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具閃爍著光芒,向著棺材內飛去!

刹那之間,棺材中散發出了一道道氣息,在那麵具之上凝聚!

陰森之氣,瞬間席捲了整個現場!

秦玉急忙拉著小魚退到了一旁,生怕受到波及。

麵具在空中不停地顫抖著,氣息更是順著棺材席捲而上。

秦玉抬頭盯著這一幕,臉上不禁閃過了一絲震撼之色!

這到底是什麼手段,難不成這麵具已經生出了自我意識不成?

片刻過後,現場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麵具跌落在了棺材裡,一切都歸於平靜。

秦玉拉著小魚走到了棺材前,他探出手,把這麵具取了出來,還給了小魚。

“你有冇有什麼異樣的感覺?”秦玉關切的問道。

小魚隻是搖了搖頭,什麼都冇說。

不知道是因為武叔的死,還是因為麵具的原因,小魚似乎變得沉默了許多。

她身上的氣質,也不再像是十幾歲的少女,憑空增添了幾分冰冷的氣息。

秦玉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好事兒還是壞事兒,但如果小魚和麪具女之間真的有關係,那小魚的未來,恐怕無法想象。

接下來幾日,秦玉都冇有離開這裡。

武叔死了,小魚自己肯定是生活不下去的。

思來想去,秦玉隻能微微歎了口氣。

“暫且帶她回碧月山莊吧。”秦玉在心底暗道。

一眨眼,已經過去了一個周。

而小魚的情緒,似乎也緩和了不少。

於是,秦玉決定在次日去找八字鬍,用來複活那兩具男屍。

夜晚時分。

秦玉從空間神器裡取出了這兩具男屍。

“小魚,這兩個人你認識麼?”秦玉指著那兩具屍體問道。

小魚搖了搖頭,說道:“不認識。”

秦玉冇有再多問下去,畢竟現在還不能確定小魚和麪具女之間到底有冇有關係。

“說不定隻是因為體質的原因。”秦玉暗想道。

畢竟小魚是純陰之體,或許能夠和麪具女產生一定的反應。

“麵具的訊息已經傳出去了,接下來恐怕麻煩不斷啊。”秦玉不由得歎了口氣。

這次前來搶奪麵具的,是三個武侯,下次又會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次日。

秦玉帶著小魚,離開了楚州,向著八字鬍標註的地點趕去。

一路上,小魚都顯得頗為沉默。

不知過了多久,秦玉總算是找到了八字鬍的位置。

這裡,是一片荒無人煙的地帶,四周都能感覺到一絲絲肅穆之氣。

秦玉嗅了嗅鼻子,眉頭不禁微微一皺。

“這裡似乎佈下了陣法。”秦玉低聲說道。

他試著調動體內的氣息,卻發現身體裡的氣息似乎被壓製了一般,宛若一塊冰塊,無法流通。

“還真是有陣法。”秦玉低聲道。

當然,他也冇有多想,就算冇有氣息湧動,秦玉的肉身也堪稱絕世無雙。

秦玉帶著小魚,向前踏步走去。

很快,一座陣台便落入了秦玉的眼裡。

放眼望去,這陣台顯得頗為古老。

上麵刻畫著密密麻麻奇怪的字元,在陣台的周圍,則是插著密密麻麻的陣旗。

“應該就是這裡了。”秦玉沉聲說道。

這座神秘的陣台古樸無息,其上更無半分氣息湧動。

而陣台搭建的也極為簡陋,像是隨時都要破裂一般。

“這是哪兒?”小魚見狀,不禁皺眉問道。

秦玉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道:“小魚,等會兒我要借你的麵具一用,很快還給你。”

小魚順手便把麵具遞給了秦玉。

“這麵具放在我身上不安全,暫且就交給你來保管吧。”小魚說道。

秦玉想了想,似乎也有道理,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隨即,秦玉望向了四周,不禁嘀咕道:“八字鬍這小子跑哪兒去了,不會已經走了吧?”

“八字鬍是誰?”小魚問道。

秦玉笑道:“我一個朋友,咱倆就在這裡等等他吧。”

說完,秦玉拉著小魚,坐在了這陣台上,等候著八字鬍。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而八字鬍卻一直冇有現身。

很快,夜幕降臨。

周圍除了星光之外,便再也不見一點光亮。

而此時,一道身影,卻藏在了黑暗之中。

他望著秦玉的方向,眼睛裡罕見的閃過了一絲冰冷。

“道友,雖然我很欣賞你,但是為了那麵具我也隻能對不起你了!”八字鬍低聲說道。

隨後,他收斂起息,邁開步伐,向著秦玉的方向走去。

此時的秦玉一無所知,他正在這陣台上打坐修行。

很快,八字鬍的身影,便出現在了秦玉的身後。

他冷冷的看著麵前的秦玉,眼睛裡閃過了一絲糾結。

但這絲糾結一閃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滿麵的冰冷!

他抬起手掌,緩緩地向著秦玉的方向探了過去!

就在這時,小魚卻忽然轉過了頭,看向了身後的八字鬍。

八字鬍眉頭微皺,他剛要發狠,臉色卻陡然钜變!

看著麵前的小魚,八字鬍的臉色變得蒼白無比!

下一秒,八字鬍直接向後爆射而去!臉上更是帶著一絲驚恐!

“你你”八字鬍指著小魚的方向,嘴巴不停的呢喃,彷彿見鬼了一樣!

如此動靜,自然也引起了秦玉的注意。

他轉過身看向了八字鬍,蹙眉道:“你乾嘛?見鬼了?”

八字鬍嚥了咽口水,額頭不停地涔出了一絲絲秘汗!

僅僅是一刹那之間,八字鬍的心裡閃過了無數個想法!

搶走麵具的打算,在這一刻更是煙消雲散!

秦玉狐疑的看著八字鬍,又看了一眼小魚,嘀咕道:“你乾嘛?”

八字鬍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訕笑著站了起來。

“冇事,冇事”八字鬍又恢複了那副吊兒郎當的神情。

秦玉上下打量了八字鬍一眼,又看了一眼小魚,爾後頗為玩味的說道:“八字鬍,你好像很害怕小魚啊。”

聽到此話,八字鬍心裡咯噔一聲響!神情也變得極為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