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闕對於龍族的的重要性堪比至寶,隻是在太古時期遺失了。被巫族所得送給了張掖,但張掖要這玩意用處也不大。

龍性本淫,這是從祖龍就有的傳承,所有龍族都有這個通病。不然祖龍九子是怎麼來的?不然為何龍族血脈遍佈洪荒?大多數生靈都能進化為龍。

而伊闕的作用就是提升血脈濃度,對於龍族來說,純血龍族繁育困難,但是龍屬多啊!

就例如蛇,一窩生十幾個,數千年就能修成龍形,雖不及純血真龍,倒也是血脈濃度最高的龍屬了。

若是有了伊闕,就等於有了無數血脈濃度極高的真龍,就算大多數資質不行,但在龐大的基數下,肯定能出幾個天才,就像人族一樣。

敖廣實在無法拒絕這伊闕,而對於張掖來說,伊闕已經被他煉化,日後但凡有生靈以伊闕脫胎換骨,改變命運,他都能抽出一份氣運。

敖廣麵色掙紮,最終長歎一口氣道:“這伊闕對吾龍族至關重要,師弟就卻之不恭了。”

敖廣有點為難,用九龍沉香輦換伊闕,對於龍族來說賺大了,隻是這樣就不好意思開口讓張掖幫忙了。

張掖看出了敖廣的意思,他輕笑一聲道:“吾便與師弟走上一遭。”

敖廣心中有疑慮,天上怎麼可能掉餡餅,隻是如今形勢危急,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謝過師兄。”

兩人很快來到東海,一眼望去人族將士將東海圍的水泄不通,佈下八卦陣蓋壓東海。

張掖飛身上前,打了個稽首:“東海之濱千裡杏林玄元子請見神農共主。”

自從妖族屠人之後,人族對於張掖的香火供奉就少了許多,以至於如今人族新生一代,大多數人不知曉張掖的存在。

神農卻是對張掖很是熟悉,彆的不說,就是他手中的神農鼎和赭鞭還是張掖煉製的呢!

他不敢托大,飛身出來行禮道:“薑烈見過師伯。”

張掖露出笑容道:“共主不必多禮,今日吾來此卻是做個說客。”

神農臉色不變,他知曉敖廣一定會求救,隻是不知道這敖廣竟然如此神通廣大,竟然找來了張掖。

張掖因為地位尊貴,背景深厚,在洪荒中基本冇出過手,但從冇有任何人懷疑過他的實力。

“師伯可是為了龍族而來?”

“然也!”

神農一拜,而後道:“龍族殺吾孩兒,證據確鑿,師伯若是為此而來,卻是要恕弟子無禮了。”

“事情經過,貧道自是知曉,隻是這其中另有隱情,還請共主聽吾一言。”

“師伯請說!”

若是張掖一來人族就退卻了,難免被洪荒眾生小覷了,但是給張掖一個說話的麵子還是可以的。

“共主不妨見見女娃再做打算。”

神農臉色終於變了,他剛剛來東海就發現女娃的真靈和魂魄都不在了,就是用八卦圖演算一番,也是毫無所得。

“還請師伯施為!”神農躬身一拜。

張掖輕輕一笑,伸出手掌跨越重重空間來到一處海域。

東海一處海域,一隻鳥口銜巨石投入海中,激起一片浪花。

就在它轉身欲飛回之時,一隻巨手從無量虛空而來,一把將其抓在手中,不理會它的掙紮破開空間而去。

等張掖在張開手掌時,隻婀娜多姿、長髮飄逸、背生雙翼,花頭顱、白嘴殼、紅腳爪的鳥在其掌間撲騰,口中還不停的發出“精衛,精衛”的叫聲。

可無論那鳥兒如何掙紮,都逃脫不開這掌心三寸。

眼前的小鳥眼神混沌,充滿怨氣,又有人道氣運相隨,神農從這隻小鳥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他忍不住看向張掖,張掖輕輕的點點頭道:

“正是女娃,她被害後在在怨氣和人道氣運的催生下,就變成了精衛。”

神農一瞬間兩行清淚從眼角滑落。他悲聲道:“吾兒……”

眼前的精衛真靈矇昧,怨氣直沖霄漢,若不是有人道氣運相互,早就真靈泯滅了。

“共主不必傷心,女娃尚有救。”

洪荒中除了聖人也就隻有張掖能救了,因為能將造化法則修煉到八成的除了女媧就這一個。

神農聞言抬起頭,看向張掖的眼神滿是希翼,他開口道:“若是師伯能救女娃,吾人族即刻退兵。”

這一戰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若還有何不甘,也就是女娃冇有救回來,還是那句話,神農首先是人族共主,然後纔是女娃的父親。

隻見張掖手中造化法則流轉,在精衛身上纏繞。精衛漸漸的化為人形。

不一會,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就靜靜的躺在張掖手中,好像一個天地造化的精靈睡著了一般。

張掖輕歎一聲,背後放出一道金色的功德金輪,一時之間,功德金光照耀大千,海底不知有多少水族因此開啟靈智。

張掖將女娃放在功德金輪上,一絲絲功德之力向著她的身體裡鑽去,不一會,女娃悠悠轉醒。

她睜開眼睛,眼神中充滿了純淨,看向張掖,咧嘴笑了一下。

這一下讓張掖有些猝不及防,洪荒中不乏有心靈純淨的種族,隻是從來冇有任何生靈給他這種感覺。

他也忍不住微微一笑,一大一小相視而笑,倒顯得神農這個老父親是個外人。

神農忍不住上前,看向女娃,嘴唇微微顫抖,口中吐出兩個字:“女娃。”

女娃這時候才注意到他的老父親,她轉過頭來張開雙手,清脆的聲音響起:“爹爹!”

父女倆溫存了好些時間,神農才讓女娃跪下道:

“女娃,這是吾師伯,汝稱一聲師伯祖,便是師伯祖救了汝。”

女娃一拜,依舊是清脆如鈴的聲音:“女娃謝過師伯祖。”

“善!”

張掖看向神農:“共主,龍族與女娃隻見實在是有誤會,共主一看便知。”

一輪銀盤出現在張掖身前,屬於時間的偉力綻放,銀盤中的畫麵極速後退,直到女娃在海邊嘻戲的時候。將這一幕投放到東海海麵,這是時間輪盤擷取的一段時間

神農和敖廣看著畫麵聚精會神,終於,一道氣息被神農和敖廣一同捕捉到。

兩人同時開口:“惑心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