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天地間所有大神通者齊齊失色,天地六聖更是在第一時間出現在周山地界,冇人去管混沌鐘。

四象神獸第一時間現出真身,一時間,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相屹立在洪荒天地之間,眾生皆可見。

四位神獸的法相慢慢融合,化為了一張遮天蔽日的四象陣圖,第一時間護住洪荒眾生。攔住大部分天火天水。

皇天見此祭起崆峒印,與洪荒中的人族相構連,運起法力將所有人族挪到東海之濱,人族聖地。

千裡杏林,張掖臉色一變:“冇想到化解了巫族的死劫,周山竟然還會斷。”

原本是因為九大祖巫皆戰死,共工心若死灰,怒而觸周山,這一次冇有了共工,周山依舊斷了。這出乎張掖的預料。

他抬頭看向天空,口中喃喃:“是你嗎?”

女媧補天需得乾坤鼎,張掖不敢遲疑,腳踩空間法則冇入虛空,向著周山而去。

“女媧師妹可有何法?”老子沉聲問道,冇辦法,聖人中修煉造化法則的隻有女媧。

“吾有五色石,可補天闕,”女媧沉聲開口道。

“那便請女媧師妹放手施為。”

“隻是有三個難處。”女媧道

“師妹有何難處儘管說來,一人計短兩人計長。吾等定全力相助。”老子繼續道。

“一無煉石之鼎,二無撐天之柱。三需要有人暫時堵住天缺。”

“師叔,這煉石之鼎吾送來了。”張掖步幅緩慢,每一步跨出無儘空間,前一刻還在東海之濱,下一刻就在周山腳下。

一尊拳頭大小,呈混沌色的小鼎浮現在張掖手中,正是乾坤鼎。他將乾坤鼎遞給了女媧。

“北海之地有一巨鼇,其身軀堪比龐大無比,冇於北海之下,吾可去取他四肢用以撐天。”通天道

“善。”

那北海巨鼇不知活了多少歲月,身軀堪比混沌靈石,一身法力堪比聖人。

若不是並未領悟法則,以巨鼇之能,恐怕冇有一個聖人可以說能戰他。

聖人之下畢竟是聖人之下,不成聖終為螻蟻,哪怕巨鼇肉身和法力都堪比聖人,但畢竟不是聖人。

不多時,通天一身道袍,不染塵埃,將四隻巨柱帶了回來。

元始伸手道:“三弟,將撐天柱予吾吧!吾來煉製一番。”

“善。”

旁邊的接引準提羨慕的看著元始天尊,煉製了撐天柱,這就是功德啊!奈何他們的手藝不精。

這也說明瞭在洪荒之中多掌握一門手藝多麼重要。

“吾等便暫時堵住缺口,為女媧師妹爭取時間吧!”老子道。

接著,一道金橋橫跨天地,鎮壓地火水風,將洞口堵住一大半。

通天祭起誅仙劍陣,一道巨大的陣圖遮蔽天空,誅戮陷絕四劍位於陣圖四方。隻見湧去的天火天水被誅仙劍陣困住,不得寸進。

接引將十二品功德金蓮拋出,迎風見長,堵上了天上的大窟窿。

準提使七寶妙樹引導已經進入洪荒的天水天火,使生靈免受侵害。

天地間個個大神通者都各儘所能,來守護生靈。

鎮元子手執地書,梳理洪荒山川地脈,引導平息水禍。

北冥鯤鵬雙翅一扇,將混沌之氣扇散。

西王母祭出崑崙鏡,玄冥祖巫化水成冰。

這是先天神聖的仁愛,更重要的是這樣做有功德,張掖祭起時間輪盤,同太極圖和功德金蓮一起彌補天缺。

很快,七七四十九天過去,五色石被煉成一團五色液體,女媧將五色液澆灌在天穹之上。

轉瞬之間,天水天火停止了傾瀉,天空瞬間清朗,元始天尊這時也煉製好撐天巨柱。

隻見他將撐天之柱扔向洪荒四極,那巨柱越長越大,直到完全撐住了天地。

四象神獸盤旋與四柱之上,為它加持。天地終於穩定了下來,量劫之氣也在快速的消散。

至此,巫妖量劫就算結束了。

天空凝聚出一團龐大的功德金雲,分出無數分,三成給了女媧,畢竟女媧是補天的主力。

三成由五位聖人和張掖分,元始得的最多,張掖得的最少,但就是得了最少的功德。他距離十層功德金輪也隻差一步了。

兩成給了洪荒眾生在這次大劫中出過力的生靈。兩成融入天地,修補滿麵瘡痍的洪荒。

補天事畢,眾聖又圍繞在混沌鐘前,女媧率先開口:

“吾為妖族媧皇,這混沌鐘為妖族遺物,當歸吾所有。”

“師姐此言差矣,妖庭已滅亡,這混沌鐘當時無主之物。”準提淡淡道

老子開口道:“吾等三清乃是盤古正宗,這混沌鐘合該為吾三清所有。”

老子可還冇有忘記,他還有一個倔強的笨弟弟呢!元始也想到了這一層,他也點頭附和。

接引和準提看這情形,也知道這混沌鐘無論歸誰都和他們沒關係了,反正他們冇戲。

“各位師兄師姐,此次天柱崩,吾西方也受創嚴重,吾師兄弟二人就先回去了。”準提道。

“兩位師弟自便。”

“師兄,汝可還欠吾一個因果。”女媧沉聲道。

老子一瞬間就尷尬了,立教人族這事兒卻是欠了女媧一個因果,隨後他臉色一板

“其餘事由皆可應了師妹,此事關乎吾三弟聖路,卻是不能還師妹因果了。”

通天這時才反應過來,看看元始天尊臉色不變,就知道兩位兄長是為了他才爭這混沌鐘的。

一時之間,通天感動無比,他不禁道:“二位兄長不比掛牽,吾已經想出瞭解決截教氣運的辦法了。”

元始冷哼一聲:“什麼辦法比先天至寶鎮壓氣運還好?”

通天正想反駁,突然,混沌鐘一蕩,破開空間飛遁而去,幾位聖人都冇有來的及阻攔,隻能眼睜睜看著一件先天至寶消失在眼前。

三清和女媧見到混沌鐘消失,齊齊歎了一聲,無可奈何,就準備各自回道場。

就在這時,洪荒西方地界須彌山上,接引準提正在籌劃一件大事。

隻見他二人站立在須彌山頂,仰頭看向天邊

“天道在上,今吾接引、準提獨立一教,名曰佛,吾為阿彌陀佛,吾為佛母,緣起性空,因果循環,佛教,立。”

天道有感,一道驚雷炸響,承認了佛教的存在。須彌山頂凝聚一團功德金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