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a2321e790faa3f7ca9b8324d74264c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人族作為洪荒中第一大族,族中自然不缺天材地寶,對待神農這位人族共主,人族更是不敢大意。

所有修複傷勢的靈藥都都被運送到陳都,神農的傷勢很快就好了。

自哪一日起,人族所有事務都被神農交給了陳都中的大臣,他一人踏上了為人族尋找可醫之藥的道路。

他隨身攜帶一玉冊,中遇靈藥植株,皆要嘗其味道,試其功效,以記載其特性,用以人族。

若是遇到有毒之物,他也可以憑藉金身境的武道意誌強行壓住,在尋找與之相對應的的解藥。

這一日,他見到了一座山,這山上死寂一片,冇有任何生靈的氣息,其上長滿一種植物,植物生有九葉,開黃花。

作為人族共主,神農就是嘗百草也有人族高手護衛,在暗中護衛的大羅和天人加起來超過百位。

神農始一靠近這座山,兩道人影攔在他的身前,卻是兩尊大羅高手。他們拱手一拜道:

“共主,此地大凶,那些草被稱為斷腸草,金身一下食之必死,就是太古武道天人也擋不住。”

“吾族許多族人誤食此藥,以至於身死道消。共主不可再前了。”

兩尊人族大羅情真意切的勸說神農,神農氏為人族推廣了五穀,使人族免受饑餓,又是人族共主,可以說他對人族的重要程度比護衛他的所有人族高手都要重要。

神農聽見斷腸草後,反而更堅定了去嚐嚐的心思。

“此物害死吾人族多少族人,為避免日後有人在遭此劫,吾今日便試試這毒,為吾人族研製解藥。”

“況且,吾有人族氣運相護,又有金身境的武道意誌,不會有危險的。”

神農勸說一句,而後越過兩尊人族大羅,毅然決然的踏上了這一座空無一生靈的山,

保護他的人族高手見此很是著急,但又無法阻止神農。

神農拔出一棵斷腸草,放在眼前端詳片刻,而後緩緩放入口中。

他隻感覺一股清香在他口中綻放,那味道當是他出生以來吃過最好的,比人族所有的先天靈果還要香。

突然,一股鑽腸之痛從他腹中傳出,饒是以其金身境的武道意誌也冇能忍住,悶哼一聲。

護衛他的人族高手頓時就急了,

“共主!”

“共主!”

一聲聲驚呼聲傳出,接著所有護衛急忙上前,檢視神農的傷勢。

一位護衛將身上攜帶的先天靈藥通通拿了出來,手掌一捏將藥性逼出,灌入神農體內。

“莫要浪費靈藥了。”神農語氣虛弱,右手顫顫巍巍的抬了起來,指向自己的腰間位置,一護衛定睛一看,發現了神農腰間攜帶的玉冊。

他急忙把玉冊抽出來,看向神農。神農虛弱道:

“磊,吾說,汝記。”

磊急忙點點頭,手持玉冊,準備記錄。

“斷…斷…腸草,入口…芳香甘美,食之有鑽…腸之痛,可…以九葉花…解毒。”

磊眼中流出兩行清淚,卻不敢怠慢,一字不差的將神農所言儘數記下。

神農察覺到自己快要死了,金身境主要修行的就是肉身,他自破金身,已冇有了金身不滅的特性,冇有擋住這斷腸草之毒。

若不是有人道氣運和武道意誌的支撐,他連斷腸草的解藥和功效都說不出來。

他目光悠悠,卻對自己所做作為不後悔,他雖死,卻使人族永無憂斷腸草之毒。

周圍的慢慢響起了一陣啜泣聲,是人族護衛他的高手在哀痛,雖然神農成為人族共主不久,但所有人都堅信他是下一任人皇。

這時,一人身披道袍緩步而來,人族護衛第一時間戒備,但有烈山部族的人認出了玄都,告知了其他人。

玄都走到神農跟前,輕歎一聲:“唉!癡兒,汝應不立於危牆之下啊!”

說完,掏出了一棵九轉金丹,將其捏碎,化作純粹的藥性流入神農體內。

雖然此舉會是九轉金丹藥性百不存一,但是老子就玄都這麼一個寶貝徒弟,早些時候為提升玄都的跟腳,九轉金丹都是被他當糖豆吃的。

九轉金丹不愧是洪荒第一神丹,哪怕是不足百分之一的藥性也讓神農變得生龍活虎。

神農起身拜謝:“多謝老師相救,弟子身為人族共主,當為吾人族捨生忘死。”

其餘人族護衛也稽首拜謝:“多謝**師。”

“善!”

玄都也無法,弟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他也不能勸阻,因為這是人皇的責任。

神農特彆感動,哪有這麼巧的事兒,他剛剛性命垂危,玄都就來了,這明顯玄都一直在他後麵跟著啊!這是老師親自為他護道。

“此間事了,為師需得為爾尋一件靈寶了,再不能發生今天這樣的事了。”玄都一臉嚴肅,又準備去搶狗大戶。

“弟子恭送老師。”神農躬身。

玄都治好神農後就去了東海之濱,神農則依舊嘗百草,尋找各種毒藥和解藥。

……

東海之濱,千裡桃林,熊蠻百無聊賴的躺在一顆杏樹上睡覺,突然,他感覺到了有人在外麵。

正在熟睡的他被打攪,立馬一身的起床氣,怒氣沖沖的走了出去,想看看是何人!他出去定睛一看,發現又是玄都。

立馬換了一副麵孔,他走出桃林,一張熊臉上滿是諂媚。

“嗬嗬,吾當是誰呢?原來是玄都小老爺啊!”

熊蠻這麼諂媚那是有原因的。記得玄都第一次來的時候,熊蠻還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但是被玄都八景宮燈一通火燒。

當是差點將他烤成一道菜,後來找張掖給他做主時,還被張掖斥責了一頓,可把他給委屈的。

玄都看著眼前一張熊臉露出比他生氣還恐怖的表情,一臉的嫌棄:“快彆噁心人了。吾開找大師兄。”

“小老爺快請,老爺就在玄元殿呢!”

作為大羅高手的熊蠻麵對玄都很是從心,立馬就把張掖給賣了。

玄都就這樣一路走到了玄元殿門口,正準備進去時,兩件靈寶從殿內飛了出來。

“東西已經準備好了,汝自去吧!”

張掖對這個師弟也冇辦法,人家舔你你還能揍人家一頓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