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06b898fcc7afdf81ba352e43fa655e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烈山氏對薑烈寄予厚望,薑烈剛回部族就去了烈山氏所在之處。

“自今日起,汝隨吾一同處理族中大小事務。”烈山氏不容置疑道。

薑烈欣然應了下來,權利往往與責任相掛鉤,如果要成為烈山部族的族長,就要對烈山部族數十億人族負責。

從那一天起,薑烈就過上了和烈山氏一同處理族中事物的生活,有玄都十年的教授,他很快就掌握了竅門。

慢慢的,他的許多想法讓烈山氏也自愧不如。於是,烈山氏處理事物,薑烈在旁邊觀摩的日子反了過來。薑烈開始處理族中事物,烈山斧正。

雖無烈山氏族長之名,卻又族長之實。

這一日,薑烈遇到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少族長,河中魚蝦被儘數撈完,林中野獸也幾乎狩獵乾淨了,吾族無食物了。”

烈山部族的一個高層稟報道,薑烈的眉頭一皺,看向了烈山氏。烈山氏一臉沉痛道:

“薑水千裡之外有座山,山上有一洞,名曰捨身洞,每當食物不足時,族中老人便會主動去捨身洞,以儲存食物。”

薑烈聽後大為震動,急切道:“爾等稍待,吾想辦法。”

一直關注薑烈的玄都此時來到了東海之濱,千裡杏林,師尊說過,有困難,找師兄。

張掖一臉無奈的看著眼前的玄都,三教弟子之中,玄都與張掖的關係最為親近,再加之修行無為之道,在張掖麵前顯得極為隨意。

“師兄,汝當年亦是見證了人族的出生,如今人族食不果腹,師兄得管啊!”

張掖無法,喚來孔宣。

“弟子孔宣見過師尊,見過玄都師叔。”

玄都看著眼前的孔宣一臉尷尬,師侄修為比自己還高怎麼辦?

“孔宣,鳳族可有一下品先天靈根名曰九穗禾?”張掖問道

“回稟師尊,鳳族確實有一先天靈根名曰九穗禾,隻是其隻有快速繁殖的特性,對修士來說卻是無甚大用。”

孔宣雖然不知道張掖問這個乾什麼,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說了,隻是他冇有看到旁邊眼睛一亮的玄都。

張掖嗬嗬一笑:“合該有鳳族一份機緣。”

孔宣一聽關於鳳族眼前一亮,施了一禮道:“還請師尊賜教。”

張掖也不確定九穗禾是否在鳳族,但是原本是一丹雀銜九穗禾給了神農。是以他猜測九穗禾應當為鳳族所有。

“如今人族為天地主角,凡俗無飽腹之物,這九穗禾卻是可為人族食物。”

孔宣一聽就明白了,這是機緣啊!如今人族執掌靈道,若是贈以九穗禾增強人族氣運,那麼鳳族也會因此收益。

“多謝師尊,弟子明白了。”

“善!”

薑烈還在苦思冥想如何使人族解決溫飽問題,突然,天空飛來一隻五色雀,散發著屬於太古凶禽的氣息。

他口中銜著九穗禾,將其扔在了薑烈麵前。薑烈看著這頭太古凶禽,眼中露出疑惑。

麵前的凶禽氣息比烈山族長還要強上一絲,絕對是大羅修為,如此強大的生靈定然不會隨便丟下一株植物。

那五色雀啼鳴一聲,化作一道五彩光遁走,薑烈上前撿起了九穗禾。

薑烈的手剛一觸碰到九穗禾,一大股資訊就傳入他的腦海中,這是先天之物都有的功能。

當薑烈接受完資訊後,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隨後就是放聲大笑。

“有此靈物,吾人族再無饑餓之災。”

隨後,薑烈開始了種植九穗禾,始一種下,九穗禾便化為稻、黍、稷、麥、菽五種植物,且蔓延的越來越快。

不多時,一片五彩色的糧田出現在了薑烈的麵前,他教烈山部落的人一起種植五穀。他不光教烈山部落,所有人族部落他都給種子,傳授耕耘之法。

至此,人族有了除肉食水果之外的食物,再無饑餓之災。

遠在陳都的皇天也聽到了關於薑烈的事情,因其能夠根據天時之宜,分地之利,創造來招等農具,教民耕作,使人族與饑荒之災,故號神農。

皇天看向人族氣運已經漲到一個極點,默默歎了一口氣。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千年,人族氣運再想提升,需得地皇,吾也該退位了。”

於是,皇天將神農從烈山部族請到陳都,與他一同處理人族大小事物。

皇天不得不承認,這薑烈不愧是應靈道而生的人,確是一個天生的帝皇。

不久之後,皇天退位,薑烈威望不足以稱皇,號稱人族共主。

自這一日起,皇天帶著一眾老臣和人族三祖,一同進入人族聖地作為人族底蘊,薑烈正式接管人族。

他發現人族中許多人死於病痛,修行者雖然可以治好,但相對於人族人口的基數來說,修行者還是太少了。

所以,人族需要不依靠仙神之力也能治療傷病的方法,神農師承玄都,早就學習了丹道。隻是丹道適合修行者使用,凡俗之流卻是煉不出來。

神農轉頭一想:“丹道是濃縮靈藥神果之精華,奪天地造化之玄機,凡人不能修習丹道,那麼可不可以用靈藥來治療呢?”

想到這兒,他立馬就想去實驗一番,隻是以他武道金身的實力不可能受傷生病,低階的靈藥對他亦是無用。

他眼中漸漸堅定,下定決心,揮手斬卻金身,使之淪為凡體,他的氣息一下子低落。

外麵的太乙護衛姞察覺到人族共主的氣息驟然衰落,一下子闖了進來,看到神農金身破碎,氣息低迷。

連忙上前扶住神農:“陛下,發生何事了?”

這是人族都城,人族共主所在之地,上千堪比大羅的修士在此駐守,無數人族將士武道意誌構連成陣,拱衛人族共主。

莫說大羅,就是準聖都攻不進來,聖人出手也會受到人道氣運和靈道長河的衝擊,不說身死歸墟,但也足以將一位聖人拉下聖壇。

所以隻能是神農自己除了問題。

“咳咳!姞,無事,隻是自斬了武道金身罷了,武道意誌還在,境界很快就會修回來的。”神農臉色蒼白道。

姞知道冇有神農說的那麼簡單,武道修士修的就是武道意誌和肉身,這一次竟然將金身都碎了,可謂是受創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