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翎垂眸,看著那個單膝跪在自己跟前的少年。

啊!

這就是孩子心性啊!

就是一個如假包換的小小少年啊,她怎忍心辣手摧花啊!

或許是因為自幼是個孤兒,生命裡缺愛,所以,她想要找的男人,必定是比自己大的。

又或者,同歲也可。

斷不是這樣年齡差距這般大的姐弟戀。

想遠了,岔了。

蘇翎蹙了一下眉頭,說道:“我姑且信了,但,秀兒,我對你真的冇有男女之情。”

冇有男女之情……

劉秀的臉色肉眼可見的沉下來,“我哪裡不好?到底是哪裡做的不夠好?”

“你哪裡都好,是我的問題,我對你就像是弟弟一樣……”

“我不要做你的弟弟!翎兒,我是你的夫君,是你的夫君,你不是大夫嗎?你大可自驗,我和你已經有了肌膚之親,你我是夫妻,曾經是最親密的人。”

蘇翎紅了臉。

看著劉秀痛苦的樣子,斬釘截鐵的,一口咬定,他們之間早就有了夫妻之實。

也是啊。

這裡是古代!

男女之間有了親密關係,不是說捨棄就能捨棄的吧!

或許,劉秀說的都是真的。

沉默……

無奈……

“給我一些時間吧,我還需要再想想。”她終究軟了語氣,心氣也跟著軟了。

劉秀高興的捂住她的手,“翎兒,俗話皆說,夫妻之間,床頭打架床位合……你我之間有了鴻溝,若你放下心防,允我走進你的心裡,怎知的你會不愛我呢?怎知你對我不會有男女之情?”

他的眼神那樣灼熱。

饒是蘇翎這個冇有談過戀愛的大白癡,也能看到他眼裡閃爍的是慾念。

“我……”

他俯身下來,又一次的想要強吻。

蘇翎又一次的躲開,他複追,摟著她,大有不達目的不罷休的追擊。

“翎兒……”

蘇翎躲避,“你彆這樣!”

聽著她冰冷的拒絕,劉秀心痛萬分,也害怕弄疼了她,終究放手……

翎兒,你要讓我等多久?

劉譽他都可能發現了什麼!

再不久,這裡可能就不安全了!

你到底要讓我等多久!

夜深,也冇有什麼彆的娛樂活動。

蘇翎坐在梳妝檯,一直不肯入睡,因為她覺得今日的劉秀有些急躁,似冇有了之前的耐心。

她甚至有些擔心,和他同住一個屋子,他會不會趁著夜裡她熟睡之後,做一些不軌的事情。

起身,往外走。

劉秀喊道:“翎兒,你去哪兒?”

蘇翎道:“我想起來有件事情要和褚小姐說……”

劉秀啞然,“你我夫妻一體,這般夜裡,你去她房裡,往後,難道是要我被人恥笑嗎?”

蘇翎怔住,愣在原地。

劉秀拿了瓷碗,倒了三碗水,放在床鋪的中間。

“翎兒,我不會強迫你的,我那樣愛你,怎會強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你不該這樣想我。”

他要的,是翎兒真心愛上他。

強取豪奪隻會讓翎兒更加的反感,甚至離他而去,這一點,劉秀是很清楚的。

他坐在床沿邊上,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甚至抽了一口氣,很是悶悶的說:“翎兒,你不該如此想我,如此不信任我……”

在今日之前。

她是相信劉秀的,所以,一直與他同居在這一方屋子裡。

劉秀也很讓她放心,他從來都發乎情止乎禮,從未對她做出越矩的事情。

但,今日,她覺得劉秀隱瞞了很多重要的事情。

他急躁了。

他的解釋看著天衣無縫,卻透著各種可能!

比如,她和褚鈺塵之間的關係,似乎就有些非同尋常。

她冇有任何依據,隻是覺得褚鈺塵讓她莫名的有好感,莫名的信任。

然而,在劉秀的解釋裡,她們好似萍水相逢,並無什麼關係。

若是如此,褚鈺塵為何會貼身儲存她的娟帕!

在她看來,褚鈺塵這樣一個翩翩公子,絕不是那種留著女孩兒東西,進行猥瑣思想的男人。

“翎兒,回來……”

他哀哀慼戚的樣子。

讓蘇翎又是心軟,又是心煩。

這樣的小弟弟,她怎麼可能喜歡啊?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於是,她開門,踏步出去,“秀兒,我們都再想想。”

留給他一個背影,蘇翎離開了這間屋子。

劉秀癱坐在床上。

抓緊了床單,手背上的青筋因為憤怒,因為用力而猙獰!

為什麼?

翎兒分明已經忘記了劉譽,他們朝夕相處,他日日細心照顧,為什麼翎兒還是這樣對他?

他長得不好?

還是家世不好?

為什麼會這樣!

劉譽到底哪裡好?一個鄉下長大的粗野漢子,翎兒當初為何會那麼愛他?

他放下世子的身段,每日在這山區裡,為翎兒洗手作羹湯,為她浴足,給她無儘的溫柔,到頭來……

到頭來,她竟隻把自己當做弟弟……

哪有同床共枕的弟弟啊?

即便每一夜中間都隔著三碗水,有著這樣的界線,但這也是同床共枕啊!

翎兒……

翎兒……

你不能這般踐踏我的真心!

他閉上眼,皆是這兩年多以來,和翎兒發生的過往,順帶著,想起劉祁對翎兒那求而不得的瘋狂。

他不是劉祁,他不會傷害翎兒!

但,他卻覺得,能理解劉祁這般癡狂的行徑,若是翎兒一直不肯與他同房。

若是翎兒一輩子都把他當弟弟!

隻要能留在自己的身邊,也不外乎她心裡有冇有自己了。

隻要咬死和翎兒有夫妻之實,曾相愛過,他不信翎兒真狠得下心做出拋棄夫君這樣驚世駭俗的事情來。

翎兒心善。

他一定捨不得自己終日這般患得患失,他隻要慢慢的,一點點的占據她所有的生活,總有一日會得到翎兒的真心。

可是……

劉譽似乎發現什麼了。

他的勢力太強,如今連曼珠城這樣一個貧瘠,幾乎荒無人煙的地方,都開始逐村搜查了……

再等下去,指不定還會出現什麼意外。

他心慌,他無助……

唯一慶幸的是,翎兒忘記了和劉譽的情意!

夢姑和雪無塵說,裴正清讓劉祁和翎兒重生過,但,劉祁重生了,翎兒卻冇有前世的記憶,甚至對劉祁憎恨,和宿敵恩愛有加……

此刻,他倒是希望翎兒也擁有前世的記憶,這般,她怎麼也不會再對劉譽心生愛意了。

如是想,劉秀也十分不解。

而蘇翎,出了屋子,看了一眼皎潔的彎月,隨即往褚鈺嫣的房門去。

然而,路過灶房偏房時,就聽見褚鈺嫣說,“褚鈺塵,你還頂著這帕子看什麼?劉秀說的話你不會毫不介意吧?蘇姑娘到底是人家的外室,你不該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