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事。”

許舒煙搖頭,剛想抬步,一個胸章就被彆在了許舒煙胸前,手裡又被塞了手機。

“舒煙姐,你有情況就摁兩下音量鍵。”

這是她專門設置的緊急求救鍵,手機上雖然有定位,但是以防手機被拿走,又安了胸章。

胸章裡麵有微型追蹤器,這是第二重保障。

她再也不想像之前一樣,舒煙姐被人拐走,他們連人都找不到。

許舒煙無奈看了她一眼,這才走向車。

許舟透過窗戶看著許舒煙走來,連忙開門走了下去。

許舒煙走進,抿唇詢問:“找我的?”

許舟點頭,應了一聲,“嗯。”

“就這麼說吧,待會還要拍戲。”

許舟笑了笑,詢問:“聽說,白爺爺回來了?”

許舒煙有些防備。

他怎麼知道白爺爺回來了?又為什麼要追問?

看著許舒煙的臉色,許舟心中有些憋悶。

許舒煙心中更憋悶,點了點頭開口,“白爺爺是回來了。”

許舟抿唇,笑道:“幫我約一下,我找白爺爺有些事情。”

許舒煙環胸,乾脆拒絕。

“不行。”

簡單兩字說明瞭自己的態度,她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許舟要見白爺爺,但是直覺告訴她,不會是什麼好事。

白爺爺當兵的是帶出來了不少兵,影響力不是一般的大,怎麼可能介紹給他?

見許舒煙拒絕,許舟隻是平靜開口。

“難道,你想讓我出現在家裡嗎?”

一說這話,許舒煙隻覺得可笑。

“家?你難道忘記嗎?我們的家不是被你給賣了嗎?”

許舟麵容一滯,對著許舒煙,總覺得有些心虛。

然而,他又覺得自己冇錯,他做的一切,都不覺得後悔。

“我這兩天都有時間,什麼時候見都可以。我的電話號碼冇換,打給我定地點。”

“我不會讓你見白爺爺。”

許舒煙重複了一遍,麵容不耐。

許舟看著她,麵上有些無奈。

“那我隻能到家門口拜訪。”

“你難道不怕被打嗎?”

許舒煙嗤笑,沉聲道;“三哥跟五哥可都說了,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聽了這話,許舟不但不生氣,麵上還有些笑意。

“所以,才讓煙煙替我約。”

許舟說完見許舒煙又要拒絕,開出了一個無法讓她拒絕的條件。

“如果煙煙幫我引薦,那十夜就能安分一些。”

言外之意,隻要她引薦,殷氏集團就不會針對十夜。

許舟果然洞察人心,一下子就抓住了許舒煙的軟肋。

許舟很清楚的知道,許舒煙最在意的就是身邊人。

隻有用這個威脅,才最有用。

“行吧,給你訊息。”

許舒煙冷聲說完,轉身離開。

“煙煙。”

許舟叫住她,從車內拿出一個精美的包裝盒。

“你最喜歡的名牌包,限量款,看看喜不喜歡。”

許舒煙看了他一眼,伸手接過。

不要白不要。

回到了休息區,許舒煙將包丟給了雲千千。

“看看喜不喜歡,不喜歡就賣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