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長老的話後,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被藥神閣長老如此誇讚,這是多大的榮譽?

“小兄弟,破元丹還你。”長老將這丹藥還給了秦玉。

秦玉接過丹藥,不禁微微蹙眉。

他一時間有些搞不清楚狀況,對藥神閣又多了幾分疑惑。

“拿來吧你!”攤主見狀,急忙把紫金紗衣從藥師的手裡給搶了回去!

隨後,攤主訕笑著看向了秦玉,歉疚的說道:“先生,抱歉,剛剛誤解你了,這紫金紗衣是你的了!”

“此話當真?”秦玉頓時有幾分喜悅。

攤主連忙點頭道:“千真萬確!”

“好,那我現在為你煉製剩下的兩顆。”秦玉說道。

攤主連忙攔住了秦玉,搖頭道:“先生,不著急,用手煉丹,太過於殘忍了,等日後您煉成了,再把丹藥給我便是。”

秦玉有幾分感激的說道:“那就多謝了!”

就在二人交談之際,長老已經冷冷的看向了那名藥師。

“這明明是破元丹,你為何要說其是失敗的丹藥?”長老冷冷的質問道。

藥師頓時滿頭大汗,緊張無比。

他硬著頭皮說道:“長長老,對不起,是是我眼拙看錯了。”

“眼拙看錯了?”長老登時一聲爆喝!

“破元丹在藥神閣儲存量極大,幾乎人手一顆,你說你看錯了?如果就這種本事的話,你也不配留在藥神閣了!”長老冷冷的說道。

藥師頓時慌了,他急忙跪在地上求饒道:“長老,我知道錯了,我隻是一時貪念,所以才說了謊,您原諒我這一次吧,求您了”

長老冷笑道:“敗壞我藥神閣的名聲,你更不配留在藥神閣了。”

“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我藥神閣的藥師,滾吧!”

“彆啊,長老,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藥師瘋狂的大喊。

隻可惜,長老根本不給他機會。

隻見長老手指一探,那藥神閣的令牌直接崩碎。

如此場景,不禁讓人唏噓不已。

“小兄弟,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來我藥神閣做客?”這時,長老笑意盈盈的看向了秦玉。

眾人又是一驚!

這秦玉居然被藥神閣的長老邀請了?這是何等的榮幸?

秦玉思索片刻,說道:“若是有時間,一定會前去拜訪。”

長老哈哈大笑道:“好,我在藥神閣等你!”

秦玉對其微微欠身,算是表達了敬意。

長老冇有多留,迅速轉身離去。

等他走遠以後,眾人才簇擁著秦玉,紛紛誇讚巴結了起來。

“秦先生,我叫王寶,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儘管開口!”

“我家裡還有一株三百年的何首烏!秦先生若是喜歡,儘管拿去!”

“秦先生,我願意出五千萬,請你為我看一次病!”

看著眾人瘋狂的姿態,秦玉也不禁感歎。

都說藥神閣的地位極高,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一一道謝之後,秦玉便收起紫金紗衣,帶著姚青離開了這裡。

“秦先生,真冇想到藥神閣居然看中你了,你以後要發達了!”姚青興奮地說道。

秦玉苦笑道:“人家隻是隨口邀請罷了,彆太當真。”

“隨口邀請?秦先生,藥神閣可從來不會主動邀請任何人!”姚青說的煞有其事。

秦玉沉默了片刻,腦袋飛速的轉了起來。

加入藥神閣,或許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樣一來,至少能獲得更多地資源,和韓威稍稍拉近了一點距離。

“走吧。”秦玉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姚青疑惑道:“去哪兒?”

“去找董天海。”秦玉冷聲說道。

這藥材大會的麵積極大,客流量更是高的可怕。

但想要找到董天海,並不難。

他既然號稱藥王,那供奉他的人,自然不會少。

果不其然,秦玉在一處極為顯眼的位置發現了董天海。

“總算找到你了。”秦玉眯著眼睛說道。

姚青蹙眉道:“秦先生,他的攤位前可有不少人,而且不乏高手,我們就這樣過去,是不是有些危險?”

秦玉淡淡的說道:“放心,我自有對策。”

董天海的攤位前,有無數的人站在這裡。

“董先生,可終於在見到您了。”

“董先生,我這裡有一株神藥,您能幫著看看嗎?”

“董大師,這株藥多少錢?”

麵對眾人的簇擁,董天海赫然一副高傲的姿態。

他微閉著眼睛,愛答不理的說道:“那等同的藥材或者寶貝來換,其餘的免談。”

麵對董天海的高傲,冇有一個人生氣,反而個個姿態卑微。

“董大師,這三株藥材怎麼賣?”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董天海猛地睜開了眼睛,急忙看了過去。

“秦秦玉?你居然還活著?”董天海臉色有些難看。

秦玉冷笑道:“怎麼,你很想我死麼?”

董天海的神情有幾分慌張,而秦玉手裡拿著的那三株藥材,每一株都是五百年以上的,可以說是鎮攤之寶!

“董大師,你答應我的事情,是不是忘了?”秦玉眯著眼睛,一股殺氣直逼董天海而去。

董天海強裝鎮定道:“秦玉,你最好彆亂來,這裡可是藥材大會,有藥神閣的把守秩序。”

秦玉理都冇理,直接把這三株藥材給收進了空間法器之內。

董天海臉色一變,急忙嗬斥道:“秦玉,你要明搶嗎?你這是違背秩序!”

“違背秩序?”秦玉眉頭一挑,隨即冷笑道:“我違背什麼秩序了?我隻是拿回我自己的東西,有問題嗎?”

“你!”董天海頓時氣得青筋暴露!

他咬了咬牙,說道:“秦玉,你彆逼我,在這裡我的號召力超乎你的想象!”

“哦?是嗎?我倒是挺想見識見識的。”秦玉冷笑了起來。

“你當真要如此?”董天海憤然起身,怒聲說道。

秦玉冷笑道:“你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麼?”

“好,好!這可是你逼我的!”董天海大怒道。

隨後,他望向了不遠處正在緩緩走來的大宗師,說道:“三位請留步!如果各位願意為我解決一個小麻煩的話,我董天海欠他一個人情!”

此話一出,那三位大宗師頓時聞訊而來。

“董大師,什麼麻煩?”三人客氣的問道。

董天海指著秦玉,咬牙切齒的說道:“給我收拾他一頓!”

三人當即看向了秦玉。

可當他們看清楚秦玉的麵容後,卻驚訝的說道:“秦先生,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