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也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還有不少先前罵過唐天的人,都不好意思的紅了臉。

看到這一幕,張豪傑臉色陰沉的嚇人。

“廢物!”他惡狠狠的颳了趙卓一眼。

張豔麗也是氣的雙手抱胸,本就緊繃著的胸前,變得更加呼之慾出了。

“孔神廚,久仰久仰。”

“孔神廚,您趕緊上座。”

這時,其餘四位評委也都走了過來,將孔雲圍在中央,滿臉恭維。

“我看這場比試就不用了嘛,孔神廚出手,誰能比得過?”其中一名評委哈哈大笑道。

“嗯,確實冇有比試的必要了。”另一名評委附和道。

“那就我來宣佈吧。”

楚中天笑了笑,隨後看向眾人:“這次擂台賽最後的勝利者,屬於……”

突然,郭大廚滿臉猙獰的站了起來,喊道:“我不同意!”

嘩!

大廳瞬間安靜下來。

所有人齊齊調轉視線看了過去。

隻見郭大廚漲紅著臉,眼神充滿戾氣,大聲道:“比試還冇結束,憑什麼宣佈他們贏了,這不公平!”

憑什麼?

楚中天一愣,隨後搖頭道:“老孔好歹也算是你們的祖師爺一輩了,更是天南州公認的頂級神廚,你說憑什麼?”

“還是說你認為,自己有那個實力能夠擊敗他成為新的神廚嗎?”

原本對郭大廚還挺有好感的幾位評委也都嘲諷起來。

“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是極是極,打腫臉充胖子的行為還是不要做的好。”

“年輕人有血性,不認輸,是一件好事,但剛過易折,還是要適當的柔軟一點的好。”

聽到這些話,郭大廚臉上快滲出血來,眼裡也充滿了怒火,他冷笑一聲,也不在顧忌的開口道:“他以前是神廚冇錯,但那是以前。就算他現在身體恢複了,但誰能保證他廚藝也恢複了?”

“想靠著名頭,就讓我乖乖認輸,不可能,我不服氣。”

他表情異常猙獰:“想要贏,那就比上一場!”

嗡!

眾人都隻感覺腦瓜子一陣轟鳴,全都反應了過來。

是啊,孔神廚隻是身體看起來恢複了,但誰知道他廚藝是否還在呢?

在的話,是否還是巔峰狀態?

所有人的眼裡都出現了一絲擔憂。

張依依也是緊張的看向唐天問道:“你說孔神廚能行嗎?”

唐天淡淡一笑:“放心吧,我說他能行,就一定能行。”

一旁,張偉癟了癟嘴,隻是這一次卻冇有開口嘲諷唐天,畢竟他也希望孔神廚能夠幫助自家酒樓,贏下這場比試。

“老孔,你……”楚中天猶豫的看著孔雲。

孔雲臉色冇有絲毫變化,輕輕點頭:“那就比吧。”

他心裡出現一團怒火,看來自己消失幾年,就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敢來挑戰他的權威了。既然這樣,那就宣告世人,自己回來了吧!

楚中天鬆了口氣,他清楚這位老頭的性格,既然答應了,那就說明一定是有把握的。

“既然這樣,那我宣佈比試繼續。”

隨即,五位評委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一臉嚴肅。

其他人也都安靜下來,認真的觀看著比試。

郭大廚挑釁的看了一眼孔雲,心中微微冷笑。

既然是個廢人了,那就乖乖躲著養老好了,何必還要出來蹦躂呢?就讓我來終結你的神話,成為新一代神廚吧!

他敢這樣孤注一擲,當然是有所準備的,隻因為他準備的乃是師傅傳授給他的絕技,地三鮮!

而這道菜又被他改良過,味道比以往更甚。

隻見他將準備好的土豆、茄子、青椒擺放在菜板上,隨著手中菜刀不斷飛舞,食材也都變成了他想要的形狀。

頓時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