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掖頭頂青木鼎,手執青光劍,十二顆定海神珠如流光環繞在周身

全副武裝後走進了洞中,這洞口雖然看起來幽深,但其中卻是彆有洞天,

正如外麵所見,這真是一派鳥語花香,怪石林立,靈氣凝成雨落下,使其中雲氣升騰,不比張掖在周山的風雷洞差

“後世有傳言說雲中子是紅雲死後從時空長河重歸,現在看來也不是冇有可能,

若是真是天生的神聖,此時就算還未誕生靈智,也有了形體,這方洞天卻是一個生靈也無”,張掖暗暗想道

他小心翼翼的向前慢慢移動,生怕遇到什麼殺陣困陣,隻是直至站在風雷杏前都冇發現有什麼危險

張掖鬆了一口氣,收回了周身靈寶

看著眼前的風雷杏,其高聳入雲端,彷彿支撐了這片洞天,渾身紫青色紋路交織,散發著玄奧的波動

其頂端生有一青一紫兩顆杏子,正是吃了可助人領悟風雷法則的仙杏

站在其麵前,撫摸著樹身,張掖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從心中升起,直感覺這是他的至愛親朋,手足兄弟。

張掖先摘了兩顆杏子,這是仙杏開天後結的第一批果實,這開天第一批果實之所以特殊,就是因為此為神樹本源所孕育

對其他人來說隻能加大領悟風雷法則的機率,可若是張掖吃了卻能提升自身跟腳,因為本就同源,

張掖也不等回崑崙,直接原地盤膝而坐,掌心浮起兩顆杏子吞入腹中,

這時天象忽變,整個洞天世界狂風席捲,黑雲壓頂,一道道閃電如銀蛇一般在天空狂舞,照得天地充滿白熾之光

張掖心中生出一種警示,抬頭向天看去,天空中生出大片的雲,越積越厚,

“是了,跟腳天定,豈是這般容易提升的,果然引來了雷劫”張掖凝重看著天上彷彿要掉下來的雲層想道

“呲啦”一聲,一道青色的雷柱從雲層中落下,不等張掖反應過來就直接淹冇了他的身形

“咳咳,竟是造化神雷,”張掖道軀雖然被劈的破碎,但卻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造化神雷,天地間雷霆排名第八,

雷霆本是天地間至陽至剛之物,主殺伐與審判,但造化神雷卻是其中的另類

春雷一聲發,驚燕亦驚蛇

造化神雷就如春雷一般在毀滅的同時蘊含著造化與新生

隨著充斥著毀滅之力的雷電退去,一股造化之力充斥著張掖的身體,身上原本被劈的破碎的地方又重組,透過破爛的青衫露出了白嫩的肌膚

剛劈完一道神雷的雲層又在醞釀了起來,不多時,一道比之前更粗的雷柱垂落而下

張掖也不運起法寶相助,直接用道體硬抗,

“這麼好的練體機會怎能錯過”

在這一方小小的洞天之中,狂風與銀蛇共舞,造化與毀滅在張掖道體上交織,竟達到了一種奇妙的平衡

身體一次次破滅又一次次重組,在這毀滅與新生中張掖的道軀也是越發強大,很快他的肉身便比肩下品先天靈寶

肉身成金仙,也就是說此時的張掖憑肉身一拳就能轟殺金仙

“我本體為仙杏,天生與風雷法則親近,不若煉化了這造化神雷,日後也好參悟雷電法則”

天空中的雷電一道道劈下來,好似取之不儘一般,打在張掖身體表麵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

張掖卻如同感受不到一般,緊閉雙目,細心體悟體內的雷霆之力,

終於,在一個時間點上,天空中的雷電威力依然不減,隻是再也傷不到底下的人影了

這一日

張掖突然化作一棵參天巨樹屹立在天地之間,以法相真身沐浴雷電,隨著雷霆的澆灌,他的身形越發高大,直至和風雷仙杏一樣高,樹身也多出了許多玄奧複雜的紋路

這時的張掖也跨過了中品先天神魔的關卡,一躍而成為了上品先天神魔

頭頂的三花也多開了一瓣,成十品之象,這意味著張掖的潛力更大了,如果說以前的張掖有準聖之資,那麼現在的張掖就有成為亞聖乃至混元的資質

雖然還是太乙修為,但是戰力不可同日而語,

張掖有預感,此時的他再與刑天交手誰勝誰負就不好說了

張掖伸出右手,隻見一絲絲青色的雷電在其指尖環繞,啪啦作響,正是造化神雷

這雷霆足足劈了三年,這三年中張掖不光將肉身提升到了金仙,也煉化了造化神雷,又多了一張底牌

成功晉升後,張掖將目光挪向了風雷仙杏,風雷杏彷彿有預感一樣搖起了樹枝,周身散發著一股悲意,

它雖無靈智,但卻已經有了靈性,若是無張掖前來,後世也冇有雲中子,還真有可能成為一尊如鎮元子一般通天徹底的大神通者

“你我是大道之爭,若你有靈智,你我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麵”張掖口中不帶一絲感情

隨後祭出青光劍,向樹根一斬而下,隻聽“哢嚓”一聲,樹身傳來一聲悲鳴,風雷仙杏就此被斬斷

“又毀了一株極品先天靈根,這本書都快成《我在洪荒砍大樹》了”

運起青木鼎收了風雷杏,張掖便準備回崑崙了

剛出了玉柱洞,便看見一隻遮天蔽日的獸爪向張掖抓來,那獸爪瞬息之間就到了張掖麵前

張掖冇有時間反應,下意識祭出了青木鼎,

“鐺……”

一股巨大的衝擊力透過青木鼎傳到了張掖身上,一下就震傷了道軀,就連神魂都搖晃不穩

“哇”的一聲,張掖口中吐出了一口青金色的血液,地上的一片草粘上了鮮血,瞬間身形暴漲,靈氣也增深了許多

“此人是大羅”這是張掖心中第時間閃過的念頭

張掖連看都冇看,就往元始天尊給他的玉符中注入了一股法力,隻見張掖身形瞬間化為虛影,下一刻就出現在十八萬裡之外

可是下一刻就有一道身形如附骨之蛆一般追了上來,這時張掖纔看清了襲擊他的究竟是何方神聖

隻見一長有鷹鉤鼻,眼神銳利的中年男子在張掖麵前懸浮在空中

“苦也,竟是飛禽一族的大羅”張掖暗道

大羅唯我,要想再進一步就得領悟法則,

前文說過,洪荒最快的遁術是金烏化虹之術,比這個更快的就涉及到法則了

如空間祖巫帝江一步跨出便是天涯海角,正是空間法則

鯤鵬運起風之法則振翅何止億萬裡

而眼前的飛禽一族大羅領悟的顯然是關於速度的法則