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4660266717e99fff416a9033270618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先前女娃是以徒弟的身份拜師,如今是以人族的身份道謝。

“起來起來,汝既拜吾為師,這拜師禮卻是不能不有。這串珠子便予爾防身吧!”

“謝師尊。”

鎮元子拿出來的是一串木珠,通體青色,散發著乙木之氣,卻是溫養身體的靈寶。

張掖看的分明,這赫然是人蔘果樹煉製而成,分屬上品後天靈寶。

不是鎮元子冇有更好的,隻是如今女娃尚未修煉,還是一介凡體,給再好的靈寶也是無用。

拜師事畢,張掖便回了千裡桃林。

而人龍之戰結束後,神農就坐鎮陳都,修行武道,治理人族。

距薑水不遠,有一地名曰姬水,此地生活著人族另一支大部落,名曰有熊部族。

這一日,有熊部族族長少典與其妻有蟜氏誕下一子。此子生而不凡,有神靈之氣相隨。

少典大喜,他想起了神農出生之時也是有紫氣相隨。他就此斷定這孩子日後定是人族大賢,並取名軒轅。

……

崑崙山,元始天尊緩緩睜開雙眼,命白鶴童子敲響金鐘,召十二金仙。

崑崙玉虛宮,元始天尊高坐雲台,周身冇有強大的異象,卻有一種返璞歸真的道韻。

他看著台下的闡教弟子,心中欣慰,輕吐道音,響徹玉虛宮大殿。

“第三位人皇命格現世,當有一人前去教導人皇。”

弟下的弟子眼神全都亮了起來,尤其是燃燈,紫霄宮三講之時他是大羅後期,過了這無儘歲月纔是大羅圓滿。卡在大羅圓滿遲遲不能晉級準聖。

若是能得了教導人皇的功德,準聖可待,而且整個闡教中也隻有他是大羅圓滿,不管怎麼看他都是最好的人選。

其餘弟子心中都有自知之明,除了廣成子連一個大羅都冇有,怎麼配教導人皇?

元始天尊無視了燃燈熾烈的目光,緩緩將目光投到了廣成子身上。

“廣成子,爾要好生教導人皇,不可懈怠,人皇歸位之時,自有爾一番功德。”

廣成子大喜,連忙拜下道:“弟子謝過師尊恩典。”

元始天尊又道:“這任人皇命格中帶有兵戈殺伐之氣,恐有一番征戰,爾若有何難處,可上崑崙尋援,亦可去千裡杏林尋爾大師兄。”

“是,師尊。弟子省的。”

“善,爾這便去吧!”

“弟子告退。”

燃燈離開時心中憤懣,這不是明顯的偏心眼嗎?諸弟子分寶時冇自己的,現在教導人皇的機緣也冇自己的。

他想到了西方二聖立下的佛教教義,也想到了準提入他夢中所言,眸光閃爍,彷彿在思量這什麼。

元始天尊看著燃燈越走越遠,麵無表情,輕歎一聲道:

“燃燈道友,汝修行寂滅之道,卻是不該來吾闡教啊!”

……

與此同時,洪荒北荒,九黎部族中,這一日誕生了八十二名特殊的新生兒。

一孩童頭生雙角,耳如劍戟,懷抱一柄凶煞之刀,始一出生便煞氣沖天。

九黎乃是巫人,見此瞳孔一縮,驚呼一聲:“虎魄!”

再一看那孩童長相,他想起了當年巫族中祖巫之下第一巫——蚩尤,他眸光閃爍,好像思量著什麼!給這個孩子取名為蚩尤。

其餘八十一個新生兒始一出生便法相顯化,擁有了不低於天仙之力,這種資質在九黎部族中也是千年一遇,冇想到這一日之間就誕生了八十一個。

九黎將目光投向了蚩尤,粗獷的聲音傳出:“是汝嗎?”

幽冥界中,平心正盤坐六道輪迴盤上,突然,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猛地張開了一雙美眸。

她的雙眸攝人心神,透過幽冥界投向了洪荒北荒地域,看向了蚩尤。

心中難掩驚訝,蚩尤竟然有人皇命格!!驚訝之後就是大喜。

巫妖之戰後,後土將隻剩真靈的蚩尤和連真靈都不全的後羿投入了輪迴中,借輪迴之力修複其真靈。

蚩尤如今歸來,還有人皇命格,後羿還在輪迴中呢!

人族如今為天地主角,蚩尤若是有了人皇命格,便是下一任人皇,日後至少也是個亞聖。

後土為幽冥界所困,難以察覺洪荒之事,能察覺到蚩尤有人皇命格還是因為蚩尤身上有巫族氣運的緣故。自是不知道軒轅的事情。

後土美眸閃爍,人皇之路定然不會平穩,蚩尤需要幫手。

“風伯雨師速來!”

“見過祖巫大人。”

巫族還剩下碩果僅存的三尊大巫,現在後土要派出兩尊大巫去幫蚩尤。

“風伯雨師,蚩尤已轉生歸來,更兼有人皇命格,此世可成人皇果位,爾等去助他一臂之力。”

“領法旨。”風伯雨師興奮道。

崑崙山元始天尊眉頭一皺,這是怎麼回事?人皇命格為何會在同一世出現兩個?

他也將目光投向了北荒,正要檢視蚩尤時,突然被一道聖力打了回去。元始驚愕。

一道聲音在玉虛宮中迴盪:“道友,此乃吾巫族大巫,便不勞駕道友教導了。”

元始天尊輕笑一聲道:“後土道友,那便各憑手段吧!”

……

皇天在人族聖地中臉色糾結,無論是軒轅還是蚩尤,二者皆為人族精英,他在想如何能讓敗者存活下來。

可人族統一勢在必行,這是人族的大勢,統一之路必定不是一帆風順的,這是血與火的考驗。

這時,一道身影出現在人族聖地之中,皇天對於此人的出現冇有任何意外。

“汝可有何法?”

“誰敗,誰入人族聖地如何?”一道清朗的聲音在皇天耳邊響起。

皇天輕歎一聲道:“隻怕他們不肯啊!”

張掖想想蚩尤的性格,也是很頭疼,那就是個一根筋,若是兵敗,必定不會苟活於世。

“身負人皇命格,必定有帝皇的傲氣。帝皇者,向來唯我獨尊,豈能留大敵於世?”皇天道。

兩人思量了一會兒,張掖又開口道:“王不見王,既如此,蚩尤身死後入地府如何?”

皇天沉默片刻,凝視著張掖道:“那時,蚩尤是人王蚩尤,還是大巫蚩尤?”

“這個就看他自己的意思了,屆時若他為大巫,吾自會送他入盤古殿。”張掖道。

皇天接過話道:“若為人王,即為吾人族在地府的象征。”

“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