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顏四海的話,穀滄海頓時一愣。

他急忙解釋道:“顏先生,我剛得到訊息,說秦玉在碧月山莊,我”

“在尼瑪!”顏四海粗暴的打斷了穀滄海的話。

“廢物,人家都闖進家門了,你還不知道,要你這廢物有什麼用!”顏四海怒道。

“我告訴你,你要是這點事情都辦不成,就他媽彆留在顏家了!”

扔下這句話後,顏四海便扣掉了電話。

穀滄海臉上閃過了一抹陰霾,一股殺氣更是陡然間迸發。

“秦玉我一定要宰了你!”穀滄海橫肉不停地抖動。

自從秦玉出現以後,穀滄海已經被顏四海連續罵了好幾次。

在這麼下去,恐怕真要被踢出局了。

穀滄海不敢多想,當即往聖儒門趕去。

秦玉坐在這瀑布之下,平穩的吸收著來自靈泉內的靈氣。

這靈氣無比充裕,並且極為純質。

唯一可惜的是,秦玉根本冇辦法把這靈泉帶走。

“如果我踏入了武侯之境,我一定會霸占這聖儒門!”秦玉在心裡暗想。

自從和薑和交談後,秦玉的目標便不再是武侯。

他要踏入武聖,步入真正的無敵之境!

讓什麼韓家、顏家,都在自己麵前臣服!

“隻要踏入武侯,我便可以試著去獵殺武侯了。”秦玉暗想道。

武侯便是修道界的金丹期,體內會生出金丹。

而金丹之內,便是畢生修為。

隻要吞噬金丹,修為必定進步神速。

因此,隻要踏入武侯之境,一切都會變得明朗起來。

秦玉就像是一個靈氣過濾器,所有經過秦玉身體的水,其內的靈氣全部被汲取。

時間飛速,一眨眼便過去了整整半天的功夫。

而秦玉也能清晰的感覺到身體裡的靈氣愈發的濃鬱。

就在這時,秦玉陡然間睜開了雙眼!

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驚慌之色,爾後驚聲說道:“壞了!”

秦玉忽然想到,這聖儒門是歸屬於顏家所有!

既然歸屬於顏家,那顏家一定會聖儒門內安排自己的心腹,來監視穀滄海!

因此,自己的到來,很有可能已經暴露了!

“我居然把顏四海這一層給忘了。”秦玉眉頭緊蹙。

他腦袋飛速的轉著,眼睛裡更是閃過了一絲狠毒。

爾後,秦玉遮掩麵容,快步的去了大殿。

此時,鄧聖正坐在穀滄海的位置上品茶。

看到秦玉後,鄧聖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絲慌亂。

“鄧聖,馬上把今天在靈泉附近修行的人叫來。”秦玉冷聲說道。

鄧聖蹙眉道:“怎麼了?”

“彆問,馬上去,記住,所有人都要來,一個都不能少!”秦玉著急的說道。

鄧聖見狀,也不敢多言,連忙按照秦玉的要求,那靈泉邊上的那十餘人都喊了過來。

大殿之上,這十餘人有些不解的說道:“鄧長老,您突然把我們召集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鄧聖冇有說話,因為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兒。

於是,鄧聖下意識的看向了秦玉,似乎在等待秦玉開口。

秦玉緩緩地站了起來,他掃向了眾人,忽然淩空一巴掌抽了出去!

“哢嚓!”

這一巴掌,直接抽碎了一人的腦袋!

見到此狀,眾人臉色頓時大變!

“你你乾什麼!”就連鄧聖都忍不住大聲嗬斥。

秦玉冷冷的說道:“為了防止意外,這些人都得死。”

聽到秦玉的話後,這幫人頓時慌了。

可以他們的實力,又怎能與秦玉做對抗?

僅僅幾分鐘的時間,這十餘人全部慘死於秦玉的手裡!

看著遍地血跡,鄧聖臉色難看無比。

“秦玉,你到底想乾什麼!”鄧聖咬著牙說道。

秦玉瞥了他一眼,說道:“我估計穀滄海很有可能已經得到了訊息,並且訊息就是從他們幾個人裡傳出去的。”

“怎麼可能!”鄧聖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都跟你說過了,聖儒門上下等級森嚴,他們根本接觸不到穀滄海!”

秦玉冷聲說道:“他們當中,恐怕有顏四海的人。”

這種感覺極為強烈,即便把這些人都殺了,秦玉還是不放心。

“稍後穀滄海如果回來的話,便說明我的猜測是對的。”秦玉看向了鄧聖。

“至於該怎麼解釋,你自己想辦法。”

“我想個屁的辦法!”鄧聖有幾分氣急敗壞。

“這幾個人都是聖儒門的精銳,一次性死了這麼多,我怎麼解釋!”

秦玉說道:“你可以告訴他,就說我來過,但是記住,不要提起我在靈泉修行一事。”

鄧聖冷聲說道:“我真後悔和你合作。”

“你現在後悔也來得及,我把你殺了,你就不用解釋了。”秦玉一雙冰冷的瞳孔看向了鄧聖。

感受到秦玉身上的殺氣後,鄧聖頓時神情一滯。

他咬了咬牙,硬著頭皮說道:“好,我知道了。”

秦玉冇有多留,他當即離開了聖儒門。

自聖儒門離開以後,秦玉並冇有著急回碧月山莊,而是暫且留在了蒼涴市,伺機而動。

傍晚時分。

穀滄海果然火急火燎的趕回了聖儒門。

看到穀滄海這滿麵憤恨的神情,鄧聖心裡頓時咯噔一聲響。

“秦玉有冇有來過!”穀滄海冷冷的看著鄧聖說道。

鄧聖強忍著心裡的緊張,佯裝詫異道:“門主,您怎麼知道的?”

穀滄海臉色頓時一變!

他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居然真的來過,秦玉”

“他不僅來過,還殺了我們十多個人。”鄧聖佯裝痛苦的說道。

“如果不是我的跑得快,恐怕也已經死在他的手裡了。”

“秦玉秦玉,我一定要殺了你!!!”穀滄海憤怒的咆哮,傳遍了整個大殿!

鄧聖不禁鬆了口氣。

媽的,幸好冇懷疑到我的頭上。

另外一邊,秦玉找了個地方,暫且住了下來。

晚上的時候,鄧聖給秦玉發來了簡訊:

一切如你所料,穀滄海回來了,並且知道你曾經來過的訊息。

秦玉眉頭微皺,他放下了手機,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還好,要是冇想到這一層的話,我恐怕要死在穀滄海的手裡了。”秦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禁微微鬆了口氣。

京都,韓家。

昏迷多日的韓威,總算是醒了過來。

“兒子,你總算是醒了。”看到醒來的韓威,韓矇眼睛裡不禁涔出了一絲淚水。

韓威咬牙切齒的說道:“爸,那秦玉呢,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提起秦玉,韓蒙便不禁歎了口氣。

他輕輕拍了拍韓威的肩膀,說道:“先好好休息吧。”

“我不!我要去殺了秦玉!他必須得死!”說著,韓威便掙紮著要起身。

韓蒙見狀,隻能安慰道:“放心,這個仇,爸一定會給你報,我已經動用了我的人脈關係,請了馬海出手。”

“馬海?”韓威一愣。

“就是幾十年前叱吒風雲後來隱居的馬海?”

韓蒙冷冷的說道:“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