,又往上拔高了二米,田歸雲的掀背式又落空了。

“一剪!”田歸雲大叫一聲,身子突然翻轉,雙腿朝上,形成一把剪刀,交叉著剪向了顧含煙。

而此刻顧含煙身子正在下落,因為,梯雲縱全憑幾口氣,氣泄了身子再難在空中保持住。

眼看躲不過了,顧含煙突然也是翻轉身子,頭下腳上。

雙臂交錯,拳罡蒙著拳頭,往下狠狠一紮,好像一紮了個猛子似的。

嘭!

一聲震響,大地都顫了顫。

田歸雲一個翻滾給撞得飛到了幾丈開外,而顧含煙也給震得拋飛到了幾丈開外,落地時滿臉漲紅,氣喘籲籲。

“好好好,半斤八兩,兩位,和局怎麼樣?”唐文拍掌叫好道。

“好吧,顧姑娘不錯。”田歸雲點了點頭。

“田寨主也不差,佩服。”顧含煙抱了下拳。

“田歸雲,本爵任命你為唐家總護院,賣身銀子一百兩,每個月例錢跟洛一武他們一樣,你可願意?”唐文問道。

“那我呢,乾什麼?”田豪急了,還冇等他爹開口就趕忙問道。

“你跟喬嘯跟著我吧,當我的貼身護衛。賣身銀子一百兩,每個月例錢跟你爹一樣。”唐文道。

“那還差不多,不過,就不曉得那個喬嘯怎麼樣?”田豪回道。

“怎麼樣,咱們也來一場。”喬嘯可也是火暴脾氣,一聽,跳到了場地中央。

“來就來,打!”田豪冷笑一聲,狂龍腿飛轉,好像一條狂龍狂踢過來,帶起了一陣狂風。

不過,喬嘯練的可是‘銅牆鐵壁功’,這是一套捱打功。

喬嘯原本僅有六品後期身手,可是被關了幾個月,在牢裡經常還要挨康清風毒打。

結果居然因禍得福,越捱打越有精神,幾個月後,在牢中居然跨入了五品初期。

當然,這跟唐文偷偷叫人送他靈丹,跌打損傷藥也是分不開的。

兩個傢夥碰在一起,狂龍撞上銅牆鐵壁,那可就熱鬨了。

一時間,亂腿飛揚,腿牆手壁,雙方打得難解難分。

最後,居然又是一個平局。

兩個傢夥較上真了,而田豪也打出佩服之心。

下邊,虎山寨完成了賣身契約。

“叮咚!你已積夠八百道人氣,土地擴張了二百頃,可以開啟第13次時空穿越。”

大地主空間有響應了。

頓時,八百道人氣湧將過來。

雖說這批人大部分老弱病殘,但是,也架不住田家父子都是五品境強者。

所以,人氣品質綜合起來也不弱。

唐文給強大的人氣硬生生的直接送入了‘五品後期’。

大屏上的數據幻動之後更新了:

人氣指數:4690

土地麵積:4340頃。

財富指數:800000兩黃金。

武功境界:五品後期。

行禮載重:1800噸。

穿越時間:100天。

人氣眼:7品。

來得真是及時,虎山寨683人加上唐家這段時間招的人早超過了八百人,終於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