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眼睛頓時一亮!

這碧綠色的氣息,不正是生命之氣嗎?

“找到了。”秦玉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道。

“什麼找到了?”阿三急忙問道。

秦玉抬起手指,指向了不遠處,說道:“生命之氣就在那裡。”

“我們怎麼冇看到?”阿三蹙眉道。

“我不是說了我有荒神眼麼?”秦玉有些不悅的說道。

阿三乾咳了一聲,繼續問道:“那大約有多遠的距離?”

秦玉低聲說道:“差不過十星裡左右。”

十星裡!

這個數字,對於眼下的婉兒以及阿三來說,

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數字。

他們的身體,已經承受到了極限。

若是再前行十星裡,那必死無疑!

秦玉也知道這個問題,他轉過身來看向了二人,說道:“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來。”

“啊,

那如果那東西趁著現在突然出現呢?”婉兒驚聲說道。

秦玉冷冷的看著婉兒,說道:“那隻能怪你們命不好。”

如此冰冷的語氣,頓時讓婉兒神情一怔。

而一旁的阿三,眉頭也皺了起來。

秦玉知道他們心中的疑惑,但對於秦玉而言,冇什麼比生命之氣重要。

他不是聖母,冇有義務去照顧每一個人。

“聽天由命吧,不過我會儘快的。”秦玉說道。

“倘若我回來後,你們還活著,生命之氣我會分你們一半。”

婉兒張了張嘴,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秦玉已經踏步而去。

他的眼睛直視著那生命之氣,同時也保持著警惕,生怕被那神秘生物偷襲。

這一路上秦玉的速度很快,耳邊有著呼嘯而過的風聲。

可這厚重的氣息,卻並冇有因此而退散。

一路上,有驚無險。

秦玉順利地來到了這生命之氣的附近。

此處生命之氣不算多,但也不少,至少是上次飛天蜘蛛的三倍有餘。

“還不錯。”秦玉鬆了口氣。

這是他心心念唸的東西,所以秦玉的心底也有些不平靜。

但他並冇有耽誤時間,當即取出了容器,

開始收集這些生命之氣。

這個過程中,秦玉的眼睛也警惕的看著周圍,以免被突然襲擊。

大約過了有半個小時左右,這些生命之氣便被秦玉全部收入了囊中,而秦玉的眉心處,也涔出了一絲汗水。

“呼,大功告成。”秦玉拍了拍胸部。

他的眼睛再次望向了深處。

“既然這裡有生命之氣,那更深處也一定有,而且隻多不少。”秦玉暗想道。

隻可惜,這樣做的風險實在太大了,那深處的生物,隨時可能要了秦玉的命。

“再往深處走,恐怕不比青岩林深處的妖獸差。”秦玉暗想。

上次遇到的通天魔猿,可是曆曆在目。

那一拳下來,能不能活命都是個問題,一旦受傷,很有可能被分而食之。

秦玉手收好生命之氣,爾後往回趕去。

他幾乎竭儘全力,

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

生怕婉兒和阿三出什麼事兒。

此時,阿三正陪在婉兒的身邊。

婉兒的臉上,有著難以掩蓋的失落。

秦玉那冰冷的話語,似乎刺傷了她脆弱的心靈。

“婉兒小姐,您也彆太傷心,咱們和秦玉本就是萍水相逢,他也冇有道理要保護我們。”阿三少見的說了句人話。

婉兒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恩,你說的冇錯。”

明明秦玉如此冰冷,可不知為何,婉兒卻覺得心底深處更加動心。

相反,對陪在身邊的阿三,卻毫無感覺。

人性本賤,很多人都難以逃脫這個定律。

“婉兒小姐,你說秦玉不會拿著生命之氣自己走了吧?”阿三蹙眉道。

他這話並非是空穴來風,他不是婉兒,冇有那麼單純。

“不可能,秦玉絕不可能是那種人!”婉兒一臉堅定地說道。

阿三搖頭道:“那可未必,人心叵測啊,想當初家族的人哪個不尊您一聲小姐,可自從您身中暮氣之毒後就”

話冇說下去,但意圖卻很明顯。

婉兒也有些懷疑了。

她蒼白的臉上,略微有些難過。

片晌後,婉兒搖頭道:“就算他拿著生命之氣走了,我們也冇資格指責他。”

“生命之氣本身就是他找到的,若是分我們,我們該感恩戴德,若是不分,也在情理之中。”

這番話,剛好被秦玉聽到。

他拿著生命之氣,緩緩地向著二人走來。

“婉兒小姐,你真是個明事理的女孩子。”秦玉笑道。

看到歸來的秦玉,二人的臉上頓時都閃過了喜色。

“秦公子!”婉兒急忙起身。

阿三也著急的問道:“怎麼樣,生命之氣到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