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18ad4fae602fe9e20c5c58a8a2ce1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烈山氏出生的時候,皇天也在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他看向薑水方向麵帶笑意。

這邊,烈山部族族長烈山氏一錘定音:“此子生而不凡,當是吾烈山部族下一任族長,他生於薑水,便取名為薑烈吧!”

烈山族長也是數萬年前參加過妖族與人族之間的戰鬥的,在那一戰中不知宰了多少太乙妖王,就是大羅妖神也被他按在地上摩擦。

如今已經十萬多歲了,若是不能在萬年之內突破無量境,他就要老死了。

是以,他必須在活著的時候挑選出烈山氏下一任繼承人,眼前這個孩子生來帶有聖人紫氣,定然不凡。當是烈山部族下一任族長。

就在烈山氏思考身後事的時候,玄都駕雲而來。他冇有直接闖入烈山部族,而是在外麵下了雲端。

“太清道德天尊坐下玄都求見烈山族長。”

烈山氏不敢怠慢,雖然外麵的玄都他可以按在地上錘,但他是人教教主的弟子,此行代表著教主的意誌。

“原是教主門徒,不知**師來此有何事?”

烈山氏有些好奇,無緣無故聖人弟子怎會來此?

“不瞞烈山族長,這部落中有一孩子與吾人教有緣,當為吾之弟子。”

烈山氏心中警覺了起來,這是什麼情況?那孩子剛剛出生,聖人弟子就來了。

他謹慎的問了一句:“不知是哪個孩子?”

他心中也抱有僥倖,烈山部族人口數十億,每天出生的孩童數不勝數,也不一定就是薑烈。隻是下一刻,玄都的話打破了他的幻想。

“那孩子今日出生,牛首人身。”玄都嗬嗬笑道。

烈山氏臉色一不變,道:“那可能讓**師失望了,那孩子吾打算讓其成為吾烈山部族下一任族長,卻是不能雖法師上山修行了。”

“貧道並不帶他上山,就在距離薑水不遠處,且不影響其日後為烈山族長,且人皇陛下與吾師有約,此子當為吾之弟子。”

“既如此,那便請**師好生教導吧!”

烈山氏也是冇辦法了,這軟的硬的都來了,人家不帶回山,而且還有人皇的命令,他還能怎麼辦?

終於,玄都見到了人族未來的地皇,他轉頭看向烈山氏道:

“待他長成,吾自會收他為徒。”

“善!”

時光荏苒,轉眼間十年過去,薑烈也漸漸長成,雖隻有十歲,可已是先天修為。而且不是武道先天,而是太古武道先天。

這一日,薑烈在外麵修習武道,迎麵走過來一個身披道袍的青年男子。

雖然覺得眼前之人有點眼熟,但薑烈還是警覺起來,渾身神力透體而出,警惕問道:“道長是何人?”

玄都見到烈山如此也不以為意,還是笑嗬嗬道:“吾為汝師。”

薑烈頓時想了起來,在仔細端詳一番,見眼前的道人與烈山氏說的一般無二,心中鬆了半口氣,但還是冇有放鬆警惕。

“既是吾師,當與吾共入部落,也好招待。”

“善!”

薑烈帶著玄都往烈山部落走去,卻總有一絲心神留在背後,時刻注意著身後的玄都。

不多時,兩人來到了烈山部族,到了烈山部族薑烈才真正鬆了一口氣,門口的守衛教導薑烈後調笑道:

“小薑烈出去殺妖獸回來了。”

“青山叔,大河叔又在值守啊!”薑烈一臉憨厚道。

這是,那兩個人族戰士纔看見玄都,心中大駭,剛剛他們隻感覺到了薑烈的氣息,若不是眼前這個道人出現在他們眼前,他們都感覺不到。

隻是細細一看才發現這是十年前來部落的人,據說是教主門徒,他們不敢怠慢,連忙行禮道:“見過玄都道長。”

“嗬嗬,二位小友不必多禮。”

薑烈一臉好奇的看著這個道人,這是未來要做他師尊的人。

兩人一路直到烈山部族的大殿,見到了烈山氏。

“烈山族長,吾來此帶這孩子去學習。”

烈山氏輕歎一聲,摸了摸薑烈的頭道:“孩子,這便是汝的師尊,拜師吧!”

薑烈跪了下來,拜了七次後被玄都扶了起來,道:“日後稱吾為老師就好。”

薑烈身負人皇命格,玄都受其七拜已是有了師徒因果,若是受其九拜,玄都卻是受不起。

於是,自這一日開始,薑烈開始了跟隨玄都修行的時光。玄都在距離烈山部落不遠處建了一座茅屋。將薑烈帶到茅屋中教導

玄都既不傳授其金丹大道,又不傳授他妙法神通,在十年間隻教了他如何治理人族和太上老子的看家手藝——丹道。

即便是如此,以薑烈的資質在短短十年之間也到了金身境修為。著實是天縱奇才。

這一天,玄都坐在茅屋中的雲床上,將薑烈叫來道:“烈兒,汝來此已有十年時間,今日該回部落了。”

薑烈撲通一聲跪下,重重的磕了三個頭道:“多謝老師多年教導,隻是弟子還有要事,不能隨侍老師身旁,望老師贖罪。”

玄都一時之間心中也是感慨萬千,這是他教授的第一個弟子,雖然隻是短短的十年時間,但卻給了他深刻的印象。

他冇有忍住將手放到了薑烈的頭上,輕聲道:“癡兒,烈山部族的未來還要靠汝,莫要做小兒女姿態,去休去休。”

薑烈起身,冇有說話,轉頭離開,直到薑烈離開後,玄都才從雲床上下來,走到門口,看著遠去的薑烈久久不能回神。

茅屋雖然與烈山部族相隔不遠,但也是對大羅和天人來說的。十年以來薑烈卻從冇有回去過。

他早就思鄉情切,如今更是歸心似箭,雖無道法神通,但以其金身境界,一步跨出千裡不成問題。

不多時,薑烈就遠遠的看到了烈山部族的輪廓,他的速度更快了。幾步之間就到了烈山部族門口。

門口守衛的依舊是十年前那兩人,薑烈開心的打招呼:

“青山叔,大河叔還在值守呢?”

兩個守衛一眼就認出了薑烈,雖然十年間他長大了,但一個生靈的氣息是不變的。

“呦嗬,小薑烈長大了。”

青山依舊調笑,薑烈也不以為意,憨厚的笑著。

“彆傻笑了,族長在大殿等你。”

薑烈嘿嘿一笑,快速跑了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