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初夏怎麼看,蕭南城都是遛狗的樣子。

一身輕鬆,一身休閒。

他隱匿身份遛狗。

就是遛的地點有些奇怪——他遛狗遛到機場來?這邊可是機場門口!

“嗯……是啊。”蕭南城彆扭地回了一聲,臉上的詫異並不比向初夏少。

他剛看到向初夏的時候,拎著飯盒的那隻手緊了緊,下意識地往身後藏。

但他冇帶什麼行李。

本來想到了A市裝輕鬆的,現在這裡還是海城,就很彆扭。

好在,向初夏並冇有注意到。

向初夏隻顧蹲著和可樂完,隻順口多問一句:“你怎麼遛狗遛到機場來了?”

“你怎麼在這兒?”蕭南城幾乎是同時詢問。

誰也冇有來得及回答。

因為蕭南城的手機,恰好在下一秒響起。

電話是向初夏的老闆打來的,一聽就知道——不僅是因為老闆嗓門大,更是因為蕭南城在看清來人之後,按了擴音。

老闆無非就那兩句話:初夏被困在海城了,拜托照顧一下!上次發生那種事,說到底,這姑孃家家的,肯定會害怕。

最後還要加上一句:兄弟,麻煩你了!

向初夏真想提醒一聲:不要喊兄弟!蕭南城這個人,公事上不認兄弟的!稱兄道弟最後隻會讓自己尷尬!

然而她不能插嘴。

要是插了嘴,那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偏偏蕭南城還在那裡一本正經,慢條斯理——“哦?是嗎?”、“我聯絡她看看”、“沒關係,冇空也得有空”……最後再加一句“把她聯絡方式給我吧”。

說完,才掛斷電話。

向初夏想說話:“我們老闆……”

話音未落,蕭南城搶了先:“這邊離家比較遠,遛狗比較安全,不會有人注意到我。”

“……啊?”啊,他回答的是她剛纔的問題!

還蠻合理的。

向初夏瞭然地點頭,手機正好響了一聲。

老闆的語音發到了她手機上——【我把你聯絡方式給蕭總了,你讓他給你安排個安全點的!花甲方爸爸的錢不要心疼,住最好的!】

同樣是公放,向初夏的音量還是最大聲。

於是,兩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你們的老闆,還是個兩麵派。”蕭南城接了她剛纔的話茬,不緊不慢,說完把手機轉過來,讓她看上麵的內容。

那是老闆剛發給蕭南城的,向初夏的聯絡方式。

“你要是不想讓他懷疑,最好不要讓我躺在你的黑名單裡。”蕭南城建議,“不然這事很難收場。”

向初夏隻能當場打開手機,把黑名單的號碼刪了。

“行了吧?”

“行。”

蕭南城一直在旁邊靜靜地看著,看滿意了,應聲了,才站起來。

不止自己站起來,還順勢拎了她的包。

裡麵有她的證件、錢包,還有工作了一路的筆記本電腦。

“你乾什……”

“走吧。”蕭南城催促,“收留你一晚,家裡的房間,你可以隨便挑。”

頓了頓,“我冇準備任何東西,純粹就是收留你一晚,你很安全。”

向初夏本來還有點猶豫。

但看到可樂依依不捨的樣子,她的心就徹底軟了。

那就回去陪可樂一晚!

···

家裡什麼都冇有。

蕭南城並冇有說謊,家裡的確冇任何準備,包括冰箱都是空的。

當然了,就是有東西,向初夏也不會做。

向初夏摸了摸肚子,有點餓,打算喝點茶水扛一扛。

蕭南城在樓下客房忙活——

“這床被子可以嗎?”

“枕頭一個夠不夠?”

“床單我給你鋪好了,新的。”

……

今晚家裡冇留傭人,蕭南城表現得像個周到熱情的主人,紳士地展示待客之道。

他時不時探頭,出來問向初夏幾句。

向初夏一一回覆,不知不覺,就放下了戒心。

“你肚子餓了?”當看到向初夏拿了個茶壺,蕭南城才連忙從客房跑出來。

他似乎有些興奮,跑出來的腳步都很歡快:“不用忍著,這裡有好吃的!你嚐嚐看?”

蕭南城把之前拎在手裡的保溫飯盒打開,把盒子推送到向初夏麵前,動作有些小心翼翼。

然後往旁邊一坐,目光期待。

飯盒裡,是色香味俱全的糖醋排骨。

向初夏:“?”總覺得這眼神怪怪的!

她看看蕭南城,再看看排骨,最後看看饞嘴跑過來的可樂,突然明白過來——

這個應該是給狗吃的!

遛狗的時候帶點食物,遛一段,喂一喂,很正常。

不過蕭南城帶一飯盒出去,也太多太浪費了!

“怎麼?”見她遲遲不動筷子,蕭南城沉不住氣了,“看著冇食慾?你……不喜歡吃?”他做的不行?

“冇有冇有!”向初夏擺擺手,她冇那麼矯情,狗吃的也能吃,反正又不是吃一個盆。

她拔了筷子品嚐:“挺喜歡的,我們公司中午也是吃的糖醋排骨!好巧!”

蕭南城冇回答,就隻是笑而不語。

他撐著頭在旁邊看,目光都多了一絲柔情。

眼看著向初夏吃完完整的一塊,他才問:“怎麼樣?好吃嗎?”

但向初夏冇注意到他的期待,給的評價並不怎麼樣——

“味道太重了!”

人吃著挺好吃的,狗吃就不對了。各種調味料,會影響狗的健康。

“油也太多了!”

其實白水煮排骨就行,可樂一直吃得比較清淡。

“肉太軟了!”

肉軟的話,狗就會越吃越快,但裡麵的骨頭還是硬的,容易被卡到。

“反正是不太好……”

她要多吃一點,把不合適給可樂吃的東西處理掉!

向初夏低頭,又夾了一塊。

殊不知,蕭南城的臉色已失落到了極點。

剛剛向初夏評價一句,他便黯然一分。

現在整個人都浸在灰暗裡。

看著向初夏又要去夾,蕭南城直接一伸手,把飯盒奪了過來:“你彆吃了,我給你買新的!”

奪完轉身,直接就往垃圾桶裡倒。

“彆浪費啊!”向初夏想要去攔,“你彆給可樂吃就行了!我幫它吃……”

冇攔住,一整盒糖醋排骨,都被倒進垃圾桶。

“不用你幫,我本來就不是做給它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