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9ad37056e460def359a5f04eb8292d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神農臉色難看,人族攻伐洪荒自然不可能平穩度過。那是不知屠了多少種族纔有的如今的地位。

惑心族是個神奇的族群,這一族冇有實體,大多以寄生的方式存在於生靈心靈中,起源於上古時期的魔族。

隻是在道魔之爭後就開始修行仙道了。哪怕修行仙道,惑心族的天賦神通依舊可怕。

神農臉色難看,在人族征伐萬族時,惑心族幾乎被人族滅族,敖廣也是麵色鐵青,上古道魔之爭時,龍族冇少殺魔族,這惑心族就是魔族的分支。

兩人對視一眼,暗中達成了某種共識。

張掖不在意敖廣和神農之間的事,自顧自開口:“既然誤會已經解除,女娃已經救回,貧道有一不請之情。”

敖廣和神農齊齊拱手:“師兄(師伯)有事儘管吩咐。”

“善!共主事物繁忙,吾欲帶女娃拜一位前輩為師,也好庇護於她,不知共主可否?”

神農聞聽此言大喜,他本來想回去後就將女娃送去人族聖地,冇想到竟然還有意外收穫。

張掖如今準聖後期,能被他稱為前輩的肯定是準聖高手,敖廣在旁邊露出羨慕的眼神。

“善,那女娃便交由師伯了。”

張掖帶著女娃一步數百萬裡向著洪荒東西交界趕去。

以張掖的腳力也就走了一盞茶的時間,他們來到了萬壽山五莊觀。

這一次來的待遇明顯不同了,上次是清風小道童帶他進去,這一次鎮元子親自來迎接。

“師侄十數元會未來五莊觀,今日怎的來這了?”鎮元子笑道。

張掖稽首道:“不瞞師叔,吾此次來卻是為給師叔帶來一個衣缽傳人。”

女娃在張掖後麵伸出頭來,一雙小眼睛咕嚕咕嚕轉,不知在想什麼。

鎮元子聞言看了女娃一眼道:“師侄進去說吧!”

一行人進了五莊觀,張掖讓女娃自己去玩,鎮元子讓清風明月作陪。

兩人在人蔘果樹下相對而坐,麵前擺的是張掖的悟道茶,以及鎮元子的人蔘果。

鎮元子兩指捏起茶杯,呷了一口道:“師侄這是何意啊?”

張掖笑道:“龍族欠其一樁因果。”

鎮元子的眼睛一亮:“師侄的意思是…”

張掖笑著點點頭,他說的冇毛病,龍族差點讓女娃真靈消散,這是生死之仇,是以龍族欠女娃一樁因果。而女娃欠他因果。

若是日後鎮元子借女娃之手圖謀洪荒水脈,那麼鎮元子就會欠他因果。

鎮元子喝茶的頻率都快了很多。

鎮元子要走的是地道混元之路,地書刻錄洪荒地脈山河,自己得到了人族的承認,被封為“地仙之祖”,

人族如今為天地主角,可以說他的地仙之祖的名號板上釘釘,隻要日後無人阻撓,必能立下地仙一脈。

而龍族掌管洪荒水脈,若是讓龍族交出一部分水脈權柄,屆時掌管洪荒大地山河,鎮元子的道就成了。

如此一來,張掖對他就有成道之恩,基本相當於當年紅雲給接引準提讓座了。

接引準提實在還不起因果,就順水推舟的讓紅雲歸墟,但如今的張掖不一樣,且不提他一定會在鎮元子前證道,三清可是他最堅實的後盾。

張掖又道:“而且她恐是師叔故人之子。”

“哦?這下鎮元子好奇了,他雖然足不出戶,但是對於洪荒中的事情瞭如指掌,這女娃是神農氏的女兒,莫不是神農氏是哪個道友轉世?”

他也不以為意,淡淡的道了一句:“是哪位道友看上了人道氣運?就不怕太清聖人和皇天清算嗎?”

張掖也不回答他,輕笑道:“還請師叔自己檢視一番。”

鎮元子眉頭一皺,人族共主有人道氣運相護,即使如今人族不是鼎盛時期,那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窺視的。

但是張掖如此說就證明這個人對自己很重要,他深深地看了張掖一眼。

而後祭起地書和地拂塵暫時隔絕人道氣運,目光跨過重重空間看向了神農,神農似有所感,和鎮元子對視一眼。

鎮元子心中響起一聲霹靂,臉色呆滯,手中的茶杯咣噹一聲掉在了地上。

他看向張掖,眼中充斥著驚喜,不可置信,患得患失。

張掖點點頭道:“若吾冇猜錯的過話,這神農氏正是當年歸墟的紅雲師叔,他從時空長河中歸來了。”

鎮元子聽後狂喜,可是很快按耐下來,臉色慢慢恢複平緩,心情漸漸平複。手一揮,又一盞茶杯落在桌上。

他略有些寂寥道:“他不是他”

頓了一下又道:“他是紅雲的歸來身,但不是紅雲了。”

張掖聞言也沉默了,嚴格來說神農氏確實不能算是紅雲。雖然真靈本源相同,但是性格,大道早已不同。

隨後鎮元子灑脫一笑:“他如今有此緣法,吾亦心歡,”

“讓女娃拜師吧!”鎮元子道。

“善!”

此時,清風明月正帶著女娃遊覽萬壽山,三人外表看起來年齡相仿,心智也大體相同。所以玩的很好。

突然,女娃身後撕開一道空間裂縫,還不等她說話,就將其拉入其中。

清風明月見此毫不擔心,在這萬壽山界域內,除了鎮元子,還有誰敢這麼放肆。

女娃一睜眼就發現自己到了一顆大樹下,她的身前坐著鎮元子喝張掖。

女娃見到張掖眼前一亮,向著張掖所在的地方跑過去,邊跑邊喊:“師伯祖。”

張掖起身,笑著對女娃道:“女娃,來這兒。”

鎮元子此時看向女娃眼中多了一絲溫情,好似在看自家後輩一般。

張掖道:“女娃,這便是汝師尊,跪下拜師吧!”

女娃心思純淨,但並不是傻,以神農對張掖的態度就說明張掖的實力,如今張掖稱呼眼前的道人為師叔。

可想而知,眼前的道人一定是一尊大神通者。

於是,女娃恭恭敬敬的拜下行禮,三拜九叩後,奉上一杯悟道茶水,這禮也就成了。

鎮元子笑道:“如今汝既已入吾門下,當知吾名號,貧道鎮元子,添為地仙之祖。”

女娃是人族公主,這鎮元子也是被人族供奉的,先前冇注意看,如今一看,果真與廟中祭祀的神像有些相似。

她神色肅穆,再拜下:“人族女娃,拜見地仙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