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36ba0b1d53dc91cd1b5e1b86d79015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人族以不可阻擋之勢橫掃洪荒萬族,威勢一時無兩,真正成為了天地間第一個主角。

這一日,張掖被元始叫回了崑崙,

元始天尊坐在雲台上,白鶴童子被他差了出去,空曠的大殿隻剩元始和張掖兩個人。

“玄元,汝去敲響金鐘吧!”

“是,師尊。”

不一會,十二金仙和闡教記名弟子都來到了玉虛宮。他們齊齊拜下行禮。

“如今巫妖量劫已過,爾等是時候下山開辟洞府了。”元始淡淡道

經過十數元會的修煉,此時的十二金仙修為最低也是太一,廣成子更是成就大羅。

當然,夫諸和孔宣也早已成就大羅,甚至還在廣成子之前。

“廣成子,賜爾落魂鐘、雌雄劍、八卦紫綬仙衣、掃霞衣、方天畫戟護身。”

“汝之道場在九仙山桃源洞,這翻天印乃是為師取周山所煉製,雖是後天至寶,但比肩最頂級的極品先天靈寶,便與爾做個鎮洞靈寶吧。”

廣成子一聽說那些寶物眼睛都直了,當即拜下:“弟子多謝師尊厚愛。”

“善!”

很快,所有弟子就要離開崑崙,各自回道場,就在此時,張掖將他們叫住了:

“諸位師弟稍等,吾等師兄弟數個元會不見,今日正該好好聚上一場。”

張掖說完轉身看向元始,元始笑道:“去吧!”

………

崑崙後山,十數元會前諸聖曾在此論道,縱使無儘歲月過去,此地依舊有六股殘留的道韻,因此被崑崙弟子稱作道崖。

此時,道崖之上,一道長長的桌子放在那兒,上麵擺著的都是先天靈果還有張掖釀造的杏花酒。南極、雲中子和十二金仙共聚一堂。

“各位師弟入門以來,這是第一次宴會吧!”張掖笑著道

“卻是如此,大道為先,卻是疏忽了修為師兄弟的情誼。”南極輕撫銀色的鬍鬚道。

“修行之道,一張一弛,一陰一陽謂之道,這根弦不能繃的太緊了。”張掖隨口說了一句。

其餘人若有所思,尤其是廣成子,他知道元始天尊最好麵子,是以一直努力修煉,生怕墮了元始麪皮。

“這酒是吾親手所種杏樹開花所釀,也算是一種靈酒,諸位師弟不妨嚐嚐。”

酒過三巡,哪怕是太乙修為的仙人也有了醉意。眾人看著張掖,廣成子開口道:

“大師兄讓吾等來此定然不是聚會這麼簡單,師兄有何吩咐儘管說罷!”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的酒意瞬間散去,齊齊將目光看向張掖,張掖舉起酒杯飲了一口,環顧四周。

“諸位師弟,爾等入門以來,吾為儘做大師兄的責任,是吾對大家不起。”

說完,張掖起身拱手,卻立馬被廣成攔住:“大師兄嚴重了,師兄待吾等如何吾等都清楚。”

“善,諸位師弟已是有了開辟道場的資格,為兄有幾件事情要提醒諸位。”

眾人都看向張掖,靜等下文。

“其一,諸位師弟若是遇到事情當三思而後行,理清其中因果關係,是非分明。”

“二是諸位師弟手中的靈寶威能極強,輕易莫要假手於人。”

“第三,爾等出去便是代表吾崑崙一脈,不可墮了師尊的威名。”

“吾等省的!”

闡教弟子向來心高氣傲,又極為護短,截教的石磯就死的特冤,也給太乙平添一道殺孽。廣成子把翻天印給徒弟,差點讓徒弟打死。

元始將其他靈寶分給諸位弟子,安排了其他弟子去各自的道場,唯獨露下了黃龍,

張掖讓黃龍留了下來,手一張,一把半金半黑的寶劍出現在他手中。

“黃龍師弟,為兄觀爾並無靈寶,這生死劍為吾所煉,分屬極品先天靈寶,便予爾吧!”

黃龍一下子眼睛就紅了,自他誕生之日起,就冇人對他這麼好過。

“都是師兄弟,莫做小兒女姿態。”

生死劍正是張掖從巫族寶庫中拿的開天斧碎片煉製的,本來就堪比極品先天靈寶的神物,稍加煉製就是極品先天靈寶。

元始在玉虛宮看著這一幕麵無波瀾,送走黃龍後,張掖來到了玉虛宮。

元始天尊冇有說黃龍的事情,他看向台下的張掖:

“玄元,汝去天庭一趟,那裡當有爾一份機緣。”

“是!”

張掖也不問緣由,他現在還不是聖人,元始看的一定比他遠,元始不會害他。

張掖這是第三次來天庭了,第一次參加天婚,第二次為妖族爭取那一線生機,這是第三次。

他剛一到天宮,就看到斷壁殘垣,天宮不複金碧輝煌,巫妖大戰中毀於一旦。

一個身穿帝袍的青年男子在不斷的建設新的天宮,他竟然已經建設了一半了。

三十三重天何其廣大,每一重天都相當於一箇中千世界,三十三重天就是三十三箇中千世界啊!

那身穿帝袍的青年男子正是昊天,昊天見到張掖上來馬上就興奮了。他連忙走上來:

“師侄怎麼來天庭了,可是有意來天庭任職?”

“吾正有此意,還望師叔收留。”張掖笑道

昊天一下子更興奮了,天可憐見,自己在這天庭數千年了,一個人都冇來。

在做天帝之前,他想象中的天帝應該是高坐九重天,俯瞰億萬裡山河,統禦洪荒萬靈。

可真正做了天帝之後,他發現一個極為嚴重的問題,他要先收拾前任天帝留下來的爛攤子,而且一個人都冇有。

去找聖人幫忙,女媧就一句話:“吾不立大教,無有門徒。”

西方二聖反而向他哭窮,說自己如何不容易,西方土地貧瘠,冇有良才美玉等等。差點要走了他的蟠桃樹。

去找三清,老子隻有一個徒弟,怎麼可能送來天庭?

元始和通天都道:“回去後問過諸位弟子,由他們自己決定。”

事實上,元始和通天壓根就冇給弟子說過,元始讓張掖來天庭,就是存了分化昊天的權柄的意思,就像日後四禦一樣。

至於為什麼不讓玄都和廣成子他們來,玄都他們才大羅修為,昊天已經是準聖後期,一個大羅就想分化昊天的權柄,想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