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另一邊。

孔雲卻好似又變回了前麵的狀態,呆呆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場上不少人都替他捏了一把汗,暗暗擔心,會不會真的被郭大廚說中了。

他隻是身體恢複了,但是廚藝卻丟了?

隨著時間緩緩過去。

郭大廚那邊已經開始熱鍋起油了,隨著祕製香料的下鍋,一股濃鬱的清香瞬間迷茫了整個大廳。

不少人都伸長脖子嗅著,陣陣饑餓感傳來。

楚中天臉色有些不大好看:“冇想到這傢夥人不怎麼樣,菜還做的不錯。”

其餘幾名評委也都點了點頭。

“是啊,還真冇看出來,這水準已經可以去米其林考級了吧?”

“何止,我以前見過米其林中級廚師炒菜,趕他還差一點。”

“這麼說的話,那他的廚藝還真是了不起。”

但看到依舊還未動手的孔雲後,幾人又紛紛皺起了眉頭。

張母滿臉焦急的來到孔雲身邊,詢問道:“孔神廚啊,您到底在等什麼呢?時間都快過去了,您倒是趕緊動手啊。”

唐天急忙將她拉了回去:“他正在尋找狀態,不要打擾他。”

張母冇好氣的推開他:“做飯要什麼狀態?你又知道了,這到底是來比賽的還是修煉的啊,還狀態……”

話雖如此,但她還是安分了下來。

此時,郭大廚已經開始將最後的青椒下入鍋中,進行翻炒,手法嫻熟,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楚中天看了看時間,悵然道:“隻有八分鐘了。”

其餘四名評委也都歎了口氣,將視線看向了仍在發呆的孔雲,一臉遺憾。

難道曾經威震天南的食神真的就要落幕了嗎?

眾人也都是一臉的唏噓。

至於張豪傑,此刻臉色也是緩和下來,眼神變得輕蔑。

灶台上,郭大廚端著盤子開始盛菜,眼角的餘光看到孔雲還在發呆後,頓時冇忍住挑起了嘴角,心裡竊喜不已。

這本身就是一場豪賭,而現在,顯然是自己賭贏了。

還有幾分鐘,天南頂級神廚孔雲將會成為他的踏腳石,助他成為新一代神廚!

對麵,張母臉色慘白,徹底崩潰了。

張偉眼裡也冇有了光芒,恍若行屍走肉一般。

張依依死死捏著拳頭,心裡充滿了絕望。片刻後,她深吸口氣,閉上了眼睛:“唐天,我累了,咱們回去吧。”

唐天心頭一顫,回頭看去。

隻見張依依雖然是笑著,但卻給人一種哀莫大於心死的感覺,緊閉的眼睛漏出幾滴眼淚,打濕了白色的裙襬。

唐天握住她的手,前所未有的認真:“相信我,在等一……”

最後一個‘等’字還未說出口,孔雲突然動了起來。

原本空洞渙散的眼神此刻卻恍若星辰,刺的人不敢和他對視,他冷笑著看了一眼對麵自以為勝利在握的郭大廚,眉頭一挑。

下一秒,造型古怪的菜刀出現在他手中,猛地一敲砧板,上麵擺放的雞蛋頓時飛上半空。

“唰!”

冇人能看清他的動作,就隻見一道銀光閃過,雞蛋穩穩的落在刀背上,裂開一道口子,蛋清混合著蛋黃緩緩向下低落,隨後被容器接住。

一滴不剩。

嘩!

全場都沸騰起來。

楚中天更是激動的站起身來,睜大眼睛,楠楠道:“來了,他終於回來了!”

這個狀態,這個氣勢,和以前那個風頭無兩的食神一模一樣,更是少了一絲鋒芒,多了一份沉澱。

他不由老淚縱橫。

在全場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孔雲快速的將雞蛋攪勻,隨後加入少許食鹽放到一邊備用。接著又拿出三個番茄,不見他的動作,隻聽到一陣切割的聲音,番茄就已經被去掉外皮,變成了大小相同的方塊,整齊的碼放在盤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