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之戰時,三清齊齊去媧皇宮堵門,當時女媧的表現很不正常。

按理來說,伏羲戰死在巫妖戰場,女媧就算打不過他們三個,也應該有一個想出去的態度吧!可是女媧竟然毫無波瀾。甚至還有心思和他們品茗論道。

當時老子就猜想女媧是不是有什麼後手,可以救下伏羲。

隻是剛剛媧皇宮一行讓老子徹底搞不清楚了,伏羲到底是死是活?

東海之濱,人族聖地,

身為洪荒中的天地主角,人族聖地也是一片福地洞天,隻見其中聖道煌煌,恢宏的建築林立,靈氣氤氳成瀑。人族將士血氣沖霄,一道道武道意誌相互構連,組成一座大陣。

老子站在門口暗暗心驚:“此陣若是有一大羅主陣,足可弑殺準聖後期。不曾想一個隻誕生十數元會的種族竟已有瞭如此底蘊。”

門口的守衛也看到了老子,他走上前來,拜下道:“人族風拜見教主。”

人族聖地塑有老子,鎮元子和女媧的神像,是以老子對於風認識他不足為奇。

“吾來找皇天人皇。”老子和善道。

“還請教主老爺稍等,吾這就稟報老祖。”

“善!”

不多時,皇天帶著人族三祖出來,看見老子,皇天拜下行禮:

“人族皇天拜見太清教主。”

“皇天族長請起。”

若是人皇之位自然不用拜老子,隻是如今皇天尚未封皇,不得天地萬靈承認,自然算不得人皇。

皇天將老子引入人族聖殿,他隱隱猜到了老子的來意。

對於聖人門下教導人皇他是喜聞樂見的,人族和聖人打好關係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若是聖人弟子教導的人皇不行,他有崆峒印,大不了重新再選啊!

“皇天族長,吾聽聞人族當有三皇五帝。”

“啟稟教主,卻是如此。”皇天也不提,此時是老子在求他,當是老子提出請求。

“既如此,吾欲使聖人門下教導人皇,以減少人皇走的彎路,不知皇天族長以為如何?”

皇天嗬嗬的笑了兩聲道:“聖人弟子願屈尊降貴,吾自然是無異議,隻是需得約法三章。”

“皇天族長有何要求儘管說就是。”老子覺得很正常,人皇之位事關人族未來,不得不慎重。

“其一,聖人門下隻可教導,不可插手人族內務。”

“其二,人皇歸位之時,與聖人弟子的師徒緣分也就儘了。”

“其三,人皇需得到人族氣運承認,這是前提,若是聖人門下教導的人皇吾人族不承認,那便作廢。”

皇天說完,緊緊的盯著老子,又補充了一句:“若是教主不同意,那吾人族便自己選出三皇五帝,就是耗費歲月多一些而已。”

老子也不生氣,繼續笑嗬嗬道:“族長所言,吾具是應下了。”

從人族歸來的老子叫來了元始和通天,隻是西方二聖也來了。

老子也根本冇有想要瞞過西方二聖的意思,他一個聖人遮掩天機去了媧皇宮,這個正常,誰還冇點秘密呢?

但是三個聖人全部遮掩天機,這就不正常了,接引準提就會想:什麼好事兒非得瞞著他們?

五聖齊聚首陽山,這是洪荒聖人在崑崙論道之後的再一次相聚。

老子坐在首位,表情平淡道:“人族當有三皇五帝,如今皇天亦是人族天皇,尚有七尊果位。”

在場的都是洪荒中智慧最為高絕的那一部分人,立馬就明白了老子的意思。也知道既然老子當眾提出這件事,肯定是搞定了皇天的。

“那以大師兄的意思該當如何?”接引手撚佛珠,淡淡開口。

“吾三清要兩尊人皇之位以及四尊五帝之位。”

準提麵色不變,讓人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他淡淡道:“總共就七尊果位,大師兄一下子要拿走六尊不覺得過了嗎?”

“師兄卻是過了,不若師兄給吾佛教留下兩尊五帝之位如何?”接引凝視老子,手中的佛珠撚動的越快了。

老子沉思片刻道:“善!便依道友所言。”

“二位道友便取前兩尊五帝之位吧!”

“善!”

如此,皆大歡喜,人教取一尊人皇之位,闡教取一尊人皇之位,截教取三尊五帝之位,佛教取兩尊五帝之位。

泰山,在洪荒中位列第二序列的神山,其山體巍峨無邊無沿,冇有華山刀削斧砍的仞壁,卻顯得古拙厚重。

自百年前開始,人族便在此大興土木,一個個人族修士從洪荒各地運來神石靈木,一個個能工巧匠建立祭壇。

至今日,泰山山頂,一尊高九千九百九十九丈,方圓三千六百五十丈的祭壇聳立。

這一日,山腳下旌旗林立,那是人族的士卒,一道長長的天梯從泰山腳下直到雲端,一個個人族的武道將士手執長槍分列天梯兩旁。

這一日,皇天頭戴帝冠,身穿帝袍,手托崆峒印,龍行虎步上了泰山,他的身後跟著人族三祖,還有各大部落的首領。

這一刻,天地間所有大神通者都將目光看向了泰山,看向了第一任人道的執掌者。

當走到第三千三百三十三丈的時候,人族各大部族的首領停下了腳步。當走到六千六百六十六丈的時候,人族三祖站在原地,看著皇天一步一步走到最高處。

終於,皇天站在了泰山最高層,下方雲氣氤氳成霧,神目開闔之間,洪荒億萬裡山河儘收眼底。

“上啟靈道,下安萬民,人族皇天,治道運行,德庇蒼生。”

“開武道以強人族,伐不臣以成正統。開民智以長文明,除妖邪以護萬靈。”

………

“今有人族皇天,承萬民之所願,順天道而成人皇,封號天皇”

當皇天唸誦完祭文時,一條散發著玄妙氣息的長河從不可知之地而來,它衝破重重虛空,直從皇天眼前而過。

長河中有無數生靈浮沉,無數文明的智慧相互碰撞,皇天一部踏入長河之中,俯瞰億萬生靈存亡。

這正是靈道的顯化,皇天將人道的印記留在長河之中,淩駕於萬靈之上。

洪荒各族皆有法相顯化而出,一條真龍盤旋與東海,一隻鳳凰在南方展翅,就連久不出世的麒麟一族也在大地上嘶吼。

神猿法相擎天而立,玄武法相掀起萬丈狂瀾,白虎法相仰天長嘯。

在泰山之上,一道人形法相遮天蔽日,那人的麵容正是皇天,洪荒萬族齊齊拜下,這一刻,靈道迎來了第一任執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