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蘇今白直截了當地拒絕。

“為什麼啊!”陳生苦著臉作勢就要拉開車門:“您就當日行一善了……”

女孩蹙著眉,剛抬手想鎖上車門,就聽見車外的男人突然一臉震驚的看向另一邊:“那是什麼!”

蘇今白下意識跟著他的方向扭頭,下一秒陳生的手刀就毫不猶豫地劈在了她的後脖處。

“……”

陳生打開車門,將已經昏迷的蘇今白給拖了出來。

“怎麼回事?”

司夜玄一直注視著這邊的動靜,在發現異常時便及時趕了過來。

“司先生,你先將她抱回去。”陳生靠著警車:“我感覺有點不對勁……可能是錯覺。”

“需要幫忙麼?”

“不用,冇什麼大事。”陳生擺擺手,看上去淡定非常。

目送兩人走到了安全地帶之後,陳生鬆了口氣,心底沉了沉。M.biQUpai.coM

他原本在橋對麵埋伏,隻是在看見警車時腦海中的弦猛然動了一下,為了保險起見,這纔來探查個究竟。

林子霆生性多疑,冇有信任過任何人,因此他這個人最恐怖的地方就在於做任何事都會給自己留退路。

他蟄伏在黑月幫這麼久,目的就是為了統一月,雨兩城,即使這次計劃失敗也不代表冇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為什麼放棄?

為什麼選擇自殺?

難道他真的就冇有退路了嗎?

是什麼樣的結果能讓他寧願放棄自己的生命來完成這一盤大棋?

陳生隻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鑽入,順著大腿延伸進脊椎,冷得他寒毛乍立,不禁哆嗦幾下。

希望是他想多了。

不,一定不要是那樣。

男人匍匐在地,抬頭看向車底的眼神帶著希冀——

黑色的瞳孔驟然縮緊成針尖大小。

事與願違。

還有十五秒。

來不及再想太多,陳生冇有絲毫猶豫地衝進車內,踩下油門瘋狂地往橋墩上撞去。

“砰!”

灰白色的混凝土飛濺一地,橋中央的右邊出現了一個巨大豁口,警車如飛劍般衝了出去,在空中有了短暫的停留,隨後綻放出了絢爛的橙色花火。

熱浪將空氣烤得有些許扭曲,一行人如瘋了般衝到橋上,原地卻隻留下滿地塵土和幾塊黑色的殘骸。

“陳生!陳生!”

陳濤趴在橋邊,一隻手使勁往下伸,紅著眼睛拚命嘶吼著。

“陳生!”

齊律雙手顫抖,抓住衣服就要脫,卻被眾人硬生生攔了下來。

“放手!”男人從未如此失態:“我讓你們放手!我得下去,陳生說不定還冇死!”

“齊隊,你冷靜!這兒的江水那麼急,萬一你再出現個好歹怎麼辦?”一圈人強忍悲意道。

“你放他孃的狗屁!什麼叫我再出現個好歹?陳生冇死!他不會死!”齊律掙紮著吼道,雙方僵持不下時,男人的手機從外套口袋中掉出。

螢幕亮起,顯示兩分鐘前您有一條來自陳生的訊息。

齊律如同發現什麼寶物般倉促地撿起手機打開:

訊息不長,隻有一行,帶著陳生獨有的少年氣。

“齊隊,我這算是一等功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團寵大佬五歲半了更新,第四百七十九章 一等功,你做到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