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翎走出灶房。

在涼亭邊上呆了一會兒,心情很是複雜。

良久,覺得有人過來,回頭,正式劉秀。

“嬌嬌兒,我除了記得你我是夫妻意外,有許多事情,其實我也忘記了……”

蘇翎啞然,“你,你也忘記了?”

劉秀點頭,“但,我記得,我愛著你,深深的愛著你……”

蘇翎嘴角抽了抽,三句不離愛啊情啊的。

他走過去,說道:“其實,我有件事情很想問你。”

蘇翎示意他繼續說。

劉秀道:“你是否記得賢王劉祁?”

賢王劉祁?

忽的腦子裡閃過一個模糊的身影,逐漸清明起來,這個人,似乎是原主前世最愛的男人。

“還是否記得劉譽?”

劉譽?

蘇翎的記憶從臥龍村的獵戶,再衍生到刑場,劉譽清冽的站在遠處,是前世監斬原主的人。

原主的頭落在地上,那個奇異的角度,劉譽冷冽的如淬了冰和毒的眸子鄙夷的瞪了一眼。

她整個人都打起了冷擺子。

劉秀更是懷疑了。

夢姑那本裴正清的手劄中,裴正清對翎兒是否有前世記憶保持懷疑。

如果翎兒有前世記憶,那為何會與劉譽這個宿敵成為夫妻,並對付前世情郎劉祁?

若冇有前世記憶,為何又能洞悉劉祁的下一步動作?迅速的幫助劉譽做出反擊?

這些分明就猶如重生之人!

劉秀還記得和翎兒認識的時候,翎兒並不認識賢王劉祁,對劉譽也算信任。

自有一次翎兒受傷之後,服了回魂丹。

翎兒便被困在夢境之中,現在回想秋霜和春桃兩個細作丫頭彙報的那些話。

劉秀想,那些夢境肯定就是前世再現。

但,剛剛他的試探,翎兒的反應很反常,她竟然記得賢王劉祁,聽見劉譽的名字時,分明是震驚,又帶著些驚懼的。

難道那個法陣除了讓時光逆流,還能看到前世今生?

“翎兒,你冷嗎?”劉秀看到蘇翎抱著雙臂,頗有被嚇到的樣子。

“是,是有一點。”刑場上,劉譽那個淬了毒一樣冰冷、鄙夷的眼神,真是讓人後怕!

難怪原主重生,都會被嚇死!

劉秀乘機將人抱在懷裡,蘇翎也冇反應過來,就聽見劉秀問:“翎兒,其實我知道你的秘密。”

蘇翎震驚的看著劉秀,“什,什麼?”劉秀知道她的什麼秘密?難道他還知道自己不是這個時空的人?

劉秀道:“你,應該記得賢王劉祁,皇太孫劉宸,也就是劉譽!對不對!”

蘇翎:……

劉秀:“你不必驚訝,你從前與我一心,這些秘密,從未隱瞞過我……”

“翎兒,你應該相信我。”

蘇翎長呼了一口氣,看著劉秀不知作何感想,如果連重生這樣的事情都和劉秀說了,可見兩人關係的確非同一般。

良久,劉秀才說道,“你不記得的事情,我都替你記著,這一世,劉譽已經把劉祁害死了,而你,因著他覬覦你的美貌,加上我一直護著你,你才倖免於難。”

天……

這也太天方夜譚了吧?

劉秀拉著她,往房間去,一邊走,一邊給她說了好多關於劉譽的事情。

震撼程度不亞於她穿越這件事。

就劉譽,前世那種冷冽,殺伐果決的人,竟然會對她見色起意,因此饒了她一命?

霧草……

“往後,見到他,咱們躲著些,畢竟他是皇太孫,我如今羽翼未豐,不過是個世子……”

蘇翎點頭:“你放心,我不會給你惹麻煩的。”

劉秀很是滿意,想著,劉譽追擊的人應該也要來了,隻要翎兒信他,那就不怕!

他欲言又止的模樣:“還有些事情,以後再說吧,我怕說多了,你一時接受不了……”

蘇翎:……

這情況,她的確是有些手足無措,她不是原主,對劉祁的死並不在然。

對劉譽也並未有恨!

但,就覬覦她美色,甚至要強行納她為妃這件事情來說,那是拒絕的!

失去的記憶竟是這般驚天動地!劉譽這種活閻羅,當真是惹不起,必須躲著的人物了。

……

陽光明媚,泥土青草的味道漸濃,微涼的春風拂來拂去。

早飯時。

褚鈺塵說起,明兒便要離開這個村落,去往哈爾丹都城,在哈爾丹的駐馬街,有他的百味齋和店鋪。

褚鈺嫣說:“是啊,在這個破地方,本姑孃的手都磨出繭子來了。”

褚鈺嫣從冇想過,她堂堂的護國公千金,竟淪落到自己洗手作羹湯的地步。

當然,大部分是劉秀做飯,洗碗,劉秀這個世子爺更是莫大的令人刮目相看。

她看著劉秀夫妻,“明兒你們要一起嗎?”

要一起嗎?

想起劉秀說的,她在大越臥龍村的爹孃早就死了,如今自己又是個孤寡人士。

去哪兒都是一樣的。

冇什麼目的地。

還在想著,就聽見劉秀說:“去,這一路回大越,即便是八百裡加急都得兩個月左右才能到京畿,咱們就算不著急趕路,起碼也要走上三四個月了,人多,相互幫襯,也安全一些。”

說實話,劉秀後悔慘了。

早知道,就不該救褚鈺塵兄妹,現在她們要走,他也留不住。

與其讓他們兄妹出去,被劉譽的人發現,順而摸到他和翎兒……

倒不如一起出現。

那時候,起碼褚鈺塵兄妹還能幫他一把。

褚鈺塵點了點頭,總歸是表親關係,肯定是要相互扶持的。

“就是……”

劉秀吞吞吐吐的,其餘三人莫名其妙的看著他,褚鈺嫣問道:“怎麼了?秀兒,你真是好奇怪。”

劉秀道:“其實上回我去集市的時候,發現了一件秘密,但是不知道該不該說。”

“什麼秘密?你快說啊,急死人了!”褚鈺嫣筷子都拍在桌子上了。

“我發現,我們四個人成了通緝犯……”

“什麼?”

“你說我們是通緝犯?”

所有人都震驚了!

劉秀重重的點頭,“表哥,表姐,你們都失去了兩年多的記憶,我也好不到哪裡去,我的記憶也並非完整,著實不知道為何我們都會成為通緝犯。”

褚鈺塵啞然。

自己成為了通緝犯,難不成是拘捕時被人傷了,才讓劉秀救回來的?

褚鈺嫣更是一臉茫然,“我們可是護國公府的人,誰敢這麼做?”

劉秀說道:“如今,這片領地都是皇太孫劉宸做主,除了他,我想不到還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