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眼前的一幕,各大境主不由得發出了驚呼!

“用肉身抗了下來,他的軀體怎麼會如此旳堅硬!”

“那可是紫雲劍,失傳多年的紫雲劍啊!”

持劍者不是弱者,是被譽為天下第一弟子的顏錦堯!

若是換做他們來持劍,後果如何,不敢想象!

秦玉雙手夾著紫雲劍,麵色冰冷無比。

顏錦堯竭儘全力,想要抽出此劍,卻發現根本動彈不得。

秦玉的那兩隻手掌如同鐵鉗一般,死死地抓著紫雲劍!

“顏錦堯,你就這點本事麼,真是讓我失望。”這時,秦玉開口了。

他身上散發出了金威,向著顏錦堯瀰漫而去。

這金色的光芒,瞬間便將他那紫金芒吞噬,熾熱的氣息,將顏錦堯震退了出去!

就連他手中的紫雲劍,也隨之脫落掉地!

秦玉低頭看著掉在地上的紫雲劍,不禁冷笑道:“連一把劍你都握不住,還敢自稱什麼第一弟子?”

“你強行吞噬了顏若雪的血液,結果就這點本事?真是讓我失望!”

顏錦堯麵色無比難堪,他下意識地看向四周,彷彿在害怕周圍的言論。

“我我隻是失誤罷了!我斬你不費吹灰之力!”顏錦堯大怒道。

秦玉冷笑連連,他腳下一震,紫雲劍便落在了手裡。

隨即,秦玉將手中的紫雲劍向著顏錦堯撇了過去。

一道劃破天際的紫芒,直逼顏錦堯而來!

顏錦堯急忙向著一側躲閃,紫雲劍擦著他的胸膛,狠狠地插入了身後的一座高山!

刹那之間山崩地裂,碎石滾滾而下,像是發生了大地震一般。

“怎麼,連劍你都不敢拿了?”秦玉冷笑道。

顏錦堯頓時明白了什麼!

秦玉根本就不是在攻擊他,而是在把劍還給他!

這等屈辱,讓顏錦堯近乎癲狂!

他一把抓起了紫雲劍,憤怒的大吼道:“秦玉,你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秦玉冷冷的說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有什麼招式,你就使出來吧。”

顏錦堯憤怒的無以複加,他雙手抓著紫雲劍,手掌在微微顫抖!

“秦玉,你徹底激怒我了!”

下一秒,顏錦堯忽然一劍斬出,聲嘶力竭的怒吼道:“紫霄斬!”

伴隨著他的一聲怒吼,頓時出現了漫天的劍影!

數千道紫色的劍影,鋪天蓋地的斬向了秦玉,每一道劍影,都擁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那劍刃之上閃爍的寒芒冰涼刺骨,半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的劍痕!

那瀰漫而來的殺意,讓所有人都打了個寒顫!

數千道劍影向著秦玉瀰漫而來,將秦玉圍在其中,無處可躲!

頃刻之間,這數千道劍影已經斬向了秦玉,這等劍法,哪怕是秦玉也無法躲閃!

“嗤啦!”

一道道刺耳的聲音自拿劍刃中心傳出,紫色的光芒,將秦玉徹底包裹!

“成功了!”

顏錦堯見狀,頓時大喜過望!

他嘴巴微張,再次吐出了一口精血,向著那劍芒之中爆射而去,似乎打算一擊斬了秦玉!

精血冇入的刹那,劍芒頓時又盛了幾分!

原本紫色的劍芒,此刻卻沾染了一絲絲的猩紅,那恐怖的氣焰,覆蓋了方圓數百米!

光芒在瘋狂的攪動著,無數道劍影不停地斬去,似乎要將秦玉斬成肉泥!

周圍的境主急忙倒退,生怕被捲入其中!

“哈哈哈!”

看到此等場景,顏錦堯興奮地大吼了出來。

“秦玉,你終將為你的猖狂買單,給我去死吧!”顏錦堯瞠目欲呲,麵漏瘋狂之姿!

可就在這時,那紫色的劍芒之中,卻散發出了一絲絲淡淡的金色!

金色猶如一個米粒般大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的蔓延!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傳出,那劍芒居然瞬間被衝爆!

隻見秦玉身上散發著聖潔的金芒,而那一道道劍影,早已煙消雲散!

儘管秦玉的身上出現了數不清的血痕,可他的氣血卻無比的旺盛!

“怎怎麼可能!”顏錦堯見狀,臉色頓時大變!

紫霄斬明明已經將秦玉吞噬,為何他卻安然無恙!

“顏錦堯,我已經給過你一次機會了,你就這點本事麼?”秦玉冷冷的看著顏錦堯,臉上掛著輕蔑的笑容。

這個笑容,讓顏錦堯近乎崩潰!

這一刻,他忽然害怕了!

站在他麵前的這個男人,宛若是一座高山,讓他心生畏懼!

圍觀的眾人也似乎明白了什麼。

一直以來他們都以為顏錦堯和秦玉不相上下,是唯一一個能和秦玉爭鋒之人。

但此刻他們才發現,二人之間的差距,好似一條橫溝,難以跨越!

實力之間的差距,大到離譜!

“這顏錦堯似乎和秦玉根本不在一個檔次啊”

“是我們低估了秦玉,還是高估了這顏錦堯”

“難道說,顏錦堯隻是徒有虛名嗎?”

暗處觀戰的眾人,紛紛低聲呢喃。

人群中的韓威,也不禁默默冷笑。

“當初我輸給了這秦玉,你們都嘲笑我,如今可總算是輪到你們頭上了。”韓威冷笑連連。

前方,秦玉正冷眼看著顏錦堯。

“不可能!我絕不會輸給你!”顏錦堯一聲嘶吼,手中紫雲劍無章法的向著秦玉揮出!

這時,秦玉腳踩行字訣,眨眼間來到了顏錦堯的身前。

他金色手掌一探,徑直拍在了紫雲劍劍身之上。

“鐺!”

巨大的力道,順著那紫雲劍,直逼顏錦堯的手掌!

在這股巨力之下,紫雲劍瞬間脫落,他的虎口更是被震得鮮血淋漓!

“你已經兩次落劍了。”秦玉將紫雲劍抓在手中,冷冷的說道。

顏錦堯張了張嘴,他剛要說話,秦玉金色的手掌已經拍了過來!

“啪!”

這隻手掌龐大無比,抽向了顏錦堯的半邊身子,他的身體如同一顆炮彈般,爆射了出去,狠狠地砸入了地麵!

“啊!!”

顏錦堯憤怒的嘶吼,他渾身鮮血淋漓,多出骨頭崩碎,看上去慘不忍睹!

“秦玉,你完了,你完了!”顏錦堯瘋狂的大吼。

隻見他手腕上戴著的手環忽然飄出了一絲絲白色的塵霧。

這塵霧向著顏錦堯的軀體覆蓋而去,緊緊地貼附在他的每一寸肌膚之上!

塵霧像是石灰一般,給顏錦堯的軀體鍍上了一層盔甲!

“恩?這是什麼?”秦玉眉頭一挑,眼睛裡閃過了一絲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