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93f603d1db532acd2f4d1800fd5de5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神農有條不紊的下令:

“八卦陣,起!”

皇天從時間輪盤中領悟的八卦圖可不僅有預測禍福吉凶的能力,八陣圖同樣是一座大陣。

隻見人族仙道修士分列八方,修煉不同大道的就是立於不同的方位。

這門陣法從皇天創造出來後第一次在洪荒中亮相。

八條鎖鏈從八卦陣中伸出,向著蒼龍探去,將其牢牢的鎖住。

修行武道的人族修士神力彙聚,凝聚出一柄天刀,從虛空中斬下,直奔蒼龍脖頸而去。

敖廣見狀臉色大變,還是低估瞭如今的人族。他眼中閃過一絲狠色:

“龍戰於野!”

龍戰於野,其血玄黃。這是要拚命了,蒼龍嘔吼,方圓萬裡海麵湧起萬丈狂瀾。

在萬龍大陣中的龍族齊齊怒吼一聲,或是一滴或是兩滴的精血從他們的身軀中擠出,彙入上方的蒼龍法相之中。

得了龍族精血的蒼龍法相,身軀漸漸變成了血紅色,不負青龍浩然威嚴之色,顯得邪惡可怖,彷彿是從太古歸來的惡龍。

神農臉色終於變了,還不等他下令離開。那蒼龍向天一吼,一式神龍擺尾掃向人族的三座大陣。

好似摧枯拉朽一般,人族在蒼龍這一擊拚命的招式下顯得毫無抵抗之力。

人族的大陣瞬間潰敗,所有修士都退了出來,麵色蒼白,明顯受創。

而蒼龍在擊潰人族大陣後,也是後繼無力,萬龍大陣瞬間解體,一看龍族,比人族還要慘。

人族修士隻是受了傷,回去調養幾百上千年也就無礙了,龍族可是失了精血啊。冇個數萬年是補不回來了。

兩族大陣剛剛解體,就不約而同的衝向對方。

人族隻是底蘊淺,誕生時間短,所以冇有萬龍大陣這樣的陣法,但是論起族中實力。

不說太古武道的天人成百上千,就是仙道大羅,武道無量也有上百。

這還是大部分底蘊鎮守人族聖地的緣故。反觀龍族,大羅不過百,拿頭打啊!

兩族始一接觸,龍族就被打的潰不成軍,尤其是那一百零八個手執斬龍神劍的,對龍族的壓製極大。

敖廣看著一個個龍族高手死於劍下,連靈魂都被困在劍內以增強威力。他知道不能再打了。

他一槍逼退一名人族大羅,大吼一聲:“龍驤衛斷後,撤退。”

龍驤衛是龍王親軍,非金仙不能入選,可謂是龍族最精銳的軍隊了。

隻見一隊身著下品後天靈寶戰甲,手執下品後天靈寶長槍的龍族戰士衝出,牢牢的擋住了人族的軍隊。

其餘龍族有條不紊的退回東海深處。

神農見此右手一舉:“收兵!”

他知道不能再逼迫下去了,再打下去就要逼出龍族底蘊了,畢竟是上古霸主,有多少底牌誰也不清楚。

遠的不說,孟章神君可還活著呢!

人龍之戰就此結束,洪荒萬族驚歎連連,無論是龍族這個老牌霸主,還是人族這個後起之秀,其實力都可怕無比。

十萬大山,白澤見此戰,眸中神光一閃,輕笑了一聲:“龍族這一任龍王當真可怕啊!”

可以說,這一戰龍族雖然敗了,但絕對是穩賺不賠。

有這麼一句話,戰爭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延續。

龍族打這一戰肯定是有利可圖,自從與妖族遠古一戰後,洪荒萬族隱隱不將龍族放在眼中,有的水族甚至想脫離龍族,

在敖廣臣服天庭後這種趨勢越來越嚴重,敖廣這一戰就是為了告訴洪荒萬族,尤其是水族,龍族尚有餘威。

而神農打這一戰也是有好處的,首先要想成為人皇就得有功績,對於一個帝王來說功績是什麼?無非天下大治和開疆擴土而已。

神農種五穀以澤萬民,嘗百草以活人族,可以說是豐功偉績了,隻是世人隻知神農仁德,卻不知神農之威。

這一戰,就是讓洪荒萬族清楚,這一代人皇依舊是一位進取的君主。

神農是女娃的父親,但更是人族共主。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將人族放到第一位。

東海龍宮,四位龍王齊聚一堂。

敖廣開口:“如今人族修士將東海團團圍住,吾該去求援了。”

南海龍王敖欽道:“大哥,如今還有誰能救吾龍族,莫不是要去求天帝。”

“不。”敖廣目光深邃,看向了東海之濱。

東海之濱,千裡杏林。

敖廣一路水遁而來,停留在杏林之外,熊蠻認識這個老鄰居,現出身形道:

“見過敖廣道友,吾這就去稟報老爺!”

不多時,熊蠻從杏林中走出,道:“道友,老爺有請!”

“善,多謝道友通稟”

敖廣眉目含笑,手中出現一塊湛藍色的晶體,塞進了熊蠻手中。

熊蠻感知一下氣息,立馬喜笑顏開,不愧是東海龍王,果然是財大氣粗,深海冰晶這種足以煉製極品後土靈寶的靈材隨手拿出。

他的臉色不變,似是無意的提了一句不相乾的話:“老爺剛剛突破。”

敖廣眼前一亮,剛剛突破,這會兒應該是心情正好的時候,他拱拱手,兩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一熊一龍很快就到了玄元殿,張掖瞪了熊蠻一眼道:“汝先行下去吧!”

熊蠻臉色一苦:“是,老爺。”

掌握轉過頭看向敖廣和顏悅色道:“師弟請坐。”

敖廣冇有坐,他直接跪了下來:“還請師兄救吾龍族。”

不等張掖開口,敖廣手中出現了一件靈寶,散發著極品後天靈寶的氣息。

張掖一看,這是一個九條五爪金龍拉著一做檀木座駕,一個名字瞬間出現在張掖的腦海中“九龍沉香輦”。

張掖笑道:“師弟這是何為?吾怎會貪圖師弟靈寶。”

“寶物有德者居之,吾觀師兄並無座駕,這九龍沉香輦乃是上古時期祖龍老祖的座駕,正是適合師兄。”

張掖心中感歎一聲:“這敖廣自從當了龍王之後,這一天比一天變化大啊!”

“也罷!既然師弟將此寶予吾,為兄便厚顏收下了,隻是不能白收,此物便予爾做個回禮吧!”

敖廣剛剛想開口說不用,下一刻看見張掖取出的靈寶眼神都不動了,直勾勾盯著張掖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