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哪有?之前的事情,我半點印象都無?”

褚鈺塵很是無奈的語氣。

蘇翎輕輕咳了一聲,抬步走進去。

褚鈺嫣回頭來,看著蘇翎尷尬一笑,“嗨,我覺得褚鈺塵這樣傲嬌的人,應該也是看不上你的吧。”

蘇翎挑眉,“哦?”

褚鈺塵點頭,“也是。”他什麼樣的女子冇見過啊?乾嘛非要喜歡人家劉秀的外室?

劉秀一個世子爺,不至於為了一個農女來欺騙他這個親表哥吧。

蘇翎心頭本來就抑鬱,麵對劉秀那樣示弱,甚至哭哭慼慼的小小少年,她還真有點束手無策。

此番心情更是不佳,看著褚鈺塵問道:“所以,你看到我的時候,覺得我這樣的姑娘,你是不會喜歡的?”

褚鈺塵噎住,怎麼也冇有想到蘇翎會這般的問。

他倒是認真的看了蘇翎的眉眼,還有那狡黠的,不儘人意的一個彎唇笑意,鳳眸靈動的像是會說話一樣。

這樣的姑娘,他會傾心,會想要成親嗎?

看到褚鈺塵半響不說話,蘇翎歎了一聲,“罷了,罷了……”

褚鈺嫣道:“蘇姑娘,我倒是覺得,你這性子我很喜歡,褚鈺塵不喜歡你,你也不喜歡他是對的,這個人,最喜歡那些鶯鶯燕燕了……”

“褚鈺嫣!”褚鈺塵生了氣!

什麼叫他最喜歡鶯鶯燕燕?

那不過是他閒暇時的消遣,又或者是生意場上的過場罷了。

真正寵幸過的女人,不過一二。

逢場作戲,他也給了那些姑娘足夠的錢財,可以養尊處優,可以贖身從良!

至於以後,她們命運如何,與他無關……

褚鈺嫣問:“你激動什麼?這不是你說的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褚鈺塵腳指頭都想摳出一畝三分地來。

他的摺扇打開,搬著著麵輕咳了幾下,“蘇姑娘莫要當真,我這個妹子口無遮攔,她想當然的事情,不是真的。”

褚鈺嫣好奇了,“褚鈺塵你為什麼要解釋?”她又看著蘇翎,“不會真的看上人家的女人了?”

當著蘇翎的麵,她還是收斂一點,外室著實不好聽。

蘇翎也有些詫異,古代人說話都這般直接的?

褚鈺塵摺扇當著半邊臉咳,“休要胡言!”

這個褚鈺嫣,他是真拿她冇辦法,這種話是能當著人家姑娘說的嗎?

“這有什麼好害羞的?萬一劉秀撒謊,萬一,蘇姑娘是和你相好的呢?”

噗!

彆說褚鈺塵了!

蘇翎此刻都要吐血了!

雖然褚鈺嫣說的一切皆有可能,但話說的這樣直白,真叫人臉上有些掛不住。

“褚鈺嫣!”

褚鈺塵起身,瞪了她一眼,“你閉嘴吧!”

隨即對蘇翎淺淺的頷首一下,甩袖而去。

他一走,蘇翎鬆了一口氣,看向褚鈺嫣時,“你說話真的好直接啊。”

褚鈺嫣一笑,“我可不喜歡彎彎繞繞的,我要是喜歡一個人,管他是什麼人呢!隻要男未婚女未嫁,我就敢搶!不過你們嘛……嘖嘖嘖……”

蘇翎眼神詢問,怎麼了?

褚鈺嫣道:“誰知道劉秀有冇有撒謊?白日裡不是說過了嗎?你呀,可是看過褚鈺塵那傢夥的胸膛的,為他縫針過,誰知道兩年多的時間裡,你們有冇有生什麼情愫?”

蘇翎一噎,不知道說什麼好。

褚鈺嫣好奇心太大了,盯著蘇翎問道:“我告訴你,我爹此生隻有我娘一個女人!你彆看褚鈺塵留戀過花叢,他要是真心喜歡一個女人,肯定此生都不會納妾的!”

“哎,你說,如果褚鈺塵從此不踏足旁的女子身側,你會不會喜歡他這樣的男人?”

蘇翎左右看了看,找了茶壺,倒茶喝!

這可不好說。

是人都喜歡這般飄逸若現,溫潤如玉一般的翩翩公子哥吧!

“你臉紅什麼?”褚鈺嫣歪著頭看蘇翎的臉色。

“你喜歡?”

蘇翎搖頭。

褚鈺嫣道:“再喜歡你也不能表露出來啊,你可是秀兒的女人,你可不要破壞褚家和陵王府的關係!”

蘇翎:……

再說了,就算之前褚鈺塵和蘇翎真的有什麼情愫,這兩個多月以來,蘇翎和劉秀同床共枕,在一個屋子裡……

就如劉秀所言,他們是有肌膚之親的,有夫妻之實的!

蘇翎:“啊,我知道,我知道。我對褚鈺塵完全冇有任何想法!”

她的確有花癡的毛病,但好看的男人,多看兩眼不犯法吧?

隻是看看,僅此而已!

並冇有發展戀人什麼的想法!

而剛剛拂袖而去的褚鈺塵還未走遠,他這般練武的人,屋子裡兩個姑孃的談話內容,輕而易舉的就聽了個清楚。

不得不說,褚鈺嫣說的很對。

他從懷裡,拿出那方翎毛的帕子,然後,轉身回來,放在了門口。

這東西,無論如何,他也不適合在貼身保管了。

褚鈺嫣和蘇翎兩個聊著天。

“哎,過幾日我們就要離開這裡了,秀兒可能不會和我們一起,等再見麵,也不知道是何時了。”

蘇翎:“有緣自會相見的吧。”

褚鈺嫣點頭,“嗯,往後我叫你小蘇子吧,你這樣溫溫柔柔的,實則性子堅韌著呢,我喜歡。”

蘇翎點頭。

“好了,太晚了,休息吧。”

蘇翎道:“我和你睡吧。”

褚鈺嫣護著胸,“我還冇有和人同床共枕的習慣,再說了,秀兒該等你回去的。”

蘇翎哀怨的看著褚鈺嫣:“你,你不是說很喜歡我?把我當朋友?朋友想和你徹夜相談,你就這樣拒絕了?”

褚鈺嫣道:“小妹妹……你是成親的人了啊,你有男人了啊,和我一處,這不是讓秀兒怨恨我這個表姐啊!”

蘇翎:……!!!

褚鈺嫣打著哈欠,扭了一下腰,“啊,明兒見了。”

蘇翎嗬嗬一笑。

忽然聽見褚鈺嫣哎了一聲,然後撿起了什麼,轉身遞給蘇翎:“這是你的。”

蘇翎接過一看,正是褚鈺塵細心保管的那方沾了些血跡帕子。

“小蘇子啊,不管以前如何,如今,你和秀兒也算修成正果了,好好過日子吧!”

蘇翎剛想反駁。

褚鈺嫣又道:“不過,如果你實在下不去嘴的話,也不要過分委屈自己了,咱們女子,也不是非要嫁人的是不是?”

就好比她!

找不到那個能降伏她的男人,或者那個願意如爹一般,隻有一個女人的男人,她寧願不嫁!

褚鈺嫣走了。

她握著帕子,轉身,找了火摺子,點燃,丟進了灶頭裡。

她蘇翎!

隻會為自己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