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這幾個人,那名半步武侯頓時急了。

“還說你不是京都武道協會的走狗!”他怒吼道!

隨即,他轉身看向了其餘幾人,冷聲說道:“你們馬上走,這裡交給我!”

“呂老,那那你怎麼辦?”那幾名大宗師臉色有些難看。

被稱作呂老的半步武侯冷聲說道:“我自然有辦法,帶上陰方,趕緊走!”

“想走?你覺得你們走得了嗎?”京都武道協會的人手掌一探,四件武侯器,便直接嗡鳴而起,懸掛在了各個方位!

整座大樓的空間頓時被禁錮於此,任何人逃不出去!

呂老咬了咬牙,他冷聲說道:“我們從未招惹過任何人,甚至幫無數百姓解決過風水問題,你們憑什麼要抓我們!”

那幾位武道協會的成員冷笑道:“修行陰氣,就是邪門宗派,抓的就是你們!”

秦玉在一旁默不作聲。

真冇想到這武道協會的動作還不少啊,看來他們真把自己當成了武道界的執法者了。

“是跟我們走呢,還是當場殺了你們?”帶頭的人淡淡的說道。

呂老咬了咬牙,說道:“把他們幾個放了,他們還年輕”

“彆做夢了。”武道協會的人打斷了呂老的話。

“像你們這種蛆蟲,一個都彆想逃脫,我們見一個殺一個。”

“就是,憑著內勁不修,非要修什麼陰氣,真是該死。”

聽到武道協會的話,呂老似乎有些崩潰。

他怒視著幾人,咬牙怒道:“修行內勁?天底下的資源都被你們這些人占儘了,我們又如何去修行內勁?”

“藥材我們買不起,靈脈屬於你們權貴,你們占儘了所有的好處,最後轉頭說我們是蛆蟲!”

“我看最大的蛆蟲是你們!”

“說得好!”就連秦玉都忍不住伸手鼓掌。

武道協會的人,這才發現秦玉。

他們冷冷的看著秦玉,說道:“看來你也是這邪門的人。”

“怎麼,我覺得他們說的對,就是邪門?”秦玉嗤笑不已。

“你們京都武道協會還真是擅長扣帽子啊。”

“放肆!”聽到此話,幾人頓時大怒!

“京都武道協會不是你能詆譭的!”

秦玉冇有理會他們,而是看向了呂老,說道:“呂老,我幫你殺了他們,你把那陰方借給我怎麼樣?”

說到這裡,秦玉又連忙加上了一句話:“你放心,日後我一定會還你。”

還不等呂老說話,武道協會的臉色便冷了下來。

“殺了我們?你好大的口氣啊。”其中一人冷聲說道。

“現在就算你不是邪門之人,你今天也得死在這裡!”

說完,四個方位的武侯器便開始閃爍亮光!

一股殺機,頓時在這辦公室裡瀰漫了開來!

“嗡!”

伴隨著武侯器的催動,一道恐怖的殺機,直逼秦玉而來!

秦玉冷哼了一聲,他當即握拳,正麵迎了上去。

“鐺”

一聲震耳的碰撞,傳入了每個人的耳朵裡!

而那道殺機,更是被一拳打碎!

就連懸掛在角落的武侯器,都微微震顫了起來!

“靠一件武侯器就想殺我?”秦玉冷笑連連。

那四位武道協會的成員臉色頓時一變!

其中一人試探性的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秦玉。”秦玉倒背雙手,靜靜地說道。

聽到此話,這四人的臉色頓時大變!

“你你是秦玉?!”他們下意識的倒退了兩步!

如今秦玉的名字,早就在京都武道協會傳遍了!

他的事蹟,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逼迫聖儒門低頭、打傷副會長夏航、強搶武道協會的龍脈,斬殺世家子弟

隨便一件事,都足以讓人膽寒!

而夏航更是將秦玉定性為“最危險的人物之一”!

萬萬冇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這裡碰上秦玉!

“你就是秦玉?”呂老也愣住了。

秦玉撓了撓頭,說道:“怎麼,我現在這麼出名麼?”

秦玉的幽默,便冇能緩和氣氛,反而讓人更加緊張。

那四名京都武道協會的成員更是對視了一眼。

隨後,其中一人向前一步,說道:“秦玉,我們的職責是消滅這些歪門邪道,希望你不要為難我們。”

“消滅歪門邪道?”秦玉冷笑不止。

“彆把自己說的那麼高尚,誰知道你們京都武道協會做的是什麼行徑?”

“搞不好把這些人抓回去,成為你們自己修行的資源呢。”

此話一出,幾個人的臉色頓時大變!

秦玉見狀,不禁眉頭微微一皺。

“怎麼,被我說中了?”秦玉臉色有些不好看。

“你你胡說八道!”幾人冷聲說道。

“秦玉,你最好趕緊讓開,這件事情跟你沒關係!”

秦玉冷笑道:“被我看到了,就跟我有關係。”

“更何況,我對你們京都武道協會也是深惡痛絕。”

說話間,秦玉渾身氣息攀登,一道道強橫的力道瀰漫了開來。

“秦先生,請小心!”不遠處的呂老喊道。

秦玉冇有理會,他掃視著這幾人,冷聲說道:“來,我也修行陰氣,動手吧。”

幾人騎虎難下,他們咬了咬牙,隻能催動武侯器,向著秦玉逼來!

麵對這四件武侯器,秦玉絲毫不慌。

大圓滿之境的時候,秦玉便打碎了四件武侯器,更何況是現在!

隻見秦玉雙手一握,金色的光芒頓時璀璨而起!

那四件武侯器嗡嗡作響,一道道光芒彙聚成一條巨大的射線,隨後向著秦玉爆射而來!

秦玉麵不改色,正麵迎了上去!

看似樸實無華拳頭,卻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碰撞的一刹那,頓時發出了巨大的爆鳴!

恐怖的力量瞬間擴散而來,將眾人直接震飛了出去!

“給我破!”

秦玉一聲怒吼,拳頭上的光芒霎時暴漲!

而那四件武侯器頓時開始劇烈的震顫了起來!

不出半分鐘,這武侯器便支撐不住了!

“哢嚓!”

幾道脆耳的聲音響起,那四件武侯器,應聲而碎!

所有的光芒霎時消失,武侯起更是變成了一堆破銅爛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