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臉色又是微微一變。

他冷眼看著八字鬍,說道:“你到底還知道什麼!”

八字鬍笑道:“彆著急嘛,我也隻是猜測而已。”

“猜測?當時我在國外,你怎麼可能知道,難不成你跟蹤我!”秦玉冷冷的說道。

八字鬍急忙擺手道:“不不不,你誤會了,我隻是在你身上發現了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猜測而已。”

秦玉下意識旳摸了摸自己口袋裡麵的信物,隨後半信半疑的看向了八字鬍。

八字鬍攤了攤手,說道:“冇騙你,真的!我對天發誓!”

秦玉也不想和他爭辯這個問題,便冇有再繼續問下去。

“你也是從那個星域來的麼?”秦玉有些好奇的問道。

八字鬍一本正經的說道:“準確的來說,算是。”

“什麼叫算是?”秦玉忍不住問道。

八字鬍微微歎了口氣,說道:“你現在看到的我,其實隻是我的一縷神識。”

“一縷神識?”秦玉頓時大吃一驚!

這八字鬍的實力可不弱啊!居然隻是他的一縷神識?那他的本體又得多麼強大?

“你開玩笑吧?”秦玉有些懷疑的說道。

八字鬍一臉悲痛的說道:“我也希望是開玩笑,但這是事實。”

“那你的本體呢?為啥隻有一縷神識來到了地球?”秦玉繼續問道。

八字鬍微微歎息,臉不紅心不跳說道:“本尊對地球的人文曆史一直特彆好奇,所以不遠萬裡,將一縷神識橫渡虛空而來,為的就是”

“去你媽的!說人話!”秦玉打斷了八字鬍的喋喋不休。

八字鬍略顯尷尬,他咳嗽了一聲,正色道:“其實我是被追殺至此,本體已經被毀了,竭儘畢生所能,消耗了無數的寶物,才僥倖逃出了一縷神識,來到了此處。”

秦玉驚聲說道:“真的?”

“恩。”八字鬍點了點頭。

看他的樣子並不像是在說謊,秦玉也愈發的好奇。

“你被誰追殺的啊?為啥要追殺你?”秦玉繼續問道。

八字鬍老臉一紅,小聲嘟囔道:“哎,一不小心得罪了一個大世家”

“大世家?你咋會得罪大世家呢?”秦玉有幾分驚訝。

八字鬍的臉頓時更紅了,他小聲嘟囔道:“我夜觀天象,覺察出來他家有寶貝,就去他家裡麵走了一圈。”

“誰料那世家太小氣了,居然糾集了數人對我圍追堵截。”

“哎,真是世風日下,他媽的,考個古都這麼難。”

秦玉老臉一黑,忍不住說道:“你不會是刨了人家祖墳吧?”

“咳咳。”八字鬍乾咳了一聲,厚著臉皮說道:“那不能叫刨祖墳,那叫考古,懂嗎?”

“活該。”秦玉忍不住暗罵道。

八字鬍站直了身子,有幾分自豪的說道:“本尊也隻是不願意跟他們一般見識罷了,否則豈會被他們追殺?”

“說白了,本尊隻是想來地球考古罷了,畢竟那麼多渡劫大修士都來過。”

“行了,彆吹牛了,說正經的。”秦玉擺手道。

“那你的本體到底是何等修為?”秦玉問道。

提起此話,八字鬍的臉上頓時浮現起了一絲自豪之色。

“本尊的本體,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大能之境,想當初那也是縱橫世間無人能擋啊!”八字鬍一臉感歎。

秦玉臉色微微一變。

冇想到這八字鬍居然是一位大能之境!

“連大能之境都會被追殺至此麼。”秦玉倒吸了一口涼氣。

八字鬍正色道:“秦玉,這世界上能人異士比你想象的還要多的多!就算是我,也被追殺了多個星域,差點隕落。”

“說實話,我之所以來地球,也是因為有守道者的存在,否則他們很有可能會降臨此處,抹殺我最後的一絲神識。”

這一次,八字鬍說的無比正經。

“守道者,也就是我父親。”秦玉在心底暗想。

如此推算的話,父親的實力應該在大能之上,否則也不至於讓那些世家不敢來到地球造次。

“既然你是大能之境,你對大能的實力應該有清楚的認知。”秦玉說道。

“我問你,以我現在的實力和大能相比,到底差多少。”

八字鬍臉色一沉,他認真地看著秦玉,一字一句的說道:“差很多,秦玉,以你的天分,就算放在那片星域,也算得上是天才,但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天才。”

“我所知道的世家子弟,不弱於你的便不下百人,而他們當中,有很多已經踏入了大能之境。”

“就算是京都武道協會的那八位高層,放到那一片星域,也算不上什麼。”

秦玉頓時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壓力。

“話已至此,有些話我也可以直白的告訴你了。”八字鬍起身道。

他背對著秦玉,沉沉的說道:“顏家,在那片星域是頂尖的世家,而一位完整血脈的覺醒者,在顏家地位極高,高到你無法想象。”

八字鬍轉過身來看著秦玉,說道:“雖然混沌體算是最強體質之一,但未必能入顏家法眼,因為不弱於混沌體的體質,比比皆是。”

“你想要在他們當中脫穎而出,就一定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還有,顏家完整血脈的覺醒者,在那片星域,肯定會名震整個大陸,想要與其聯姻的,恐怕也會數不勝數。”

秦玉聞言,頓時感覺壓力山大,對於力量的渴望,更是極為強烈。

“力量我恐怕需要更強大的力量。”秦玉深吸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